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五章:逼问
    裴玉雯不肯承认。 ̄︶︺南宫葑松开她,一把撩开她的衣袖。

    “你做什么?”裴玉雯戳向他腰间的软肉。那里是他的软肋。一直都是这样,只要攻击那里就会让他收手。

    南宫葑的眼神更加火热。

    “你还说不是雯儿?只有雯儿知道我的死穴。你就是雯儿。”

    “我叫裴玉雯。只要世子爷去打听就知道我从小就在裴家村长大。你说的雯儿应该是朝阳郡主,我不是她。”

    裴玉雯转身,深吸一口气:“世子爷,佳人已逝。你不要再活在过去里。放过她,也放过你自己。”

    “你不是雯儿。年纪不对,身份不对,一切都不对劲。是我奢望了。”南宫葑痛苦地说道:“你走吧!走吧!”

    裴玉雯轻吐一口气。

    总算是搪塞过去了。

    直到远离那个池塘,她才发现自己浑身都是冷汗。刚才与南宫葑的对峙让她无比的紧张。毕竟他算是非常了解她的人。

    当裴玉雯走后,南宫葑抬起眸子,深邃地看着她的背影。

    “你不是雯儿,那为什么有这么多巧合?不管你是谁,我一定会查出真相。”南宫葑自言自语地说完,对暗处的人说道:“来人,给我把一尘大师找出来。”

    “爷,可能没有办法。”一道黑影出现在南宫葑的面前。“一尘大师云游四海,谁也找不到他的下落。”

    “一尘大师有个师兄,佛号无尘。那就把他找出来。”南宫葑冷冷地说道:“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我怎么能死心?派人盯着她,她做过的所有事情都要向我汇报。”

    “是。”

    南宫葑捂住胸口。

    那颗冰冷的心再次恢复跳动。

    他的雯儿……

    “姐,我都听说了。”裴烨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他打着酒嗝,说着醉话:“我姐真是太利害了。天下第一的利害。”

    他整个人都压在裴玉雯的身上,身子重得不行。裴玉雯不耐烦,推开他说道:“喝了多少酒啊?”

    “也没有多少。”谭弈之从另一条道走出来。华倾书搀扶着他。

    华倾书说道:“这两个酒鬼醉得不行,我得先送他们回去,要不然闹起来就难堪了。”

    “多谢华大人。”正好秋菱从茅房的方向走回来。裴玉雯吩咐道:“你帮把手,把公子还有谭公子送回家里去。”

    “是。”秋菱应道:“只是大小姐这里……”

    “我没事。等会儿世子妃会派婢女给我的。”裴玉雯淡道:“你好好照顾公子就是了。”

    “是。”

    裴玉雯又吩咐了管家,看着裴烨和谭弈之几人离开后才转回院子里。

    她刚回来,就见一个婢女迎过来:“裴姑娘,我们世子妃请你过去说话。”

    “好,在前面带路吧!”裴玉雯认得这女子。她好像是南宫清雅身边的二等丫环。

    走了一会儿,她看着四周,疑惑地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不是后花园。”

    “世子妃有些不舒服,就没有去后花园了。她现在在厢房休息。”那女子乖巧地说道:“裴姑娘这边请。”

    裴玉雯认得南宫清雅的住处,这里确实是南宫清雅的房间没错。

    “姑娘进去吧!世子妃想要安静,所以……”那婢女不好意思地说道。

    裴玉雯觉得有些不对劲,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突然想要入厕。”

    “哎呀,大小姐,世子妃的房间里有恭桶的。你快进去吧!”那婢女一说,把裴玉雯推了进去。

    裴玉雯一把拉住婢女,将推她进去的婢女也拉进房间。那一刻,她看见了婢女眼里的恐慌。

    在两人进入房间后,房间里传出来的清香味道传入鼻间。裴玉雯脸色一变,连忙捂住鼻子。

    那婢女朝房门跑去。刚跑了几步,便被裴玉雯抓了回来。就在裴玉雯准备出门的时候,一个老嬷嬷突然出现在裴玉雯的面前,朝她扬起狰狞的笑容:“裴大小姐,你就在这里好好享受吧!”

    哐当!大门在外面锁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裴玉雯锐利地看着婢女。“你把我引到世子妃的房间做什么?”

    婢女吓得直哆嗦。

    这时候,从床上传来细微的声音。她抬头一看,只见一个长得肥头大耳的男人赤着身子躺在那里,嘴里发出哼哼声。

    房间里又有奇怪的味道。这还有什么不能想通的?这种阴谋小计她又不是没有见过。

    “谁派你来的?”裴玉雯捂着鼻子,冷冷地看着那婢女。

    那婢女脸色发白,跪在地上:“姑娘,你就饶了我吧!我也是被逼的啊!”

    裴玉雯现在也没有心思理她。她得马上离开这里。否则那个暗中算计她的人就要阴谋得逞了。躺在床上的男人已经有苏醒的迹像。

    那人还真是够狠的,竟敢把这种龌龊安排在南宫清雅的房间里。就算她再聪明,也不会怀疑南宫清雅。

    窗子是封住的。所有的退路都被封住了。砸门吗?只怕刚开始砸,正好引来那些人。

    “嗯……”床上的胖男人很快就会醒过来。

    裴玉雯皱眉,冷道:“不要怪我。”

    砰!她一个手刀砍下去。

    婢女昏迷之前留给她一个恐惧的眼神。然而这一切都不能让裴玉雯心软。

    她敢害她,就该有自食其果的觉悟。

    裴玉雯将那女子扔到床上。以极快的速度放下床帘,然后找个地方躲了起来。

    是的!既然出不去,就只有躲进来。而最好的位置就是门口。只有那里最不容易被发现。

    从床上传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这是什么声音啊?快把门撞开。”那是清平郡主秦媚儿的声音。

    她绝对不会认错。秦媚儿和苏聘婷没有离开凌王府。原来他们竟在这里布了一个大局给她。

    “啊……”从门口传来惊叫声。

    秦媚儿冷道:“快请世子妃过来。什么人这么大胆,竟敢在凌王府做出这种道德败坏的事情?”

    “奴婢马上就去。”一个婢女颤抖地说完,以极快的速度跑了出去。

    紧接着,以南宫清雅为首的贵女们赶了过来。在他们身后还有太子等男客。可以说今天邀请的所有人都过来了。这是打算让她声败名裂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