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七章:暗害
    婢女浑身发抖。ww.la

    她畏惧清平郡主。要是今天不按她的要求说,她和她的家人就只有死路一条。然而一想到裴玉雯那冰冷的眼神,她的舌头就像是麻了似的,说不出半个字。

    那个女人并不比清平郡主好对付。她下起手来,比清平郡主更狠。要是真的招惹上这样的煞星,她和她的家人照样没有好日子过。

    怎么办?这是一个死局。进也是死,退也是死。

    婢女趴在地上,眼泪汪汪,娇弱的身躯颤抖不止。

    “奴婢有罪。”突然,她大叫一声,冲向对面的柱子。

    砰的一声,婢女的脑袋发出剧烈的声音。鲜血喷洒出来,溅得满地都是。而刚才还是鲜活的生命,在一刹那间,她便变成了尸体。

    她倒在地上,眼睛瞪得大大的,而凝视的方向正是清平郡主的位置。

    清平郡主见那么一双眼睛瞪着自己,眼眶里还流出血泪,一幅死不瞑目的样子,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脸色也变得不好看起来。

    “啊!”胆小的贵女大叫。

    端木非凡挡在南宫清雅的面前,眼眸沉了下来。

    秦媚儿和苏聘婷面面相觑。两人的眼里满是不甘。孟清宁也有些遗憾。

    难道就这样让那女人逃掉了?

    他们花了这么多心思布局,她连一点脏水都没有沾上,怎么想都觉得不甘心。

    “刚才这个丫头不是和裴小姐在一起吗?”旁边的老嬷嬷疑惑地说道:“裴小姐怎么不见了?”

    “你们在找我吗?”这时候,裴玉雯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众人看见裴玉雯出现在他们身后。

    “你刚才去哪里了?”秦媚儿恶狠狠地瞪着她。

    “我吗?当然是赏花了。”裴玉雯轻笑。“凌王府的风景这么好,我怎么能辜负这么好的景色呢?”

    “不对,有人看见你和这个丫头在一起。这丫头在这里,你当时在哪里?”苏聘婷指着地上的死尸尖锐地说道。

    此时秦媚儿和苏聘婷都有些失态。没有暗害到裴玉雯,他们的情绪都是有些不稳定的。

    “这是怎么了?呀,出人命了。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裴玉雯惊讶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尸体。

    “还在装模作样。刚才你明明就进了这个房间。”秦媚儿的话还没有说完,苏聘婷就捂住她的嘴。

    此时,许多人都听懂了秦媚儿的暗示。同时也明白了这件事情的不同寻常。

    “你怎么知道裴小姐进了房间?”南宫清雅锐利地看着秦媚儿。

    秦媚儿瞪着裴玉雯,破罐子破摔。

    “我的人看见她进了这个房间,所以才派人来通知我。要不然我怎么来得这么快?”秦媚儿冷冷地说道。

    长孙子逸皱眉:“刚才我们所有人都看见了。裴姑娘不在房间里,房间里的女子是个婢女。”太子不再说话了。事关裴玉雯的闺誉,那不是开玩笑的。虽然裴家是草根出身,但是裴烨正得皇帝重用。要是在这个时候针对他的家人,皇帝难免会有所怀疑。比如说,多疑的皇帝会以为自家的几个儿

    子想要清除他的亲信,借此达到篡权的目的。

    “她肯定躲起来了。”秦媚儿气道:“对了,把这个肥猪弄醒。你们不相信我说的话,总相信他说的话吧?”

    “把他弄醒。”太子烦燥地说道。“事已至此,我们都应该知道真相。”

    旁边的老嬷嬷又用相同的方法向胖子泼凉水。胖子吸收了太多的药,连续泼了三桶水也没有把他唤醒。后来还是扎了他的人中,才让他痛醒过来。

    “怎么了?我这是在哪里?”胖子说话粗声粗气,听起来憨傻愚笨。

    “王公子,我问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太子厌恶地看着他。

    胖子这才发现房间里站满了人。他躺在地上,浑身湿透不说,身体还浑身无力,像是被吸干了精气似的。

    他迷茫地看着四周,在看见清平郡主的时候,眼里闪过惧色。

    他仿佛想明白了什么,眼神不再飘忽。

    半晌,他结结巴巴地说道:“裴姑娘邀我来这里相会。我……我……仰慕她许久,便来了。”

    嘶!众人用惊讶的眼神看向裴玉雯。

    那一双双眼睛仿佛在说:你口味真重啊!

    裴玉雯已经料到会变成这样。

    秦媚儿早就布好局,不可能没有后续。胖子作为局中人,定然得到清平郡主的指使,所有的证词对她不利。“你说裴姑娘邀你来这里相会,那地上的女子又是谁?刚才与你恩爱缠绵的可是她。”三皇子邪笑道:“难道裴小姐还会暗算一个小小的婢女?她与这个婢女有仇不成?这个婢女还是世子妃的人。在世子妃的

    房间算计世子妃的婢女,难道还是冲着世子妃来的?”

    “我也想知道,我怎么会邀请王公子来这里?这句话大家相信吗?”裴玉雯看向四周的人。“我不认识他,更不可能邀请他在这里相见。就算我的口味异于常人,那也不至于这么重口味。”

    “我有证据。”胖子说着,从怀里拽出一张纸条。“这是裴小姐派人送给我的字条。”

    旁边的老嬷嬷迫不及待地接过来,交给旁边的太子。

    裴玉雯认得那个嬷嬷。她就是刚才推她的人。老嬷嬷也是凌王府的人。清平郡主好手段,居然买通了这么多凌王府的人。等这件事情结束后,她会把整件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南宫清雅,让她好好地整顿一下凌王府。她身为凌王府的世子妃,现在的掌

    家大权在她手上。要是处理不好,那是很容易吃亏的。“这个字迹……还真像是裴小姐的字迹。”太子刚才见过裴玉雯的画,画上就有诗。诗作是一个古人的名著,不是她自己写的。不过那字迹大方豪爽,不像是女儿家的字迹。太子对她的字跟画一样印象深刻。

    “裴小姐,你来瞧瞧,这是不是你的字?”

    裴玉雯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仿得很相似。清平郡主就算再傻,这方面也不会弄错的。

    “真是好手段。”裴玉雯淡淡地说道:“不过,假的就是假的,不可能变成真的。我还是那句话,刚才我在花园里赏花,不在这里。这里发生的事情与我没有关系。”

    “谁可以作证?”清平郡主得意地看着她。“没有任何人可以给你作证。”

    她明明就不在花园,当然不会有证人。虽然不知道她用什么方法逃了出去,但是照样逃不出她的手掌心。“本王可以作证。”一道幽幽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本王一直与裴小姐在一起。你们怀疑她,就是怀疑本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