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七王
    从门口传来的声音低沉磁性,像是远古的诗,特别的厚重又深沉。一秒.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道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口。他背光而立,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仿佛为他度了一层金光。

    南宫清雅见到此人,冷漠的脸上浮现淡淡的笑意。端木非凡见到他,俊眉一挑,眼里满是看好戏的神色。

    长孙子逸,太子,三皇子,以及十皇子都是一幅复杂的神情。那些贵族公子见到他就后退几步,像是躲避瘟神似的。

    男子戴着一张面具,面具遮住了他的容貌,只露出一双眼睛。那双眼睛深邃如井,幽暗深沉,只对一个人温柔深情。

    裴玉雯只觉这个人有些面熟。然而这样张扬的面具,像极了初见的端木墨言。

    不对,端木墨言不是这样的声音。还有这个人的气势更加的霸道,端木墨言的气息有些妖气,没有这么沉重的压迫力。

    裴玉雯哪里知道端木墨言现在满肚子的怒火,他没有对这些人出手已经是看在她在这里的份上。要是她没在这里,他早就下手了。

    秦媚儿,苏聘婷,孟清宁,以及汤轻语。这几个女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连他的女人也敢碰。

    “七弟,你这是什么意思?”太子尴尬地说道:“你和裴小姐认识?”“以前不认识,不过今天遇见了,便认识了。”端木墨言冷道:“刚才在凌王府随便逛逛,见到裴姑娘在花园里无聊,便与她说了会儿话。裴烨是个少年英雄,他姐姐也是巾帼不让须眉。本王向来敬重武将

    ,对裴小姐当然也很敬重。怎么?我说的话也不可信了?”

    裴玉雯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他。这个人为什么要为她解围?他到底想做什么?

    七王爷……

    爹爹说过,如果有机会的话,她可以找七王爷。他是值得相信的。

    虽然爹爹是这样说的,但是她还想好好地观察一下。在没有完全了解这个人之前,她不想把筹码押在他的身上。

    不过今日他竟出面为她解围。这是什么目的?刚才他们明明没有相遇。难道也是因为小弟现在的地位吗?

    “七王爷,你为什么要帮这个女人骗我们?”秦媚儿畏惧七王,但是更不甘心放过裴玉雯。

    哪怕明明怕得要死,还是不想就这样放过裴玉雯。面对端木墨言的厉色,她吓得后退几步,一脚踩到苏聘婷的裙摆上。

    苏聘婷身子一重,整个人重心不稳。

    “啊!”

    她摇摇晃晃的,想要拉住身边的人,然而身边只有秦媚儿。而秦媚儿又推开她的手。

    那纤细的身子摇晃了几下,还是没有站稳。砰咚一声倒了下去。而她倒着的位置不偏不倚,正好在那个王公子的身上。

    砰的一声,苏聘婷的嘴碰上了王公子的猪嘴。

    所有人都惊呆了。

    苏聘婷长得小巧玲珑,有着令男人怜爱的气质。然而现在与这个丑陋的王公子肌肤相亲,顿时再看她时,就觉得……

    有些嫌弃。

    原本还想让家人去苏家提亲的公子,现在打消了主意。这么一个在大庭广众之下与别的男人肌肤相亲的女人,再漂亮也有些恶心。

    苏聘婷吓呆了。

    直到好一会儿,她才吓得尖叫起来。

    王公子摸着自己的嘴,嘿嘿地笑着,那笑容里满是知足。

    “苏小姐,王某此生死而无憾,就算你让我去死我也甘愿了。”王公子一脸陶醉地说道。

    “闭嘴,谁要你死而无憾?太恶心了。”苏聘婷带着哭腔吼道。

    裴玉雯皱眉。

    “行了。”南宫清雅不耐烦。“七王爷都说了裴小姐与他在一起。那么,王公子手里的这封信肯定有问题。来人,把我们府里的李谋士请过来。”

    “是。”婢女连忙走了出去。

    “这……需要请李谋士吗?”端木非凡说道:“以我看,或许就是这个婢女想要攀龙附凤,所以才以裴小姐的名义做出这种事情。这件事情不宜传开,就这样算了吧!“为什么要算了?婢女是我手里的人,虽然只是个二等丫环,但是也攸关我的名誉。我必须要调查清楚,要不然我的名声就在今日毁于一旦。清平郡主,苏小姐,你们是最先发现这件事情的人,就麻烦你们

    配合我调查清楚这件事情的真相。”

    秦媚儿知道今天的局势已定。再想对付裴玉雯,除非能够控制七王爷。然而,那可不是她控制得了的。

    “本郡主没空掺合这些事情。你们想问什么就找苏聘婷,我知道的她都知道。”秦媚儿冷着脸,恶狠狠地瞪着裴玉雯。

    孟清宁失望。

    又让她逃掉了。

    那女人的运气为什么这样好?每次要对付她的时候,总有人出面为她解围。这次居然把七王爷都惊动了。她到底有什么本事,竟让那么多男人为她撑腰?

    七王爷和她到底什么关系?那可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

    孟清宁越想越觉得这两个人可疑。她决定以后悄悄观察一下两人。要是两人早就有来往,那今日的证词就是伪造的。

    这个局是为裴玉雯设的。秦媚儿那个女人虽然蠢了点,但是苏聘婷却是个心细的。他们既然要布局,就会布置一个完美的。

    一个完美的局不可能那么轻易就被人破了。布局之人一个形象大失,一个失了颜面。被设计的人除了浪费了一些口舌之外,再没有别的什么损失。孟清宁冷笑,还真是浪费他们这些局外人的时间。早知道这样没用,就没必要在这里趟浑水了。刚才

    她向太子暗示了几句,给秦媚儿推波助澜,早知道他们对付不了裴玉雯,她就不做这种多余的事情了。现在只怕已经被记恨上了。苏聘婷毫不意外秦媚儿的作法。她向来就是这种人。今日这件事情唯一的证据就是王公子,只要安抚住了王公子,就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而那个王公子是她的仰慕者,对她死心塌地。不管他们怎么询问

    ,他也不会背叛她的。这件事情只有不了了之。至于裴玉雯,她倒是有些担心了。以她的聪慧,想必早就猜到是谁布的局。这下子算是彻底地惹怒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