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五章:还来
    ,精彩小说免费!

    端木墨言没有责怪裴烨的误解。裴烨有这样的猜疑是对的。如果他毫无心机地相信了他,他反而还要重新审视这个人。旁边的裴玉灵对着裴烨一阵臭骂。她将昨天晚上的事情详细地说给他听,也把裴玉雯在街上遇见的事情说给他听。昨夜裴烨一个劲地灌端木墨言喝酒,朝中的事情说了不少,就是没有问端木墨言为何会在

    裴家出现。他只当端木墨言是为了他来的。

    直到此时他才知道端木墨言会在这里出现不是他的面子大,而是因为救了裴玉雯,是作为裴玉雯的救命恩人出现的。

    裴烨有些懊恼。他对着端木墨言客气了许多。在裴家众人虎视眈眈的瞪视下,他夹着尾巴道歉,哪有半点张狂的样子?

    “这样说来,昨天晚上的刺客是长公主派过来的?”裴烨冷冷地说道:“好一个长公主。她教女无方,还怪起我家长姐来了。”

    “这也未必。”裴玉雯在旁边说了句话。“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最好不要乱下结论。也有可能是别人的阴谋诡计。”

    “姐,这件事情**不离十,还有什么好说的?除了那个长公主,还有谁与我们家有这样的深仇大恨?”裴玉灵皱眉说道。“小弟现在的身份不同了。他在朝中的事情也多。谁知道会不会是那些政敌故意借着这个机会下手,就是为了将这个麻烦栽赃在长公主的身上?当然,现在最大的嫌疑还是长公主。如果真的是她干的,我一

    定会好好地回报她的恩情。”裴玉雯淡淡地笑道。

    “既然本王撞见这件事情,就不能坐视不理。这几天本王都会留在裴家。他们要是敢来,本王也不能视若无睹 。”端木墨言说道。

    众人面面相觑。

    裴烨有种危机感。

    他家里有三个姐姐,个个貌美如花。如今三个姐姐都到了出阁的年纪。每当有人想要打他们主意的时候,他就有种危机感。听了端木墨言的话,他应该拒绝的。然而不行啊!昨天 晚上要不是端木墨言,裴家的护院和暗卫是扛不住的。就算他们拼死护着裴家的众人,也不可能让所有人毫发无伤。瞧林氏和小林氏的神情,他们

    完全没有受到影响。显然昨天 晚上被保护得很好了。

    “那就麻烦王爷了。”裴烨想了一下,最终决定先放这匹‘狼’观察 一下。他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今天不能留在家里。裴烨要做的事情与昨天晚上的事情有关。他要找南宫葑帮忙调查一下昨天晚上的刺客从何而来。要知道南宫家的情报网绝对的完善。再者,对裴烨而言,与他有过生死之交的南宫葑是值得信任的。这种信

    任可能 与自己的家人没有什么区别。

    “今天我不能上学了吗?”裴子润皱眉。

    昨天晚上裴子润也没有休息好,现在精神状态不佳。

    “等会儿我会派人给夫子说一下,今天你就先在家里温习。”端木墨言对裴子润说道:“你要是不满意,我让你们夫子过来授课。”

    裴子润的夫子可不是凡夫俗子,而是闻名天下的名家大儒。平时大家都得把他供起来。裴子润还是很敬重他的。

    听了端木墨言的话,裴子润吓了一跳,连忙摆手拒绝:“不用了。我们夫子会理解的。到时候我再向夫子解释一下就好了。”

    裴家姐妹好奇地打量端木墨言。

    “说来也是奇怪 。我总觉得这位七殿下与墨大哥挺像的。”裴玉灵对裴玉茵说道:“你说墨大哥好久没来了。姐姐和他是不是吵架了?现在这位七殿下突然出现,姐姐不会是移情别恋吧?”

    “不会的。姐姐不喜欢皇室的人。”裴玉茵一口笃定。

    端木墨言听见了几姐妹的谈话。裴玉茵的一句‘姐姐不喜欢皇室的人’让他心里一阵懊恼。

    要是可以选择,他宁愿做‘童亦辰’,而不是这个端木墨言。

    当初在村里的时候,裴玉雯对童亦辰没有任何的防范,可谓是推心置腹。后来到了京城,他想靠近她却难上加难。

    “七殿下,家里一团乱,让你见笑了。昨晚你也没有休息好,我让仆人们收拾好了客房,你先去休息一下吧!”

    林氏走过来,对着端木墨言一阵客气的寒暄。

    端木墨言点了点头:“那就麻烦了。”

    “不麻烦,是我们家麻烦了殿下。殿下请。”林氏连忙说道。

    端木墨言知道他留在这里只会让大家尴尬,再者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便听从了林氏的安排去了客房。

    事实上,他一个习武之人,就算几天不睡觉也没有什么大碍。

    “大伯母,我们也去睡了。”裴玉灵拉着林氏的手臂撒娇。“我们不用大伯母安排,自己就可以打理房间。”

    “呵!我干嘛要给你们安排?”林氏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

    “刚才大伯母对七殿下可客气了呢!现在对灵儿好凶。”裴玉灵朝林氏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就跑了。

    “这孩子,过了年就要嫁人了,还这样没有正形。”林氏嗔骂了一句,突然想到。“哎呀,昨天 晚上那么大的火,那丫头的嫁妆没有受损吧?不行,我得赶快看看去。”

    裴玉茵轻笑:“只有二姐有办法让大伯母转移注意力。刚才大伯母的神情挺紧张的。二姐故意逗她开心,让她不用想那些事情。”

    “灵儿是我们家必不可少的开心果。”裴玉雯微笑。“你也乏了,先休息一下吧!”

    “好。”裴玉茵打着呵欠。“焕儿,跟姐姐去休息。”

    裴焕拉着裴玉茵的手臂,又看向旁边的林敬。林敬已经拉上裴玉雯:“我要跟姑姑睡。”

    裴子润羡慕 地看着他们。现在的裴子润越来越懂事,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依偎在娘和姑姑的怀里撒娇了。看见裴焕和林敬可以没有顾虑地撒娇,他的心里是羡慕 的。

    “子润,你的房间被烧毁得严重,今天就在娘的房间休息吧!”小林氏摸了摸裴子润的脑袋。

    裴子润的眼里满是激动的光芒。

    他就算再成熟,那也是个不满十岁的孩子。在遇见危险的时候,他也渴望能够得到家人的怀抱。而现在,他也得到了。

    那一刻,所有的慌乱消失,心里也变得安定起来。

    所有人都在等着夜晚的来临。只有到了夜晚才会知道那些人会不会再出现。毕竟这是天子脚下,他们再猖狂也不敢大白天做什么。

    为了夜晚的大战,他们养足精神,做好各种准备。这一天,裴家的众人神经紧张,连仆人们也是满脸紧张的样子。端木墨言就像一座大山,给了他们安定的力量。他什么也不用做,只是坐在院子里喝茶,仆人们就觉得安心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