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章:提亲
    ,精彩小说免费!

    裴玉茵不介意,旁边的诸葛郅却是满脸不愉。

    虽说他与裴玉茵已经没有可能,但是两人好歹有过一段情缘。谭弈之当着他的面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谭弈之才不会在意诸葛郅是怎么想的。他就是故意的,他能怎么样?

    谭大公子也是个有脾气的。别看平时吊儿郎当,但是对朋友讲义气,看不惯谁就要刺几句。

    裴家几个姑娘与他有交情,他视作自己的姐妹。裴玉茵性子柔和,让男人很有保护欲。他向来很照顾她。诸葛郅算什么东西?他不想娶就不娶,还把自己的堂妹塞到裴家来。当裴家好欺负不成?

    要不是今天是裴家的好日子,谭弈之真想收拾那小子。

    “别闹了。”裴玉雯说道:“佳惠,那我们就不送你们了。慢走。”

    诸葛佳惠连忙点头。

    裴烨说道:“明日我会带官媒上门提亲。”

    诸葛佳惠拉着诸葛郅的手臂,羞涩地跑了出去。

    “臭小子,你真娶她?”那对兄妹一走,谭弈之不满地捶了一下裴烨的胸膛。“你还真是不挑。”

    “别这样说。佳惠是个好姑娘。”裴玉茵柔柔地说道。

    谭弈之没好气地嗔了她一眼:“你就不是好姑娘了?凭什么要被他们诸葛家的人欺负?”

    裴玉茵苦涩地笑了笑:“其实这样挺好的。那样的高门大户,我也不敢高攀。”

    “行了,不说那些。我们茵儿的姻缘还没到呢!”裴玉雯拉着裴玉茵,看向旁边的几个男人。“你们不喝了?既然散了,就各回各家吧!在这里杵着做什么?”

    “走了,被嫌了,杵在这里干嘛?”谭弈之拉走了旁边的裴烨。

    南宫葑和端木墨言都看着裴玉雯。这两个人的眼神特别利,就算是裴玉雯也有些不自在。

    在裴玉雯不耐烦的目光下,两人一前一后跟上谭弈之和裴烨。

    “姐,小弟明天就去提亲。”裴玉灵皱眉。“这都是什么事啊?”

    “你不是很喜欢佳惠吗?怎么不愿意了?”裴玉雯说道。

    “就是……不舒服嘛!算了,不管了。小妹,我们回房间睡觉。”裴玉灵拉走裴玉茵。第二日,裴烨带着官媒去诸葛家提亲。本来提亲这种事情应该是长辈出面的。裴烨的爹娘不在,唯一的长辈就是林氏。可是林氏性子柔弱,没有见过大世面。就算现在进步了不少,但是让她与朝廷命妇打

    交道还是难为了她。干脆裴烨就自己带着官媒提亲。反正裴家的情况也是人人皆知的。

    再说,诸葛佳惠的爹娘把诸葛佳惠嫁给一个傻子。这样做爹娘的,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人。如果他太客气,反而让对方吃得死死的。

    裴烨没有带自家的长辈,却带了别人家的长辈,那就是南宫葑的爹——程国公。南宫葑与裴烨交情好,像是提亲这种事情居然能够把程国公叫上。诸葛府早就外强中干,哪里比得上正如日中天的程国公府?见到程国公亲自驾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与其攀上一个傻子,以后利用价值

    也不高,还不如应下与程国公府交好的裴家。而裴烨也是个能干的。小小年纪就能走到今天的位置。

    提亲很顺利。从纳采到确定婚期,也不过几天时间。而婚期就定在明年的立秋。

    裴烨从诸葛家里回来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裴玉灵敲响他的房门,他也没有理会。

    “姐……”裴玉灵和裴玉茵都担心裴烨。

    “没事,无非就是在里面哭鼻子吧!”裴玉雯故意大声说道:“环儿走了那么久了,还没有放下呢!现在要娶别的姑娘,心里觉得对不起她是吧?那就别娶,打一辈子光棍好了。做出这幅样子给谁看?”

    哐当!裴烨从里面走出来。他哀怨地看着裴玉雯:“大姐,我没哭鼻子。我是这样没用的人吗?”

    “那你在里面做什么?总不可能是害羞了?”裴玉雯撇嘴。

    “难道就不能让我给环儿告别一下?”裴烨有些伤感。“当初我说过,等我从战场上回来就娶她。”

    “嗯。是她没有遵守承诺,你没有失信于她。”裴玉雯知道裴烨的心结。“你要是实在放不下,就抽个时间去祭拜一下她吧!”

    “那就要回老家了。他哪里走得开?”裴玉灵说道。

    “过段时间我要去北边,正好经过我们的老家。到时候我顺路就可以去祭拜一下环儿。”

    “行了,既然做了决定就不要做小女儿姿态。免得让大家担心。”裴玉雯拍了拍他的肩膀。

    姐弟几人还在说话。管家走过来,对众人说道:“姑娘,公子爷,外面有人自称是书院的夫子。他说有关小公子的事情要说。”

    “书院的夫子?快请。”裴玉雯说道:“把少夫人请过来。”

    管家把夫子请到大堂。此时林氏,小林氏,裴家姐弟全部在场。毕竟攸关裴子润的,他们都很关心。

    “林夫子。”众人见到那人,认出是林夫子。

    林夫子看着这一家子气派,心情格外的复杂。

    当年他们家也是普通的农户,现在竟富贵得他连正眼都不敢瞧了。

    “今日来这里是有关子润的事情要说。”林夫子蹙眉。“近日子润没有上学。”

    “……”所有人都看着林夫子。

    小林氏激动地说道:“怎么可能?”

    “夫子,这是怎么回事?劳烦你说清楚。”裴玉雯安抚住小林氏,温声询问。

    林夫子赞叹地看着裴玉雯。他心想,早就知道裴家大姑娘不是池中物,现在越发的富贵威严了。“书院最近新来了一个学生。那人是八王爷的外孙,也是权贵温家的嫡少爷。子润近日总是与他在一起。我试图阻拦过,但是这些权贵之子不能得罪,否则祸及家人。我只有将这件事情告诉你们,让你们有

    个心理准备。”

    “难怪最近子润都不让我们去书院接他,他说可以搭坐朋友的马车回来。原来竟是这个原因。”裴玉灵气道:“这个臭小子在做什么?他想气死我们不成?这才来京城多久啊,他就学会了那些坏毛病。”

    “我觉得还是先问清楚吧!说不定是误会呢!”裴玉茵温柔地说道:“等子润回来了,我们再问问他。”

    “我是子润的老师。这孩子以前也算敬重我,不管什么都会给我说。现在……我也管不了他了。”林夫子说这番话时格外的无奈。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对裴子润失望了。在他的眼里,裴子润也变成了那样的权贵少爷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