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一章:遇刺
    ,精彩小说免费!

    送走林夫子,众人都沉默下来。

    裴玉灵打破死寂的气氛:“别担心。子润是个好孩子,不会乱来的。最近这几天也没瞧见他身上有什么伤痕,想必没有在外面闹事。等会儿他回来了,我们好好问他。千万不要把他吓着了。”“现在时间还早,我们要等到晚上才能见到他。他最近天天都是晚上才回来。我原以为他在书院用功,现在才知道他跟着人家世家少爷出去玩了。他对得起我们大家的期望吗?对得起夫子的教导吗?”小林

    氏气极。“不行,我一刻也等不及了,我现在就要去找到他。”

    “嫂子,你能去哪里找?还是让裴勇他们去找吧!你在家里等消息。”裴玉雯说道。

    裴玉茵有些担心。裴子润向来乖巧懂事,从来没有让他们操过心。这次做的事情确实出乎大家所料。

    “我去找他。”裴烨说着,朝旁边的随从说道:“把我的马牵出来。”

    “你小心点,不要和他们闹事。”林氏在旁边叮嘱。“这些世家少爷可是惹不起的。”

    随从把马牵过来。裴烨利落地翻身上马,冷笑道:“我倒要瞧瞧他们有多利害,把我侄儿教成这样。”

    林氏见裴烨怒气冲冲地出门,语带担忧:“这小子的脾气越来越大,他不会惹事吧?”

    “来人。”裴玉雯叫来裴烨的亲兵。“你们跟过去瞧瞧。”

    “现在小弟去找子润了,我们就等着小弟把他带回来。嫂子,你别气了。子润向来乖巧,不会让你失望的。说不定有什么内情。”裴玉茵安慰道:“大家都去忙手里的活儿吧!”

    林氏和小林氏也相信裴子润。刚才是被气着了。现在冷静下来,心里便少了几分气恼,多了几分担忧。

    与其担心裴子润在外面闹事,还不如担心裴子润会不会被那些世家公子欺负。

    裴玉雯找了个借口出了门。她来到一线阁的地方,找到了那里的管事。然而,管家还是没有‘墨言’的下落。对此,裴玉雯真的有些生气了。

    裴玉雯让车夫先回府里,她想四处走走。

    她一个人走在大街上。

    “卖包子啰,馅大汁多的包子,又大又便宜的包子……”

    “冰糖葫芦,好吃的冰糖葫芦。”

    在热闹的大街上,她兴致缺缺地走着。一个提着花篮女子从她身侧走过去。就在两人快要擦身而过的时候,那女子将手伸进花篮里。哐当!女子扔掉花篮,挥舞着匕首刺向裴玉雯。裴玉雯的警觉性还是很高的。在那女子拔出凶器的时候她就察觉到了危险。然而那女子太卑鄙,居然在闹市动手。这里全是普通的百姓。要是动起手来,肯定会误伤到别人。她向来心软,没办法对普通人

    下手。

    “啊……杀人了……”

    “啊啊……救命……”

    刚才还是一片热闹的街道上出现混乱。

    哐当!那女子刺向裴玉雯。

    裴玉雯身子一侧,灵活地避开。然而那女子没有停下来,反而刺向了旁边的小姑娘。

    小姑娘吓得全身发抖,坐在地上无法动弹。

    就在那女子的匕首快要刺进小姑娘的胸膛时,裴玉雯及时出现挡住了那女子的招数。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后背一阵疼痛。回头时,只见刚才还坐在地上吓得直哭的小姑娘将一把匕首刺进她的身体里。

    “你很聪明,可惜……终究是个女人。”那声音粗糙沙哑,哪里是个小姑娘?根本就是个粗蛮的男人。

    裴玉雯一掌拍向对面的女子。那女子本能地躲避。就在这个时候……

    她侧身跑走。

    “快追。”伪装成小姑娘的男人阴狠地说道:“好不容易中伤了她,绝对不能让她跑了。”

    裴玉雯的后背上还插着那把匕首。鲜血快速地流走,而她的精神也越来越虚弱。

    “主子,你快来看,裴姑娘在被人追杀。”茶楼上,一个随从对坐在那里喝茶的某人说道。

    哐当!刚才坐在那里的男人已经不见踪影。随从回头一看,一道蓝色的身影出现在裴玉雯的身侧。

    裴玉雯见到面前出现一道影子。失血过多的她看不清对方的样子,所以没有认出对方的身份。

    她挥出手臂,作出攻击的姿势。手臂落入宽大的手掌里。一道磁性地声音在耳边响起。

    “是我。”端木墨言抱着她的腰。“别怕,我来了。没有人可以伤你。”

    那两个刺客已经追上来了。

    他们看见端木墨言,露出退缩的神情。

    端木墨言冷笑:“你们竟敢伤她。谁给你们的胆子?”

    “走。”男人对旁边的女人说道:“这个人不好对付。”

    “想走?有没有问过本王的意思?”端木墨言话没有说完,一道影子闪过,他便出现在两个刺客的面前。噗嗤一声,那两个刺客只感觉脖子上有什么东西划过去。接着有液体从脖子上流淌下来。

    其中一人摸了一下脖子,见到了鲜红的血液。两人瞪大眼睛,一前一后倒下去。

    这两个刺客最擅长的是伪装。要不是伪装能力一流,也不会骗到裴玉雯,更不会伤她至此。

    “主子,裴姑娘伤得很重啊!”随从匆匆赶过来。“属下马上请大夫。”

    “我会带她去找大夫。你的任务是把白狼阁给我灭了。”端木墨言冷道:“上次本王已经警告过他们,他们竟不把本王的话放在眼里。要不是与老阁主有旧情,本王岂能让他们活到现在?”

    “是,属下马上就去。”随从在心里同情那个白狼阁。

    当裴玉雯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姑娘醒了。”一个俏丽的婢女好奇地看着她。“伤口还疼吗?”

    裴玉雯脸色苍白,嘴唇也有些干涩。她想坐起来,但是动一下后背就疼得利害。

    “是你救了我吗?”

    “不是我,是我们家主子。”婢女轻笑道:“姑娘没事了,奴婢 就去向主子汇报了。”裴玉雯还没有机会问她家主子是谁,那婢女就快速地跑走了。她不由得失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