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表明
    ,精彩小说免费!

    裴玉雯不想说那些无关紧要的话。她直接说明来意。

    “想必现在七殿下已经收到我的礼物了。”

    端木墨言这次是真的愣住了。就算他再聪明,也无法理解裴玉雯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

    不过,聪明人脑子是转得很快的。想到刚才心腹手下汇报的事情,再见她突然来访,他已经有了猜测。

    “夏知宏与夏皇后的事情是你做的?”

    裴玉雯赞赏地看他一眼:“没错。”

    “你想让我与他们争?”

    端木墨言复杂地看着裴玉雯。

    裴玉雯皱眉:“我想?难道七殿下从来就没有想过那个高位吗?”

    端木墨言想对她说:没想过。

    他的目的很简单,等裴家灭门案调查出来,他就想带着她远走高飞。这京城的浑水一点儿也不想淌。

    然而,如果这是她想要的,他会给她。只要他愿意,就算前面有龙潭虎穴,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

    一线阁的势力远比别人想象的还要强大。只要他动一动手指头,朝堂必然大换血。

    端木墨言站起来,走向裴玉雯。“本王的府里缺个王妃。只要是王妃所想,本王便为她争这个天下。”

    裴玉雯想过各种可能性,就是没有想到端木墨言会‘调戏’她。

    这是什么意思?

    他不会在打她的主意吧?

    “裴姑娘怎么不说话了?难道被本王吓着了?”端木墨言也不想吓着她。

    然而她总是这样不开窍,他又不能表明自己就是‘墨言’。他们之间必须有所突破。既然她送上门,那就让他添一把大火。至少要让这个缺根筋的丫头知道他的心思。这样她就不会把他当作陌生人看待。

    “王爷所想,小女子怕是无法满足。看来今天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裴玉雯从来没有想过端木墨言的野心是这样的。如果只谈皇位,她还可以和他合作。要是谈婚姻,那就没有必要再说下去。

    虽说墨言那个家伙靠不住,消失了那么久也不回来。但是她接受了他,便不会随便放弃他。

    “为何?难道你也相信了他们的话,觉得本王奇丑无比?”端木墨言心情复杂。

    裴玉雯睨他一眼:“你长得是丑还是俊与我没有关系。我拒绝你与传言无关,只是我心有所属,不会再接受别的男人。”

    端木墨言听了这句话,心情顿时大好。刚才如寒冬,现在便是初春,整个人幸福无比。

    只是,现在越幸福,他担心事情戳穿的时候她越生气。他突然后悔没有早些告诉她实话。

    “如果你没有喜欢的人,是否会接受本王的提议?”

    裴玉雯蹙眉:“不会。”

    “为何?”端木墨言期待地看着她。

    “我不想用亲事做交易。除此之外,其他的都好商量。”裴玉雯淡淡地说道:“还有其他问题吗?”

    “没有。本王愿意与你合作。刚才的话就当我没有说过。”

    端木墨言亲自给她续了茶水。

    “好。我裴家愿意送殿下为皇。只要殿下不做那过河拆桥之人,我裴家绝不会辜负殿下的期望。”

    “如果我没有记错,裴烨与南宫葑交好。他未必愿意与本王合作。”

    关于南宫葑,他有种危机感。他是唯一一个能够让裴烨信服的人。而裴玉雯对他也有不同寻常的情感。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不想裴家与南宫葑交好。然而裴烨此人就像那放到深山里的老虎,现在已经没人能够控制他了。别看他在亲人面前嘻皮笑脸,在朝堂上那小子可是个狠角色。

    “我会说服他的。再说南宫家没有参与朝堂斗争。小弟不会介意的。”

    “南宫家……真的没有参与吗?”端木墨言突然靠近她,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你为何如此笃定?”

    “你这是什么意思?所有人都知道南宫家拒绝了所有皇子的示好。”裴玉雯说道。

    “所有人知道……那便是真相吗?小丫头,你还是太嫩了。”端木墨言嘴角上扬。

    裴玉雯看着近在咫尺的男子。突然,她猛地伸出手。

    当手指碰到面具的边沿时,端木墨言整个人侧了一下,手臂抱住了她的腰,带着她转了一个大圈。

    他邪笑道:“裴姑娘,如果你对本王的样子真的很感兴趣,只要做我的王妃,我便让你看个够。”

    裴玉雯点了一下他的手掌。

    他缩了回来。“今日就谈到这里吧!夏皇后被打入冷宫,不过肯定还会出来的。夏知宏在死牢里也不会呆太久。夏家没有那么容易扳倒。小女子终究只是个弱女子,控制不了宫里的事情。而殿下你就不同了。我相信你一

    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据我所知,殿下的母妃之所以会死,皇后娘娘可是功不可没。”

    “多谢裴姑娘送的礼。本王收下了。”端木墨言见她要走,心里有些失落。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她就留在府里,以后能够天天看见她。可惜,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的。

    裴玉雯离开之后,端木墨言叫来心腹。

    “夏皇后不出三天必然会出冷宫。借着这三天时间,把我们的人安插到凤莱宫。另外,以前安插在里面的棋子应该动用了。”

    “殿下。”心腹看着端木墨言。“属下不止一次让殿下争那龙位,殿下从来不感兴趣。为何现在突然……难道与刚刚离开的裴姑娘有关?裴姑娘对你说了什么?殿下还是要小心裴姑娘。可不要被她利用了。”

    “你只需要知道一点。她将是本王的王妃,也是本王唯一的妻子。如果她愿意利用本王,本王只会高兴。那代表着本王对她来说是有用的。如果本王对她没有任何利用价值,那才是真正的可悲。”

    心腹手下还能说什么?这人已经中毒了。但愿那位裴姑娘不是美女蛇,不会把他们这位傻呼呼的主子一口吞掉。要不然他们这些心腹手下只有……违逆主子的命令了。不过有一点倒是好事。那就是主子终于愿意争了。要知道这些年他说什么也不愿意碰那个皇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