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一章:莺燕
    ,精彩小说免费!

    女眷们的话题无非就是首饰衣服,男人或者儿女。交情好的互相吹捧,有恩怨的就互相刺几句。其中以长公主,汪氏以及侯氏为主。长孙子逸的亲娘蒋氏是个聪明的,与谁都能谈得来,就在中间和稀泥。

    “哎哟,我来晚了,你们可别罚我。”从门口传来一道娇笑声。“咱们十皇子成亲,那排场还真是大啊!我们夏府的马车都得绕道走。这不,就来晚了!”

    门口的女子穿着深紫色的衣裙,原本披着同色的披肩,现在被婢女收了起来。

    她的眼角有颗痣,柳眉极细,给人一种泼辣的感觉。

    夏府夫人,夏知宏的嫡母,当今皇后的亲娘——于氏。

    除了长公主,汪氏,侯氏以及蒋氏没有起身,其他人都站起来行礼。

    裴家姐妹不愿意向仇人行礼,然而裴玉雯拉着她们的手,用眼神警告她们。

    “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真正的聪明人不会给别人留下这么明显的把柄惩罚自己。今日要是被她抓到把柄,这里没有人会同情我们,甚至还觉得我们没有礼数。”

    裴玉灵和裴玉茵不情不愿地半蹲了一下。于氏走到长公主的身侧坐下来。她整理着衣服,笑道:“这满屋子的漂亮小姑娘,看得我眼花缭乱的。难怪你们一大早就在这里坐着,是不是在赏花呢?既然赏花,那就得品花。也不知道哪家的娇花最漂亮

    ?”

    “当今国母是你们夏府的姑娘。论漂亮,当然是夏府的姑娘为上。贵府不是还有个没有出阁的小姐吗?今日怎么没有瞧见她?”侯氏淡淡地说道。

    众人一听,偷偷看了一眼于氏。

    世人皆知夏府还有个庶女,长得貌美如花,是京城仅次于孟清宁的美人。不过三天前,这个女子投井自杀了。

    一个好好的闺阁小姐居然投井自杀,外面传得特别难听。其中传得最多的是于氏容不了人,逼死了这个庶女。最离谱的是……夏知宏趁着酒醉糟蹋了这个庶女,让她没脸见人,只有一死了之。

    于氏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她撇嘴,淡道:“侯夫人要是想见她,大可以去找她。本夫人不会拦着。”

    “于夫人这么生气做什么?本夫人说错什么话了吗?”侯氏说完,只见身侧的老嬷嬷对着她说了几句话。侯氏听了,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原来其中还有这些事情。实在对不住,本夫人什么也不知道。”

    “没关系。本夫人相信侯夫人。”于氏扯了一个笑脸。

    “院子里的鲜花开得不错。坐在这里也是无趣,我们四处走走吧!这些小姐们就让他们自己出去玩。他们年纪轻轻的,哪里就坐得住了?”汪氏说道:“十皇子府的花园可比我们丞相府的好看。”

    “行吧!那就各自散了。等宴会开始了再去前院。”于氏说道。

    裴家姐妹跟着其他闺秀出了房间。

    于氏看着她们的背影,询问旁边的人:“那几个就是裴家姑娘?”

    “是。”旁边的婢女回答。“奴婢提前打听过,她们就是裴家姑娘。”

    “那日翡翠说宏儿喝醉酒了叫的是裴家姑娘的名字,是哪个裴姑娘?”于氏的眼里闪过阴冷的光芒。

    “据说是裴大姑娘。世子爷的随从一直在汇报大姑娘的行踪。世子爷很关注这位裴大姑娘。”

    于氏摸了摸手指,扬起笑容:“要是能让裴大姑娘嫁到咱们夏家,裴烨就能为我所用了。”

    “可是夫人,裴烨总是与世子爷过不去。只要是世子爷提的事情,裴烨总是横插一杠。”“你懂什么?据说这个裴烨最重视的便这个堂姐。几姐弟虽然不是一母所生,却是一起苦过来的,感情非同一般。要是裴家大姑娘做了世子妃,裴烨自然不会再和宏儿过不去。再说了,她一个农女出生,本

    夫人没有嫌弃她出身卑贱,愿意以世子妃的位份相待,她还不得感恩戴德?”

    “姐,你怎么了?”裴玉灵和裴玉茵见裴玉雯突然停下来,关心地问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裴玉雯蹙眉:“刚才有一道冷风吹过来,感觉有些寒气入体。”

    “是不是穿得太少了?”裴玉灵拉着裴玉雯的手掌。“好冰啊!”

    诸葛佳惠走过来,将身上的披风系在她的背上。

    “好了,现在暖和了。”

    “谢谢。”裴玉雯拢了拢披风,看着诸葛佳惠。“给了我,你自己呢?”

    “我身子骨好,哪有这么娇气?”诸葛佳惠笑道:“这里乌烟瘴气的,我们去旁边坐会儿。”

    所谓的乌烟瘴气,是指那些互相攀比的贵族小姐。

    “雯儿,灵儿,茵儿。”陈芝兰带着婢女走过来。“刚才人多,不好跟你们打招呼。你们不要见怪。”

    裴家姐妹面面相觑。

    陈芝兰住在丞相府,与孟清宁关系不错。本来她们对她的印象还不错,现在却是有意回避她。

    在裴玉雯的眼里,陈芝兰有些小心机,没有表现出来的那样单纯,但是也没有什么坏心眼。这也是让裴玉灵和裴玉茵谨慎交往的原因。而她与丞相府有了关系之后,他们就不想与她来往了。

    “没有关系。”裴玉雯淡道:“今日是丞相府的大喜之日。你也算是他们的人,想必很忙。我们也不好麻烦你。”

    “我算哪门子丞相府的人?”陈芝兰苦涩地说道:“你就别取笑我了。我就是一个……寄人篱下的。”

    诸葛佳惠拉着裴玉雯的手:“雯儿,我的衣服有些脏了,想找个地方换衣服,你们陪我去吧!”

    对裴玉雯说完,又对陈芝兰不好意思地说道:“不好意思,这位姐姐,我只有雯儿他们几个朋友,现在也只有麻烦她们陪我了。你是丞相府的人,想必要忙着招待客人。我们就不打扰你了。”

    陈芝兰看着诸葛佳惠等人的身影走远。“你真是没用。”旁边的婢女一改刚才的恭敬,脸上满是不屑。“这么一点儿事情也办不好。小姐要是知道了,怕是饶不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