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四章:闹洞房
    ,精彩小说免费!

    裴烨看了一眼远处,还真不见裴玉雯。再找其他人,裴玉灵和裴玉茵去了其他方向。

    “我大姐向来聪明,就算遇见什么事情也能处理得了。可是我二姐和三姐太单纯了。”裴烨摸了摸鼻子。“弈之,倾书,我二姐三姐就交给你们看管了。我跟着我大姐去看看。”

    “你还真是放心啊!”谭弈之嬉笑。

    “自家兄弟,如果连你们都不放心,还有什么是放心的?”裴烨拍了拍谭弈之的肩膀。

    诸葛郅轻咳一声:“那我去照顾惠儿。”

    “你照顾你妹妹是没问题的。不过我三姐就不用你照顾了。有弈之照顾她我比较放心。”裴烨冷淡地说道。

    诸葛郅失落。

    现在他已经没有资格照顾茵儿了。

    诸葛郅并不怪裴烨的迁怒。毕竟是他放弃了裴玉茵。然而他身为兄长,真的没有办法看着堂妹跳进火坑。

    裴玉雯转身回头,没有看见裴玉灵他们,便知道他们是不会来凑热闹的。

    她的身侧有几座大山。长孙子逸,南宫葑,以及那个阴阳怪气,还和她有着深仇大恨的夏知宏。

    夏知宏为什么跟着她?这是连她也弄不明白的谜题。

    “走吧!不会把你吃了。”南宫葑拉了裴玉雯一下。

    裴玉雯的身边有两个人。她习惯性地靠近南宫葑。这是从灵魂深处传来的本能。

    然而其他人不知道。他们以为是裴烨的关系。毕竟裴烨与南宫葑关系好。

    “十皇弟,新娘子可是名扬天下的美人。快掀开盖头给大家瞧瞧,今日的第一美人肯定更美了吧?”

    房间里已经有人在起哄。

    “九皇兄,明日内人就会向你敬茶,到时候你就看见了。现在急什么?”十皇子轻轻地笑道:“各位皇兄皇弟,你们就高抬贵手,别折腾内人了。”

    “那不行。俗话说新婚当天闹一闹,来年就能生个大胖小子。当然,虽然你们不用闹也有了,但是习俗这东西是不能免的。是不是这个道理,太子皇兄?”

    裴玉雯等人进去的时候就看见三皇子为难十皇子,甚至刺激太子的场景。

    她早就知道几位皇子不会善罢甘休。

    南宫葑拉了一下她的衣袖,将她带到角落里。那个位置谈不上隐密,但是一旦发生突发状况不会殃及自己。

    这男人还是跟以前一样特别的讨厌麻烦。

    夏知宏没有跟过来,长孙子逸倒是与他们形影不离。南宫葑那幅嫌弃的表情仿佛在说:你好碍眼。

    “七皇子不在吗?”裴玉雯自言自语。

    南宫葑狐疑地看了一眼裴玉雯:“你很关心他?”

    “只是觉得奇怪 。今日是十皇子的婚宴,所有的皇子都在场,只有他不在。”

    “他不在才正常。”长孙子逸微笑:“所有皇子的宴会都不会邀请他。哪怕是表面的和睦也不会伪装。”

    “他就那么不受待见?他做什么了,为什么大家这么讨厌他?”裴玉雯突然有些心疼七皇子。“不是讨厌,是嫉妒。他一个不受宠的皇子能够走到今日,还拥有那么多心腹的忠诚,一般的人做不到。他从小到大经历的磨难比任何人都多。各种刺杀,甚至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不想他活下来。他却活得

    这么精彩。”南宫葑双臂抱胸,淡淡地说道:“在战场上,他战无不胜。在朝堂上,他照样有很深的影响力。只是他不争罢了!”

    不争吗?

    裴玉雯在心里说道。

    很快他就会争了。

    看来爹爹的眼光很好。七皇子确实是储君的不二人选。只可惜他为什么不早些与他合作呢?说不定裴家就不用灭族了。

    “你在想什么?”南宫葑突然靠近她,看着她的眼睛。“裴烨最近很忙,看来与你有关。”

    “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裴玉雯说道:“看戏吧!”

    “呵!”南宫葑突然笑起来。“只有你敢说这场婚宴是场戏。你看看他们,个个都在看戏,却不敢这样说。”

    “不是只有我,你也敢。你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程国公世子。”裴玉雯看着南宫葑。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这样与雯儿一模一样的眼神,他会再次沦陷的。

    “你们在这里啊,让我好找。”裴烨走过来,夹在裴玉雯和南宫葑中间。裴玉雯不得不朝长孙子逸靠了靠。

    此时十皇子已经‘妥协’。他拱了拱手,笑道:“好好好,那我就掀开盖头给大家瞧瞧。”

    瞧那幅得意洋洋的神情,哪里是妥协,根本就是耀武扬威。

    他的神情仿佛在说:我现在能争太子的女人,以后也能争太子的位置。

    瞧他这幅模样,其他皇子个个都是不悦。不过,这些都是在后宫里摸爬滚打出来的,没有表露在脸上而已。

    十皇子看了一眼太子,那眼里的挑畔十分明显。

    他一手拿起喜杆,挑起盖头的边缘。

    “快掀,快掀。”

    “新娘子,新娘子。”

    孩童们的起哄更加的纯粹。

    “十皇兄,快让我们看看嫂子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公主期待地看着坐在喜床上的新娘子。

    “小公主这么期待,莫不是也想嫁人了?”一个命妇取笑道。

    “夫人说得对。听说做新娘的时候是最美的时候,我想看看有多美,以后我也要做美丽的新娘。”

    十皇子的虚荣心得到满足。他挑起了盖头。

    嘶!

    所有人震惊地看着新娘子。

    正在得意的十皇子表情僵硬,愤怒地看着面前的新娘子。

    只见新娘子的脸上写着四个字:残花败柳。

    什么叫残花败柳?大家都是读过书的,不用谁解释就能明白。

    孟清宁无法动弹,一双眼睛里满是屈辱和痛苦。她的容貌精美,妆容也很精致,但是那四个字就是巨大的讽刺。

    “呵!”太子低笑一声。

    这一笑,十皇子暴怒了。

    “是你干的!”十皇子扑向太子。“你真是无耻。”

    太子身边的随从挡在太子面前,冷冷地警告道:“十殿下,注意你的言辞,在你面前的是太子殿下。他不仅是你的皇兄,还是未来的储君。”“十哥,你别激动,这件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呢!”旁边的皇子连忙拉住他。“咱们 问清楚了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