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送礼
    一个暗卫挥刀劈向裴玉雯。另外两人攻向长孙子逸。

    身为夏知宏的暗卫,他们与长孙子逸打交道的时间也很多。世人只当他翩翩俊雅,却不知道此人的可怕。这几个暗卫深知他的利害,自然不会轻敌。于是便将主力用在对付长孙子逸的身上。

    长孙子逸摇着扇子,对迎面攻过来的暗卫视若无睹。就在他们的剑快要劈到他身上的时候,长孙子逸脚步轻转,一个旋转到了裴玉雯的身侧,抓着扇子挥了一下。

    啪啪啪啪!从扇子上射出大量的银针。那些银针飞向三个暗卫,让他们防不胜防。暗卫见势不妙,马上后退。就在他们后退的期间,长孙子逸从腰间抽出软剑,快速地跃到几个暗卫面前。嗤啦!宝剑一挥,三人的脖子上多了一道细小的伤口。眨眼间,三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成为没有呼

    吸的死尸。

    裴玉雯愣在原地。

    长孙子逸的速度很快。这人的实力比起她的哥哥们也是只高不低。原来,他才是身藏不露的人。

    世人只传他文采飞扬,俊雅如仙,却不知道他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这个人好强大,也好可怕。

    “吓住了吗?”长孙子逸在她的眼前挥了挥手掌。

    “定国公世子果然利害。”裴玉雯回过神来。“夏世子就交给你了。想必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裴姑娘不如说说,如果这个人在你的手里,你会怎么对付他。”长孙子逸微笑地看着她。

    那么俊雅的男人,整个人就像一幅完美的神仙画,要是没有亲眼看见他杀人,怎么也不敢相信那是他干的。

    一剑封喉,干脆利落。

    “我会抽了他的筋,拔了他的皮,毁了他的一切。”

    可惜,却没有机会。今天本来是个大好的机会,却被长孙子逸瞧见了。

    既然被他瞧见,当然就没有机会再动手了。还不如将这个人扔给长孙子逸头疼。毕竟长孙子逸代表着三皇子党,夏知宏代表着太子党。这两个势力打起来才有趣。

    “好,我帮你。”长孙子逸笑容不变。

    裴玉雯却觉得毛骨悚然。

    “为什么?”

    为什么帮她?

    难道因为裴烨听了她的话假装给三皇子投诚,所以他觉得裴家也是三皇子党?

    “为什么呢?”长孙子逸轻笑:“可能是因为……裴姑娘是个特别的人。”

    “特别?”“裴姑娘总是吸引着我的视线,让我不受控制地关注你。对我来说,这就是很特别的。刚开始我以为是因为你的名字。只要是朝阳郡主的故人就会因为你的名字关注你,比如说南宫世子。后来我才发现并不

    是这样。裴姑娘本身就有种吸引人的魅力,那种魅力让本世子受你影响。”

    “世子爷过奖了。可能是因为你身份尊贵,从来没有见过农家女子,所以觉得我很有趣。”裴玉雯淡道:“刚才世子爷说帮我。难道你还敢杀了夏知宏?”

    夏知宏和皇后被庆武帝抓奸在床都没有被庆武帝彻底地废弃,居然还能重新固宠。可见这个人不好对付。

    “杀了他很容易,可是毁了他,甚至毁了夏家才是关健。夏知宏是个很好用的棋子。”长孙子逸走向裴玉雯,在她的耳边低语:“刚才你不是说他总是强迫你吗?他这么缺女人,为什么不送他几个呢?”

    热气喷在裴玉雯的脖间。裴玉雯打了个颤,不自在地后退几步。

    “好,交给你了。”

    反正也是一样的目的。

    如果不用经过自己的手就能达到目的,那不是更轻松吗?

    “如果没有别的吩咐,小女子就先告辞了。”

    “裴姑娘……”长孙子逸叫住她。“早些回府吧!这里太乱了。”

    裴玉雯在心里嘀咕:不用你说本姑娘也得早些回去。毕竟这里已经乱成一窝粥,留在这里没有任何好处。

    再说她让清风下毒。几个一品大臣倒下,皇子们都得经过调查。到时候必然会有很多东西调查出来。

    七皇子没有来这里,也不知道了不了解这里发生的事情。要是知道的话,现在正是他下手的时机。

    “小姐,小姐们在百草阁用宴。奴婢带你去,请跟奴婢来。”一个婢女突然对裴玉雯说道。

    “嗯。”裴玉雯跟着那婢女回到百草阁。

    百草阁里全是没有出阁的贵族小姐。此时他们已经知道喜房发生的事情。那一个个兴灾乐祸的样子,仿佛孟清宁倒霉对他们来说是好事似的。

    她在人群中找到裴玉灵,裴玉茵以及诸葛佳惠。在他们身侧坐着陈芝兰,以及几个面熟的女子。

    “姐……”对身边人烦不胜烦的裴玉灵见到裴玉雯,高兴地挥手。“这里……”

    其他人听见裴玉灵的大嗓门,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发现了裴玉雯的存在。

    “对了,当时裴姑娘也在的。裴姑娘,你给他们说说,闹洞房的时候是不是发生了特别有趣的事情?”

    一个女子掐着手帕,娇笑地说道。

    裴玉雯看了那人一眼,走向裴玉灵。

    “既然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不自己说?没长舌头还是没长嘴?”

    扑哧!人群中有人大笑起来。

    “可不是嘛!每次都要别人来说话,想必自己是没长舌头也没长嘴了。”

    “贾月,你不要得意。你爹就是个小小的四品官,我爹可是你爹的上级。”刚才说话的女子啪着桌子站起来。

    “文珍珠,你也别嚣张。裴姐姐的弟弟是正二品,你爹也不过是副三品,竟敢指使她做事,谁给你的胆子?”

    那个叫贾月的女子不慌不忙地反击。

    “我……”

    裴玉雯已经坐下来。

    诸葛佳惠在她耳边说道:“不用理他们。每次有什么宴会都只会磨嘴皮子,有什么意思?”

    “嗯。”裴玉雯淡道:“吃饭吧!等会儿早些回去。”

    “今天晚上是个不眠夜。等会儿还有其他大戏呢!裴玉灵他们胆子小,还是不要让他们看见了。”

    “刚才文珍珠说洞房里有好玩的事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其他人又不愿意说。文珍珠只会卖关子。”诸葛佳惠小声地问道。“我以为你不会感兴趣。行了,回去再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