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八章:我在
    世家小姐们受到礼节约束,在外面的时候不会多吃。虽说不会一丁点也不吃,但是几乎也是沾口必饱的类型。像裴玉灵裴玉茵这种真正地用餐的人毕竟是少数。所以没过多久,百草堂就空了,贵族小姐们

    又各自行动。

    裴玉灵吃着香喷喷的熊掌, 看着那些离开的身影,瓮声瓮气地说道:“他们为什么不吃了?”

    裴玉雯也没吃多少。她倒不是世家贵女的毛病犯了,而是没有胃口。毕竟刚才经历了那么刺激的事情。“这些世家小姐不会在外面多吃东西。”诸葛佳惠淡笑:“一是担心让人笑话,觉得自己眼皮子浅,没见过好东西。二是宴会是是非之地,谁也不知道饭菜里会不会被人下了料。要是中了仇敌的暗算,那就得

    不偿失。”

    “三是保持完美的形象,努力让自己不花妆。只有做个完美的世家贵女,才有可能等来合适的亲事。”裴玉雯在旁边补充。“你们两个人又不用让别人相看,不用忌讳那些,想吃什么就吃吧!”

    诸葛佳惠在旁边取笑:“整个大堂里只有我们几个人。你们不觉得别扭吗?行了,别吃了,我们也走吧!”

    陈芝兰也没有离开。她在旁边等着几人。

    “对呀!这样确实挺怪的。我们也别吃了吧!”

    裴玉灵吃着燕窝,满脸陶醉的样子。

    “刚才旁边那个姬七娘明明很想吃,口水都流出来了,但是始终不敢下手。她也不觉得累得慌。我想吃这个,今天还必须得吃了,要不然多浪费。”

    “由着她。”裴玉雯一脸疼爱地捏了捏她的脸。“让她胖得连喜服都穿不上,有她哭的时候。”

    “大姐,你也太狠了。”裴玉灵恋恋不舍地放下手里的勺。“这样我怎么敢再吃啊?不吃了。”

    裴玉茵在旁边吃着,故意在裴玉灵面前吧唧嘴:“我不用担心这个,可得多吃点。”

    从外面传来喧闹的声音。听那声音,好像有很多人在跑来跑去的。房间里的几人露出好奇的神色。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今天这场婚宴好像特别的闹腾。”裴玉灵托着腮帮子。“我们出去瞧瞧吧!”

    “别去了。”裴玉茵蹙眉。“反正不是什么好事。这十皇子府就是多灾多难的地方。有什么好看的?”

    “我们去吧!”陈芝兰温柔地看着众人。“外面那么多人,也不差我们几个,能有什么危险?”

    裴玉雯打量着陈芝兰。

    从刚才到现在,陈芝兰的手指一直不停地绞着手帕,这是一种不安的表现。她虽然带着笑容,但是笑容很僵硬,眼神也飘忽不定,不敢迎视其他人的眼睛,一幅作贼心虚的样子。

    瞧她这幅样子,显然有些不对劲。而她又总是在他们的身边转悠,难道是想对他们做什么?

    “好,我们出去瞧瞧。正好我也有些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裴玉雯说道。

    “真的要去啊?”诸葛佳惠有些犹豫 。“别去了吧!来之前我娘就特别交代过,让我不要乱走。”

    裴玉雯拉着她的手,安抚地拍了拍:“别怕,我们这么多人跟着,不会扔下你的。”

    走出百草园,拉着一个婢女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婢女满脸惊恐地摇头。

    众人觉得更奇怪了。到底什么事情能让一个婢女吓成这样?

    “姐,你们在这里就好了。刚才我们到处找你们。”裴烨和华倾书从对面跑过来。

    两人的神情都有些紧张。在看见他们的时候,神情才放松下来。

    陈芝兰看见他们的时候特别害怕。她突然拉了一把裴玉雯。那长长的指甲 在她的手背上划了一条小口。

    “陈小姐,你今天有些不对劲。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可以直接告诉我。”这是裴玉雯给她老实交代的机会。

    陈芝兰脸色苍白,摇头苦笑:“没有。只是最近没有休息好,所以总是神情恍惚的。对不起,弄伤你了。”

    “姐,我们走吧!”裴烨看了一眼陈芝兰。“这里太乱了,我先送你们回去。等会儿还要回来处理一些事情。”

    “看来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怎么了?”裴玉灵好奇地问道。

    “别问,不是什么好事。”华倾书温和地说道:“回去我再给你说。”

    “哼!不说就不说,我还不问了。”裴玉灵嘴角翘起来,不高兴地瞪着他。

    华倾书也不生气,连忙告饶:“别生气,回去我老实交代,你想问什么都告诉你。”

    裴玉雯看着裴玉灵,又看了一眼华倾书,不禁有些艳羡。

    几个姐弟之中就只有这个傻呼呼的二妹最有福气。华倾书快把她宠成一个孩子了。

    裴烨和华倾书把裴家姐妹送回裴府。如裴烨所说,把他们送回来之后,他又返回了十皇子府。

    诸葛佳惠要在十皇子府等她娘和诸葛郅,没有与他们一起出府。

    他们离开的时候,十皇子府连个仆人都没有看见,好像所有人都在忙着什么事情。

    华倾书主动留下来交代那里的事情。裴玉灵说着不听,其实只是闹别扭,此时还是乖乖地坐在那里倾听。

    “你的意思是说,夏知宏在那里……欺负了几个一品大官的夫人?”裴玉灵结结巴巴地说完。

    华倾书脸颊绯红。毕竟这种事情说出来挺尴尬的。特别是倾听对象还是未来的妻子和大姨子小姨子。

    “这个夏知宏活腻了吧?”

    裴玉雯在心里说道:长孙子逸活腻了吧?她以为他说的女人只是几个不重要的小角色,没想到是一品大员的妻子。这下手够狠,简直把夏知宏往死里虐。要知道夏知宏在宫里有前科,庆武帝虽然恢复了他的官职,但是肯定有个疙瘩。毕竟那是他

    的亲姐姐。

    现在他在十皇子成亲的当天,在十皇子府与几个一品大官的夫人有染,这彻底地得罪了整个朝堂啊!

    长孙子逸……太狠了。

    “其中有丞相夫人吗?”

    裴玉雯的这句话出来,所有人期待地看着华倾书。华倾书只觉这几双眼睛太骇人,还是老实交代:“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