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九章:乱糟糟
    众人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丞相夫人……

    她都可以做夏知宏的娘了。这男人还真是不挑啊!这样的货色也下得了口。

    所有人都有种被雷劈了的感觉。

    “各位姑娘早些休息。刚才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就忘了,不要给自己添堵。”

    华倾书没有久留,看来也要回十皇子府查看情况。

    送走华倾书,又安抚住了担心的林氏等人。裴玉雯回到房间里,等着清风回来向她汇报情况。

    没过多久,一道身影从窗口跃进来。她以为是清风,却看见戴着面具的男人站在她的面前。

    她想着今日发生的许多事情,坐下来,挑眉看着他:“你倒是逍遥。知不知道十皇子府快要闹翻天了?”

    “我一直在那里。”端木墨言复杂地看着面前的少女。“你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

    “嗯?”她做了什么吗?除了让清风下毒外,也没有做什么吧?

    “你让清风下毒,又让长孙子逸收拾了夏知宏。”端木墨言抓着她的手。“长孙子逸还真听你的话。你可知道夏知宏落到他的手里,他有许多用处。然而他放弃了那些机会,只为了给你出气。”

    “怎么可能?夏知宏现在的样子才是生不如死好吗?我不相信皇帝还会护着他。他这次死定了。”不仅死定了,还会连累夏皇后以及整个夏家。夏知宏做了这种事情,朝中大臣不会放过他的。就算夏家把夏知宏推出来,他们也别想摘出去。太子一脉 会失去许多大臣的拥护。毕竟糟蹋臣妻是不小的罪

    名。

    “孟清宁脸上的字是我派人写的。本来我就是想要引起他们互相猜疑,最好两败俱伤。只是没有想到你还要玩这么大的。不得不说,你今天做得爽利,比本王出色多了。”端木墨言捏了捏她的脸颊。

    “原来是你做的。我还以为是三皇子,或者其他皇子做的。做得不错嘛!”

    裴玉雯心情高兴,没有留意他的动作。

    端木墨言嘴角勾了勾。

    “你也不错。经过今天晚上,整个朝堂都得动荡了。十弟猜疑三哥,三哥必然反击。接下来必然会有死伤。”

    裴玉雯早就料到了。在一个月之内,太子,三皇子和十皇子之中至少能解决掉一个。

    以目前来看,太子的情况很不妙。毕竟夏知宏‘做’的那些事情绝对会引起满朝文武百官的反弹。她让清风下毒,再把毒药的粉末留在十皇子府。太子和十皇子两败俱伤。接下来许多大臣会依附于三皇子。

    当然,其中必然有七皇子的人。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这些大臣最终是谁的人,只有他们自己清楚。而聪明人会选择七皇子。太子无能,三皇子是笑面虎伪君子,十皇子终究还是太年轻,手段不如几个哥哥。只有七皇子黄雀在后,可以

    吃掉他们。

    “你当时在场,看着我被夏知宏欺负却没有出手。你这样的合作者我需要重新考虑一下。”裴玉雯蹙眉,打量着端木墨言,眼里满是狐疑的神色。

    “长孙子逸就在不远处,他不可能白白错过向你示好的机会。我知道你不会有危险。再说了,我一直跟着你。如果夏知宏真的敢对你不利,我必然将他碎尸 万段,不会让你有丝毫损伤。”

    “现在我已经没事了,你想怎么说都可以。”裴玉雯淡道。

    “你不相信我?”端木墨言有些受伤。

    他走近她,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把我的心挖出来,你就会相信了吧?”

    端木墨言的眼神太灼热。裴玉雯感觉被一团火焰灼伤了似的。她回避着他的视线,轻咳一声,转移话题。

    “对了,当时我们去了一个院子,我察觉有人盯着我。那是你的人吗?”

    端木墨言轻笑:“不是。那里是十皇子府的禁区。幸好你们没有乱闯,否则怕是会牵连更大。”

    裴玉雯这才知道刚才他们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不过这个男人一直在那里,肯定不会看着她死的。

    “时候不早了……”裴玉雯开始逐客。

    “真是无情呢!这么快就赶我走了?难道你不好奇十皇子府那边的情况?”端木墨言端着茶杯,还没有喝就被裴玉雯抢了过去。他挑眉看着她。“连杯冷茶也不给喝?裴姑娘什么时候这么小气了?”

    “你是贵客,怎么能喝冷茶?我重新给你沏。”裴玉雯说道。

    端木墨言看着裴玉雯在那里忙碌着。他眼里含笑,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只觉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殿下。”一个暗卫从窗口翻进来。

    裴玉雯正好沏好茶水。她看着打开的大门,淡道:“你们主仆都喜欢翻窗吗?我家的门是摆设?”

    暗卫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属下习惯了。”

    “怎么样了?”端木墨言问道。“五个大臣中毒,在十皇子府里找到解药。几位一品诰命夫人又与喝醉酒的夏世子同床共枕。虽说没有什么明显的……那个啥,但是名声受损是明摆着的。太子,三皇子,以及十皇子都逃不了干系,现在在

    接受调查。

    在十皇子府找到龙袍和玉玺,在三皇子府找到通敌的罪证,在太子的府里找到……”

    暗卫突然停了下来。

    “找到了什么?”一切都在裴玉雯的算计之中,听了这些话也没有什么意外。龙袍和玉玺确实是十皇子准备的。所以她才说十皇子不够成熟。要不然也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罪证。

    黑面军早就打探到十皇子的举动,趁着这个机会把这些东西呈到面上来。

    暗卫看了一眼端木墨言,得到他的允许 后说道:“在太子府找到裴家军的一些家将。他们受到了残酷的刑法,一个个变得疯疯癫癫,连人都不认识了。”

    “你说什么?”裴玉雯站起来,冷冷地看着暗卫。“哪个裴家军?”“这里能有几个裴家军?当然是灭族的那个裴家军了……”暗卫小声地嘀咕道:“还在太子的秘室找到裴家的许多宝物。那些宝物是裴将军在战场上收缴的。当初把大多数都送到了国库,剩下一部份是皇上赏下来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