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章:相认
    裴玉雯抓着杯子的手一直颤抖,咔擦一声,茶杯应声而裂。

    端木墨言察觉她的情绪不对劲。看了一眼暗卫,示意他先离开。等暗卫一走,他担忧地看着她:“没事吧?”裴玉雯拉着端木墨言的手臂,眼眸通红:“是太子干的。是太子灭了裴家。难怪皇上装聋作哑。他知道是自己儿子所为,所以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狡兔死走狗烹,这就是皇族。他们个个都是狼心狗肺的东西

    。”

    端木墨言:“……”

    他这个被殃及的皇族表示很无辜。然而看她这样激动,他不忍心打断她。

    “事情没有调查清楚,现在还不能妄下定论。我现在就去宫里看看。你先休息,等我给你答复。”

    裴玉雯不知道端木墨言什么时候走的。她坐在那里,只觉浑身发冷。

    “清风……”裴玉雯叫道:“清风你快回来。为什么还不回来?”

    裴玉雯站起来,快速朝门口走去。

    “大小姐,这么晚了你还要出去吗?”裴勇见裴玉雯朝大门走去。

    “嗯,我落了一个东西在佳惠小姐那里。给我准备一匹马。”裴玉雯深吸一口气,语气恢复平时的样子。

    裴勇没有察觉她的异样。虽说天色已黑,但是大街上还有许多人在逛夜市,他也没有怀疑什么。

    裴玉雯骑马离开裴府。离开裴府后,夜风吹在她的脸上,她打了个冷颤。

    看着街道上那些闲逸的人们,他们的脸上扬溢着幸福的笑容。在他们的身侧有至亲至爱的人陪伴。这个时候她已经冷静许多,不像刚才那样冲动。她知道凭自己的身份,就算想冲到皇宫质问皇帝,那也是没有资格的。她早就不是那个可以随便进宫的朝阳郡主了。现在的她只能借着裴烨的光芒在世家大

    族中游走。

    她要冷静,不能冲动行事。刚才在七皇子的面前她又冲动了。

    为什么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呢?不能再犯这种低级错误。要是换作其他人,只怕早就怀疑她了。

    七皇子也是怀疑她的吧!他没有说什么,不代表着他的心里没有疑问。

    她想去祭奠裴家的亡魂。

    对,就是现在。

    裴家所有人都被葬在一个地方。那里离这里有些距离。可是心情无法平静的她必须找点能够安抚她的事情来做。要是不去看看他们,她于心难安。

    裴玉雯调转马头,朝外城驶去。半个时辰之后,她出现在一个巨大的陵墓前。在这里埋葬着所有的裴家先魂。

    裴玉雯跪在地上,朝那墓碑磕头:“爹,娘,所有的亲人们,我来看你们来了。”

    “今日从太子府查出许多线索,我的心始终无法平静。裴家人都是暴脾气,我为了在后宫生存,将自己那菱角分明的脾气打磨得没有一点人气,可是我终究还是裴家人啊!只要遇见事情就会一点就燃。”

    “我知道你们死得冤枉。你们能不能告诉我,真是太子所为吗?爹爹从几年前就知道自己会出事,是不是因为太子收不服爹爹,对爹爹施压了?所以爹爹才会有这样的预言?”“不管怎么说,太子的密室里有裴家将士。他们被折磨得生不如死。这就是证据。相信所有人都相信了这个证据。太子这次也完蛋了。可是我不甘心,居然就这样放过了他。早知道是他,我一定让他生不如

    死。”“爹,娘,哥哥们,我变成这个样子你们还能认出来吗?你们还会认我这个女儿吗?我不孝,什么也没有守住。你们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女儿为你们报仇。女儿可以什么也不要,但是这笔血债一定要讨回

    来。”“刚才我冲动了。幸好及时冷静下来,不然会犯下大错。我算是明白了,不管是不是太子,反正你们的死与皇权有关,与皇族有关。爹爹相信七皇子,我便助七皇子登基。等他做了皇帝,想必一切真相大白

    。”

    “今日来得匆忙,我没有准备好。下次再来拜祭你们一定准备好你们爱吃的菜和酒。爹,娘,女儿走了。”

    裴玉雯转身,看见面前站着一道黑影。她警觉地拔出衣袖里的匕首。

    那人站在暗处,她看不见他的样子。

    她不知道这个人何时出现的,又听见了多少。要是听见了她说的所有话,那就有些不妙了。

    这个人不能留。

    就在裴玉雯想着如何留下这个人的命时,那人从暗处走出来。

    月色深深。银色的月光洒在他的身上,照出了那张俊美如神的俊颜。

    “是你。”

    裴玉雯握着匕首的手掌一松。

    “雯儿。”那人一步一步地走向她。“我终于等到你了。”

    不用找大师确认,刚才他已经确定了。她就是他的雯儿,他爱了十几年的雯儿。

    南宫葑。

    裴玉雯闭了闭眼睛:“现在再给你说认错人了,你也不会相信的对吧?”

    “为什么不与我相认?为什么要视我为陌生人?是不是我没有救下你,你伤心了?你生气了?”

    南宫葑一个闪身出现在她的面前。长臂一揽,将她搂在怀里。

    “葑哥哥,我已经变成另一个人,你不觉得诡异吗?你不觉得像是见鬼了似的可怕吗?”裴玉雯想从他的怀里出来。他的怀抱太温暖,容易 让人沉陷。现在的她已经不能再沉沦于别人的怀抱了。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我的雯儿啊!只要你一句话,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南宫葑深深地看着她。“你说自己像鬼,那我就变成恶魔,比鬼还要可怕。这样你就不会怕我了是吧?”

    现在的南宫葑确实让她觉得陌生。他眼里的戾气太重了。

    “你怎么会知道我会在这里出现?”“太子府出现了原本应该死掉的裴家家臣。我从以前就怀疑你的身份。之所以会在这里出现,也是想碰碰运气。结果我赌对了。你真的来了。听了你的那些话,我可以肯定你就是雯儿。你知道刚才我有多激动吗?我真想马上就出现在你的面前。可是我害怕吓着你。我一直站在那个角落里,想着怎么才能不吓着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