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二章:发现
    ..,

    裴玉雯也想起以前发生的事情,低笑起来。

    南宫葑看着她的笑容,眼眸加深。

    裴玉雯被他灼热的视线看得不自在。她摸了摸脸,看向花园里的蝴蝶,语气淡然。

    “看着一张陌生的脸是不是很奇怪 ?”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在我的心里都是一样的。对我来说只要你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南宫葑走近她,摸着她的头发。“以前的你太耀眼,总是有人在你的身边转悠。现在倒是……安全了许多。”

    裴玉雯本来还有些感动。听了他的话,她瞪着他:“你的意思是我现在很丑?没有人会喜欢我了?”

    “我没有说过。”

    “你就是这个意思。”

    “那是你理解能力有问题。我敢肯定我没有说过任何你丑的话。”

    “南宫葑,你尾巴一翘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的话是什么意思我还不知道吗?”

    “裴大小姐,如果你长了脑子就应该知道我没有长尾巴。”

    “南宫葑!你是不是又要和我作对?”

    裴玉雯与南宫葑在凉亭里跋扈相张。林氏听见响动赶过来,担忧地问道:“怎么了?你们在吵什么呀?”

    “娘,你别管我们。”裴玉雯说道。

    “南宫世子,这丫头性子倔,有失礼的地方还请见谅。”林氏见到这场景,连忙向南宫葑道歉。

    “娘,你不用给他道歉。错的是他又不是我。他是世子就了不起了吗?就可以指鹿为马了?”

    裴玉雯瞪着南宫葑,大有他敢摆架子就让他好看的架势。

    南宫葑勾唇一笑,对林氏说道:“夫人不用在意。我们只是在讨论诗词歌赋,意见不合是正常的。”

    “哦!雯儿,南宫世子是有大学问的人。你那些才艺也就在我们乡下地方装装场面,怎么能和南宫世子相比?你就别和南宫世子闹别扭了。”林氏担心南宫葑怪罪,不停地朝裴玉雯眨眼睛,想要和稀泥。

    南宫葑看着裴玉雯吃瘪的样子失笑。他对林氏说道:“裴小姐才华横溢,确实有许多地方说得有道理。本世子受益匪浅。夫人不用介意。我们只是探讨一下不同的意见,不会借此生怒。”

    “那就好。雯儿,你好好招待南宫世子,别再胡闹了。”林氏瞪着裴玉雯,眼里满是警告。

    裴玉雯刮了一眼那个阴险的家伙,对林氏点头:“好,我知道了。”

    林氏这才放心地离开。

    林氏一走,裴玉雯睨了他一眼,冷哼一声不说话。

    一只大掌从她的身后环过来,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

    “雯儿……”南宫葑的脑袋依偎在她的肩膀上。“我好想你。每时每刻,日日夜夜,不停地想你。”

    咻!一道破空声传来,紧接着闪过一道银光。

    一人出现在凉亭,对着南宫葑挥出宝剑。

    南宫葑没有带兵器。他身子一侧,避开了对方的招数。

    “七王爷,你发什么疯?”

    裴玉雯没有想到七皇子会突然出现。他一出现就对南宫葑下手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是政敌?

    裴玉雯完全不知道端木墨言此时有多么的愤怒和嫉妒。

    他一来裴家就看见南宫葑抱着裴玉雯,而裴玉雯居然没有推开他。那一刻,他快要气疯了。

    “南宫世子,采花采到裴家来了,你还真是好手段。”端木墨言下手毫不留情。

    只要南宫葑一个不小心,端木墨言手里的宝剑就会砍断他的脖子。

    南宫葑也有些怒了。虽然 他不知道端木墨言在发什么疯。不过他向来不是好脾气的人。他的好脾气,忍耐力全部花费在裴玉雯身上了。对其他人他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客气。

    “七王爷,你真以为我南宫葑好欺负不成?”南宫葑冷笑,一个拳风劈过去。“当年裴老将军总是在我面前夸你。你跟着他学过武,我也学过。正好我们比试比试,看谁更胜一筹。”

    “怎么了?”小林氏抱着林敬跑过来。“这是怎么了呀?”

    “嫂子别管,他们切磋武艺呢!你抱着郎儿离远点,小心被他们误伤。”裴玉雯站在凉亭里看着。

    “那你也小心点,不要离他们太近。”小林氏不放心地叮嘱。

    “知道了。”裴玉雯微笑。“我就坐在这里,他们的剑再长也伸过来。你放心好了。”

    林敬好奇地看着那两个打得难舍难分的人。他拍着小手,高兴地跳起来:“好哇好哇,打得真好。”

    “臭小子,我们快走,刀剑无眼,小心伤着你的小脑袋。”小林氏抱走了林敬。

    “清风。”裴玉雯唤道:“他们是不是很不合啊?”

    清风从角落里走出来,淡淡说道:“平时也就互不搭理,今日之后应该是非生即死的关系。”

    “今日之后?为什么?”裴玉雯不解。“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清风用奇怪 的眼神看着裴玉雯。

    裴玉雯摸了摸脸颊,俏丽的小脸上写着‘我很无辜’‘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很单纯’这样的隐形文字。

    “南宫葑,你不是对朝阳郡主情有独钟吗?你不是此生只娶她一人吗?为何要来抢本王的女人?”

    花园里,端木墨言一剑劈过去,对着南宫葑低吼道。

    南宫葑及时地避开。他的手里也有一把宝剑。那把剑当然不会凭空出现,而是他暗卫的宝剑。

    两把剑相撞,发出哐当的声音。

    突然,南宫葑手里的宝剑划过端木墨言的脸颊。

    更准确地说,应该是面具。

    剑尖划过面具,割断了面具的带子。一张鬼面面具就这样飞到了空中。

    裴玉雯站在凉亭里,握着茶杯的手抖了一下。

    她愣愣地看着前方,一双眼眸停留 在端木墨言的脸上不动。

    端木墨言紧张地看过来。在看见裴玉雯暗黑的眸子时,他的心里一阵不安。

    “雯儿。”

    “七王爷,墨言,真是好极了。”裴玉雯冷笑。“你还骗了我什么?”“我没有骗你。”端木墨言此时顾不得与南宫葑的那点矛盾。他只知道隐瞒 了许久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在他毫无准备的时候曝光了。这对他来说不是好事,甚至非常非常的糟糕。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