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四章:全盘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

    端木墨言坐起来,认真地看着她。“接下来我说的事情你都安静听着,不管有什么想法都要等我说完再说。还有就是,保持冷静,不要生气,不要直接走人。有什么问题只管问我,不可以随便误会我。要是能够答应的话,我就把所有的事情

    都告诉你。”

    裴玉雯看着他,沉默地点头。端木墨言见她的神情有异,知道她已经猜到了几分。然而话说到这个份上,要是再不老实交代的话,下次被戳穿的时候就完蛋了。虽然今天的情况糟糕透了,他还是不得不借着这个机会把所有的事情都说

    清楚。“这要从几年前开始说起。那时候我还在藩地。我的藩地很大,但是比想象中的还要混乱。在那里要是没有绝对的武力是必死无疑的。我从小就被赶到那里。从刚开始的十个亲兵发展起来,后来拥有了几千

    个亲兵,藩地军队也发展到了几万。那一年,裴将军在边境遇到危险,皇帝一道圣旨让我带着手下的亲兵去救援。呵!从我那里赶到边境也要十天时间,中途还要不停的换马赶路才行。”“那场战斗非常的激烈。我与裴将军合作,好不容易才把敌国的军队压制住。在最后一场战域的时候,我们被身边的人背叛了。也不知道谁透露出了我们的军情。在一次执行突袭任务的时候,我被包围在了

    一个深谷里。”“那场战争夺走了我几千个心腹的性命。他们为了保护我,让我易容成童亦辰的样子。而童亦辰代替我引走了那些追兵。在混战的时候我们失散了,我重伤昏迷。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被裴家村的村民

    接到了裴家村照顾。我脸上的易容面具是用极其复杂的草药调配而成,要是没有解药的话根本就洗不掉。我就做了几年的童亦辰。”“在那里我喜欢上一个特别的姑娘。之所以说她特别,是因为她总是在我的脑海里环绕,让我一点一点地受她吸引。我以为她只是个普通的村姑,不想她的生活被我打破。明明爱上了她,我却离开了。我想

    着,要是我的情况稳定下来了,就把她接到身边。我会给她最好的一切,让她过她想过的日子。”“后来的一切你也知道了。我本来就是一线阁阁主。墨言是我的名字,我也没有骗你。只是隐瞒了姓氏,你没有联想到一起而已。当然,我不是想要狡辩,只是想要告诉你,我对你的心意非常的干净,没有

    任何算计。”

    裴玉雯揉了揉太阳穴。她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到窗前打开窗户。当风吹进来,卷起她的长发,吹醒她的脑子。

    端木墨言说的那些事情太匪夷所思,她需要安静 一下。

    原来他会出现在裴家村是因为最后那场战争。她知道他爹也是在那场战争中退下来,再也没有去边境。

    或许冥冥之中真的早就安排好了。当他从七王爷变成童亦辰的时候,她还在宫里做朝阳郡主。而没过多久,她离奇死在宫里,裴家灭族,她从朝阳郡主变成了一个小村姑,在这种情况下却与他相识。

    “就算你隐瞒我是情有可原,那刚才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裴玉雯秋后算账。

    端木墨言眼神闪了闪。刚才意气用事,有些失控了。现在回想刚才说的话,还真是有失男人风度。

    然而爱得越深,占有欲就越强。任何一个男人看见自己喜欢的女人与人这样亲密,那也是受不了的。他的反应是正常的反应。

    “雯儿,你和南宫葑是什么关系?刚才他抱你,你还拉他的手。”男人吃起醋来也是没有理性的。

    哪怕裴玉雯现在的气还没有消,他还是执着地要一个答案。

    裴玉雯怎么解释?

    他倒是把所有的事情交代清楚了。可是她的事情交代不清楚了。

    这样说来,刚才她的反应有些过激。毕竟他只是隐瞒身份而已,又没有对她做什么。而她的秘密却说不出口。

    “嗯……我弟弟和南宫世子关系很好,他经常来我们家,自然就有些交情了。”

    她总不能说:哦,我就是已经死掉的朝阳郡主。你现在看见的是我的鬼魂。请问七王爷,我是个鬼,你还能爱我吗?

    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要是能够接受,那他就不是男人,而是神仙。

    这样说来,南宫葑这么轻松地就接受了她,还真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

    “你弟弟与他关系好,你就与他关系好了?南宫葑对那个朝阳郡主一往情深,他之所以缠着你,就是因为你的名字与朝阳郡主一模一样。你可不许被他骗了。”端木墨言还是不放心,不停地给裴玉雯洗脑。

    然而他不知道她就是‘朝阳郡主’,要是知道的话,只怕会气得吹胡子瞪眼吧!

    到底是什么样的傻子才会在爱人面前不停地说情敌对‘爱人’一往情深的傻话?那不是让自己的女人心软吗?

    裴玉雯没有戳穿他的小心眼。

    想着刚才两人闹成那样,家里的人应该已经知道了。特别是南宫葑看见他抓走了她,此时怕是正在找她。

    “我们得赶快回去。”刚才她没有控制脾气,而他也因为吃醋失了态。要是把事情闹大就不好了。

    端木墨言舍不得结束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光。不过他也不想让她为难。

    “王爷,南宫世子闯进来了。”从外面传来手下的声音。

    “你还说他只是跟你弟弟关系好?他对你这样紧张,还说没有问题?”酸溜溜的醋王露出不满的表情。

    “就因为跟我弟弟关系好,所以关心我的安危也没有什么不对。”裴玉雯干笑道:“我出去见见他。他以为你要对我做什么呢!毕竟刚才有人的脸色阴得像是要杀人似的。”

    “他要是再敢碰你一下,我就真的要杀人了。”端木墨言毫不掩饰自己的霸道。

    “那是你太小气了。他也没对我做什么。”当然,当他抱她的时候,她也有些不自在。有些东西变了就是变了。再想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是不可能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