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五章:母女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

    端木墨言听了裴玉雯的解释,心里还是不放心。他朝外面说道:“让南宫世子去后院的凉亭里等着。”

    手下应道:“是。”

    端木墨言为裴玉雯整理衣服,温柔地说道:“我让人送你回去。”

    “嗯?我现在回去?南宫世子没有看见我,只怕是不会罢休的。”裴玉雯不解。

    “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你就别管了。”

    裴玉雯听见这句话非常不爽。不过,在南宫葑这件事情上她确实有些心虚,就不和他计较了。

    裴玉雯坐上马车,掀开帘子看着不远处。隐约可见南宫葑站在凉亭里的身影。只是他没有看见她。

    葑哥哥,我们注定是没有缘份的。正好有些话我不好说出来,就让他来告诉你吧!这样你就会彻底地死心了。

    回到裴家,林氏,小林氏,裴家姐妹的表情都怪怪的。裴玉雯知道他们想歪了,无奈地解释了原因。“你是说墨公子就是七王爷?他的全名叫端木墨言。只是因为七王爷戴着面具,看不见他的长相,所以没有人认出来?”裴玉灵做出总结。“那他今天在大庭广众之下带走你是什么意思?他什么时候上门提亲

    啊?”

    提亲?裴玉雯没有想过。她曾经说过她不想嫁进皇室。偏偏她又爱上了皇室的男人。

    “行了,你大姐有分寸,瞎操心什么?”林氏嗔道:“雯儿,累了吧?娘给你准备了沐浴的水。”

    裴玉雯确实有些累了。再加上与端木墨言闹了一场,有种身心疲惫的感觉。

    仆人把热水倒进浴桶里,又洒上了花瓣,倒进了香露。所有的一切准备好之后,裴玉雯脱掉衣服坐进去。

    咯吱,有人推门进来。

    裴玉雯以为是续水的婢女,头也不回地说道:“我现在还不需要水,等会儿需要的时候再叫你。”

    “是娘。”林氏的声音传过来。

    裴玉雯回头,见到林氏拿着毛巾走进来。

    “娘,你怎么来了?”

    “娘想给你搓搓。”林氏温柔地说道:“坐着别动。娘好久没有给你搓背了。”

    裴玉雯不明白林氏为何这样感伤。她坐在那里不动。

    “雯儿,七王爷待你如何?”林氏擦拭着裴玉雯玲珑的身体。

    裴玉雯不以为意。她以为林氏只是关心她和端木墨的感情生活,便如实说了几句。当然,重要的隐瞒下来。“七王爷是高门大护,又是皇室。咱们的出身终究是低了些。听说王爷可以娶好几个妻子。什么正妃,侧妃,侍妾,通房。娘都快要听昏了也没有弄明白。咱们身为女子,只想找个知根知底,知冷知暖的。

    ”

    裴玉雯听了半天,算是听明白了。林氏这是不放心她和端木墨言的感情。

    她趴在桶沿上,闭着眼睛说道:“娘,我和他还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地步。现在说这些为时过早。”

    “怎么就没到了?你们平时在一起多亲密啊!许多人都是看在眼里的。要是你不嫁给他,还有谁会娶你?”

    林氏听裴玉雯这样说就急了。

    “娘。”裴玉雯转过身。“刚才你说了那么多,无非就是不赞同我们在一起。现在我说我们未必会成亲,你又这样紧张。你到底是想让我嫁,还是想让我不嫁?”“这个……我也不知道了。”林氏烦燥地说道:“七王爷对你还是不错的。可是他的身份太特殊了。但凡他的身份低些,没有这么多麻烦事情,我就不会管你的感情。可是你要明白一个当娘的心。你还年轻,未来还有几十年。要是嫁得不好,以后的日子得多难过啊!这些日子我虽然不跟你们去参加什么世家大族的宴会,但是那些深宅大院的脏事可是听了不少。什么李家的正房被小妾毒死的,什么王家的嫡妻

    又是怎么毒害妾室子女的……”

    “娘,你以后别听那些。”裴玉雯打断她的话。“我不会让自己陷入那样的境地。”“我知道你聪明。你再聪明也是个女人。不管多么强大的女人,一旦涉及到丈夫和子女,那都会有看走眼的时候。娘没有你能干,娘比你年长,看过的东西比你多。孩子啊,你是一个女人,有时候不要那么

    好强。那样太累。”林氏摸着她的头发。“不说了。娘年纪大了,越来越爱唠叨。”

    “我不觉得娘唠叨。你说什么我都爱听。平时大家都忙,你也要照顾裴焕和林敬。我们好久没有这样说过话了。”裴玉雯趴在林氏的手臂上,用小脸蹭着她的手臂。

    “你不嫌弃娘就好。你不嫌娘唠叨,娘就经常和你说说话。”林氏慈爱地笑道。“你爹要是看见你现在的样子,那得多高兴啊!当初生下你的时候,你爹可喜欢了。别人家都是爱儿子,他偏偏最疼爱你。”

    “娘,你特意挑我沐浴的时候进来,是不是有什么目的?”裴玉雯侧过头,笑眯眯地看着她。

    “哪有啊?”林氏转移了视线。

    “呵!你不敢看我。肯定有什么目的。娘,还不老实交代吗?”裴玉雯娇嗔。

    “我就是看你们这么亲密,想知道他有没有欺负你。你再能干也是一个女子,有时候男子用上蛮力,你哪是他的对手?不过看来是我想多了。”林氏睨了一眼她手臂上的守宫纱。

    “我就知道。”裴玉雯刚才瞧见林氏在偷瞟她的手臂,就猜到林氏的意思。

    端木墨言虽然总是亲她,但是还没有到那么急色的地步。林氏居然会这样想。还真是令人尴尬的误解。

    “别洗太久,小心染上风寒。”林氏该说的都说了,接下来就看裴玉雯自己考虑。

    她向来有主见。林氏只是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最终的决定还得她自己来做。裴玉雯刚知道端木墨言的身份时也是很震惊的。一是他隐瞒了这么重要的事情,还用陌生人的态度与她接触。明明有很多机会向她坦白,他却选择了沉默。这个让她无法接受。二是,皇族的身份只会让她躲起来,而不会觉得自己喜欢上的男人是皇子是多么荣幸的事情。她不觉得皇族有什么了不起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