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传言
    ,精彩小说免费!

    在庄严的仪政殿门口,刚走出来的裴烨被旁边的大臣指指点点,不时偷偷笑着,好像在说着什么事情。如果只是一个两个还可以当作看不见。反正处于朝堂的正中心,作为新贵的裴烨也得罪了不少人。偶尔有几个看他不顺眼的大臣背着对着嘀咕几句也是常有的事情。然而今天当着他面指指点点的人有点多

    啊!

    裴烨一把抓住旁边的大臣,剑眉冷冽,眸子里闪着邪光。

    “刚才你在说我什么?”

    那大臣是个正三品的文官,背着他还敢张牙舞爪,当着他的面就不敢说什么了。毕竟在他看来武官向来粗鄙不讲理。这个裴烨更是从战场上杀回来的,浑身透着血性,最是不讲理的人。

    “我没说什么呀?你快放开。不要以为你的官比我大就可以目无法纪。这里可是天子脚下,皇宫大院。”

    华倾书从内殿里走出来,见到身穿武官官服的裴烨又和文官闹起来了,连忙跑过来打圆场。

    “裴大人消消气。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要动手。”华倾书朝裴烨使眼色。

    裴烨看在未来姐夫的面子上就放了那人。他一只手叉腰,厉声说道:“再敢说三道四,老子割了你的舌头。”

    “好一个裴烨,你有种,你蛮横。看你能蛮到什么时候。”那文官留下两句狠话就跑走了。

    “你和他较什么真?”华倾书拍拍他的肩膀,没好气地说道:“这牛脾气不但没有改好,反而越来越浑了。”

    “倾书,你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吗?”裴烨总觉得最近的气氛有些怪异。以前找他喝酒的同僚不少,最近都没有什么人找他了。当他有什么事情找其他部门的大臣时,一个个找各种理由推脱。要不是庆武帝对他的态度如常,他都要怀疑是不是他们得到了皇帝要灭了他的消息,

    所以特意与他疏远。“还能有什么事情?你家大姐拒绝了程国公府的求亲,又拒绝了七王府的求亲。这件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大家担心你们家得罪了两个不好惹的人,到时候连累他们。你也知道以前巴结你的人有一部份是因为

    南宫世子的关系。最近南宫世子没有上朝,天天在家里喝酒。程国公又在朝中对你横眉冷对,他们当然要避讳了。”

    “呵!原来是因为这个。”裴烨气得吹胡子瞪眼。“这些狗东西,还真是有奶就是娘啊!”

    “行了行了,这种事情又不是第一次发生,有什么好计较的?你二姐让你早些回去,走吧!”

    裴烨与华倾书乘坐同一辆马车。华家的马车就直接赶回家。

    “你还在气呢?”马车里,华倾书放下书本,无奈 地看着他。“已经是二品大员了,怎么还是孩子脾气?”“我能不气吗?平时这些人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就出手了。现在倒好,居然落井下石。”裴烨冷笑。“正好趁这次的事情看清他们的真面目。以后再想让我裴烨帮忙,老子一定揍死他们

    。”

    砰咚!马车突然紧急停下来。

    “外面怎么了?”华倾书问道。

    “大人,定国公世子的马车在前面停着,我们的马车过不去。”车夫在外面说道。

    华倾书掀开车帘,看向对面的方向。

    只见长孙子逸的马车停在正中间,而帘子高高掀起,长孙子逸清雅的身姿出现在众人面前。

    “两位大人,对面有个不错的茶楼,本世子想邀请两位大人饮一杯,不知道赏不赏脸?”

    “这是我们的荣幸。”华倾书碰了碰裴烨的手肘,压低声音说道:“不要忘记你姐姐的叮嘱。”

    裴烨现在心情正不好,不想应付那些阿猫阿狗。不过华倾书的话给了他一个提醒。姐姐让他打入三皇子的内部。长孙子逸就是三皇子的头号大将。所以,这个人是必须结交的。他抬了一下眼皮,淡淡地说道:“正好我心烦,就陪世子爷走这一遭!不过茶楼就算了。我是粗人,不爱什么茶。前面不远处有个不错的酒肆,酒好喝,又清静,没有人打扰。我们去那里!你们喝你们的茶

    ,我喝我的酒。”

    “如此甚好。”长孙子逸对车夫说道:“走吧!”

    长孙子逸的马车在前面带路,裴家的马车跟在后面。

    华倾书看着外面的行人,对旁边的裴烨说道:“这个定国公世子是什么意思?现在你的地位挺尴尬的。他反而主动与你交好。难道他想拉你进三皇子的阵营?”

    “以前就有过接触,只是没有这么亲近而已。现在见我失意,趁机在我面前表示一下关心也是正常的。”“那你要想好了。你姐姐明显和七皇子关系不错。不出意外她就是七王妃。你要是与三皇子的人交好,这个就有些难办了。说句实在话,就算你辅佐三皇子登上皇位,他也未必感激你。反而会因为七王而迁

    怒你。”

    连华倾书都看透了三皇子,更别提裴烨。这个三皇子表面温润,其实心眼极小。这样的人成不了明君。

    “我有分寸。不过你要娶我裴家的姑娘,以后免不了要受我裴家影响。你要想好了。说不定会有大难。”裴烨看向华倾书,慎重地提醒。“你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想让我毁婚?你也不想想,我要是在这个时候毁婚,灵儿还不得把我吃了?与其被她掐死,还不如拼一把。”华倾书故意说笑。“再说了,我家里就只有一个老母亲。我娘的年

    纪大了,身子骨也不好。我没有别的牵挂。你们裴家一大家子陪着我冒险,我又有什么好怕的?”

    “说的好像是这个道理。”裴烨敲了一下华倾书的肩头。“够义气,是我兄弟。”

    “两位大人,酒肆到了。”车夫停下马车,在外面说道。

    裴烨第一个跳下马车。华倾书紧跟着下来。

    长孙子逸站在酒肆的门口等着他们同行。不管什么时候长孙子逸都是一身银色的锦袍。在一大堆身穿官服的官员中间有这么一个特殊的存在,无论谁都能一眼找到他。更别提那张祸国殃民的俊美容颜就像夜明珠似的,随时都绽放着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