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八章:硝烟
    ,精彩小说免费!

    砰咚!一个穿着官服的中年男子踢门而进。

    在阴暗的房间里,颓废的男子抱着酒坛喝着。大大小小的酒坛滚了满地。中年男子进去的时候差点踩到酒坛摔跤。

    中年男子在一堆废墟中找到了那个还能动的青年。他冷冷地说道:“来人,把这里的东西都给我清理了。”

    从后面钻出来几个家丁。他们利落地搬动那些空酒坛。在搬完之后,还剩下没有开封的酒坛。

    中年男子说道:“愣着做什么?把这些酒坛全部给我搬了。再让他喝下去,我程国公只有白发人送黑发人。”

    “谁敢动,我废了他!”满脸胡渣的青年将手里的空坛子往地上一砸。哐当一声,满地的碎渣。

    家丁们不敢再动。

    谁都知道程国公世子南宫葑不是一个好脾气的。要是触怒了他,那简直要用生不如死来形容。

    偏偏这样一个桀骜不驯,如狼王般蛮横的男人是个情种。每次受伤都是因为感情,而且还是同一个名字。

    当然,现在大家都说南宫葑之所以会对裴玉雯情根深种,还是因为她的名字。他们不知道她和‘她’根本就是一个人。“葑儿,你是个男人,怎么总是这样感情用事?”程国公恨铁不成钢。“不过就是一个女人罢了。你至于这样折腾自己吗?她不愿意嫁给你,你就用点手段。干嘛非要她点头?你是我程国公的儿子。只有你不

    要她,没有她不要你的份儿。你瞧瞧你这幅没有出息的样子。真是给老子丢脸。”“我现在谁也不想见。你们不要出现在我面前。程国公的儿子?听起来真是威风啊!如果可以,我真不想做程国公的儿子。我要是不是程国公的儿子,就不会变成这幅样子。”南宫葑躺在地上,眼睛里全是

    血丝。

    程国公听见他这样没有出息的话,气得吹胡子瞪眼。他指着两个随从说道:“把他给我绑起来。”

    “国公爷。这是世子啊!”谁敢绑世子?那不是活腻了?

    “怎么?这国公府还是老子当家。他再利害也只是世子,还不是国公。你们连老子的话都不听了?”

    程国公确实气得狠了。自从继承了国公爵位,他就没有再这样蛮横不讲理过。现在的他像极了年轻时候。程国公走到南宫葑的面前,眼神犀利:“你说你不想做程国公的儿子,不想做程国公世子。真当老子非你不可是不是?你确实优秀。可是不要忘记了,程国公府不止你一个男丁。我要是想换世子也就是一句

    话的事情。”

    南宫葑看向程国公。就在程国公得意的时候,他猛地坐起来,提起旁边的酒坛开封了一坛酒。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又是一阵猛灌。

    程国公看得一阵心疼。这可是二十年三十年的陈酿。平时他都舍不得喝。这个臭小子居然牛嚼牡丹。

    “南宫葑,你真当老子拿你没办法是不是?来人,把那个叫裴玉雯的臭丫头给我绑过来。现在就让他们拜堂成亲。”

    砰!一个妇人推门而进。她对着程国公说道:“国公爷,你在胡说什么?那个出身贫寒的丫头怎么配得上咱们儿子?咱们儿子要娶也是娶公主,郡主,再怎么也是世家小姐。”

    侯氏的话彻底地激怒了南宫葑。

    当年要不是她擅自找了裴玉雯,她就不会离自己越来越远。现在她还说这样的话。“你放心好了。你说的公主,郡主,世家小姐我一个都不想要。而我想娶的人她根本就不愿意嫁给我。你们也不用在那里算计什么。我不愿意成亲,就不会有儿子。你们要是不想程国公府后继无人,就重新

    再安排人做这个世子。谁稀罕谁来做,我不稀罕。”

    “你这个臭小子,你是认真的?”程国公蹙眉,气愤地看着他。

    “我南宫葑什么时候说过一句假话?”南宫葑冷笑。“要不是这里有我牵挂的人。我真恨不得出家为僧,剃了这满头烦恼丝。”

    “儿子,你别吓娘。娘就只有你一个儿子啊!”侯氏蹲下来,从南宫葑的手里抢酒坛。

    南宫葑对别人再狠,对自己的亲娘还是有些顾虑的。侯氏要抢,他就松手给她。反正旁边有那么多酒坛。她想抢也抢不完。

    侯氏见南宫葑又抱着其他酒坛,向来雍容华贵的贵妇人哭成了泪儿。

    “国公爷,这可怎么办啊?”“你平时不是挺能耐的吗?现在问我?当年你自作主张去找裴丫头,让他们就这样生份了。现在你儿子失了魂,你才知道害怕了?”程国公叹道:“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最好让姓裴的丫头心甘情愿地嫁过来。

    要是你还想要抱孙子的话。”

    “不行。她配不上咱们儿子。”侯氏坚持 道。

    “呵!随便你。反正我又不是只有这一个儿子。”程国公拂 袖而去。

    侯氏看着程国公的背影消失。她气得大叫:“你听见了吗?你听见了吗?”“要是你再胡闹,这个世子之位就真的与你无关了。儿啊,咱们娘俩要是没有了现在的地位,那就像地上的蚂蚁,谁都能踩一脚。你要是没有世子之位,你那些庶兄庶弟还不得把你吃了?儿子啊,你还是太年轻,太感情用事。等你到了娘的这个年纪就会知道,什么儿女情长都是假的,只有权势和地位才是真的。有了权势和地位,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到那时,就算那个女人已经嫁人,你也可以把她抢

    过来。”

    南宫葑用轻蔑的眼神看着侯氏。

    “如果她要嫁的那个人是皇子,是未来的皇帝呢?你怎么抢?”

    侯氏脸色一僵,蹙眉说道:“她一个乡下丫头,怎么有资格成为皇妃?别做梦了。”“呵!你还是这样自以为是。在你的眼里,只有你是高贵的,别人都是低贱的。你嫌弃裴家的大小姐没有身份地位,那么当年为什么要防碍我和雯儿。雯儿是将军府的大小姐,是太后亲赐皇上亲封的朝阳郡

    主,她有资格成为你的儿媳吧?”

    “她的出身是够了。可是你跟她在一起像个傻小子似的,娘不允许你像个傻子似的任由别人控制。”“因为这样你就无法控制我吗?我的亲娘。”南宫葑冷笑:“够了,你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