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章:麻木
    ,精彩小说免费!

    与南宫清雅重逢之后,她也没有关心过她的婚姻生活。毕竟世人都说凌王世子与凌王世子妃相敬如宾,夫妻恩爱。她一个‘刚刚认识不久’的人总不可能问南宫清雅过得怎么样。没想到她背地里过得这样辛酸

    。绣儿说着南宫清雅这些年的不容易 。从绣儿的嘴里得知,南宫清雅成亲第二年怀过一个孩子,在第二个月的时候动了胎气。那时候正是深更半夜。世子妃动了胎气,马上就去召府医。没想到的是世子爷

    的宠妾重病不起。所有的府医都在宠妾那里。不管绣儿怎么解释,世子都不相信南宫清雅是真的动了胎气,只当她是为了争宠,故意把府医调走,目的就是为了不让他的宠妾治病。第二日,那个孩子就没有留住。凌王世子这才知道冤枉了南宫清雅。为了这件事情,凌王世子愧疚了许久。现在与南宫清雅在外面装得恩爱缠绵,有一部份的原因是两人约定好的作戏,另一部份原因是对

    那个孩子的愧疚。

    “世子妃这次又……小产了。”绣儿抹着泪说道:“大夫说她这次小产之后,以后很难再怀孩子了。”

    “怎么又小产?是她身体有问题,还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裴玉雯蹙眉。“还不是世子爷的那个宠妾。她养了一只猫,平时就爱乱跑。昨日世子妃在花园里散步,那只猫不知怎么就冲了出来惊着了世子妃。世子妃的身子骨本来就需要养着。这么一受惊,孩子又没有保住。晚上世

    子来看世子妃的时候,世子妃与他抱怨 了几句,世子爷当场便甩了脸色走人。现在世子妃郁结在心,已经几顿没吃了。”

    从侧门进去,马车停在了凌王府后院。绣儿带着裴玉雯走向南宫清雅的房间。

    “换了院子吗?”以前不是这个院子。

    “上次发生了那么恶心的事情,我们世子妃可住不下去。现在那个院子已经封了,没人再住了。”

    裴玉雯跟着绣儿穿过几条小道,经过无数个院落。看着越来越偏僻的地方,裴玉雯心中烦燥。

    “就算要换院子,也不用换这么偏僻的地方吧?她是世子妃,这个府里的女主人。谁敢对她这样不敬?”

    “裴姑娘不要生气。这是我们世子妃自己要求的。她看不惯那宠妾的嘴脸,不想离她太近。只是没想到还是没有防到她。”绣儿在旁边解释道:“裴姑娘,马上就要……”

    绣儿的话没有说完。只见从对面走过来一个年轻貌美的少妇。少妇穿着桃红色的衣裙,挺着一个大肚子。

    “绣儿姑娘,这就是你请的大夫吗?”那少妇捂嘴轻笑。“你们还真是胡闹。姐姐病得那么重,你们不去请个御医,偏偏请个小姑娘。这个小姑娘是神医还是御医啊?”

    “三姨娘。”绣儿福了福身。“我们主子还在等着裴小姐呢!就不陪三姨娘说话了。”

    “站住。”三姨娘身侧的大丫环挡住绣儿的路,趾高气昂地推了一把绣儿。“我们夫人跟你说话呢!夫人没有让你走,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走?”

    “夫人?”裴玉雯看一眼三姨娘:“这是哪个府里的夫人?二房还是三房?或者是老夫人?”

    扑哧!本来气得不行的绣儿失笑出声。

    就这幅鬼样子还老夫人呢!裴玉雯明显是拿着那婢女脱口而出的‘夫人’二字来作文章。只有正房才是夫人,妾室只能被称为姨娘。这个三姨娘想必天天做着正房夫人的美梦,让手下的人称她为夫人。可是,就算她是良妾,那也是妾。像凌王府这样的皇亲国戚,那是绝对不会把妾室提到嫡位

    。

    “你笑什么?贱婢。”三姨娘气得不行。“来人,给我掌嘴。”“三姨娘,容我提醒你一句,绣儿是世子妃的大丫环,你没有权力掌她的嘴。要是再在这里胡闹,我就亲自问问世子爷,他们这凌王府还有没有规矩?一个小小的妾室也敢拦着客人的路,出口侮辱上门的客

    人。”

    裴玉雯抓住想要打绣儿的婢女的手臂,将她狠狠地一甩。那婢女整个人趴在地上,嘴里发出痛苦的叫声。

    “你算哪门子的客人?”三姨娘没有见过裴玉雯。上次的宴会她是没有资格参加的。

    “我是裴太尉的姐姐,是世子妃邀请入府的,怎么就不是客人?还是说,你们凌王府的门槛太高,我们裴家连作客的资格都没有?看来今天我还真不该来了。”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谁让你这样无礼的?”凌王世子端木非凡匆匆赶过来。“裴姑娘,小妾无礼,得罪了。”

    “世子爷,别说这些话,我担当不起。谁不知道她是你的爱妾?她说的这些话想必就是世子爷你的意思。毕竟夫妻同心嘛!只有她最了解你的心思。”裴玉雯眼眸沉下来,讥嘲地看着端木非凡。当初见到端木非凡,她还以为南宫清雅嫁了个不错的男人。毕竟以前也没有听说他有什么不良的名声。不曾想他跟天底下大多数庸俗的男人一样宠妾灭妻。南宫清雅嫁给这样的男人真是白瞎了那样的好相

    貌好性情。“夫妻同心是没错。不过本世子的妻子是雅儿,不是这小小的贱妾。裴大小姐,你是来看雅儿的吧?正好本世子也忙完了,就跟你一起去看看她。雅儿心情不好,非常需要姐妹的陪伴。请裴小姐帮我开解开

    解她。”

    “我怎么开解她?又不是我把她的孩子害死的。”裴玉雯看着三姨娘。“老天爷是公平的。有的人做了什么样的坏事,老天爷会将同样的惩罚加诸在她的身上。这就是因果循环。”

    三姨娘受不了裴玉雯的眼神,惧怕地后退两步。她摸着肚子,眼神飘忽闪烁。

    真正让三姨娘紧张的是端木非凡对裴玉雯的态度。他从来没有对谁这样热心过。“我们走。”裴玉雯对绣儿说道。“你家主子还在等着我们呢!不要让她等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