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三章:顾虑
    ,精彩小说免费!

    南宫葑送裴玉雯下了马车。裴玉雯说道:“要不要进去坐会儿?”

    南宫葑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无奈地说道:“就这幅样子吗?算了,我还想要留点面子。”

    裴玉雯撇嘴,取笑他:“你什么样子我没有见过?这幅模样也不算什么。还记得你以前狼狈的时候连个人样都看不出来。那次你在我面前还挺得瑟的。怎么现在这样婆婆妈妈的?”

    “是啊!你是见过,所以不管我变得多丑都吓不着你。可是别人不同。”南宫葑摸了摸她的头发。“进去吧!不要为我难过,也不要内疚,那样才是辜负我的一番真情。你欠了我一个来生,我等着你。”

    “葑哥哥……”裴玉雯握了一下他的手。“谢谢你。还有,对不起。”

    咳咳!从门口传来咳嗽声。

    裴烨站在门口,对裴玉雯说道:“你再拉着他,有人就要杀人了。”

    裴玉雯惊讶:“他来了吗?”

    “他?谁呀?我不知道你说的谁。”裴烨打着马虎眼,故作什么也不知道。

    他走向南宫葑,在他的面前停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如平时那样说道:“王叔的陈酿开封了,要不要去?”

    “去!当然要去。不过我不能喝多。明天要出京城。”南宫葑对裴玉雯说道:“皇上派我办个案子,最近不在京城。要是发生什么事情记得通知我的部下,你小弟知道他们在哪里。到时候我会赶回来。”

    “我能出什么事情?你别担心我。在外面办事要小心。不要傻呼呼的硬拼知道吗?”

    “知道了。你还是这样聒噪。”南宫葑轻笑一声,对裴烨说道:“走吧!不是要喝陈酿吗?”

    裴玉雯看着裴烨和南宫葑坐着马车离开。

    “你还要看多久?这样舍不得,是不是下一刻就要追上去了?”

    端木墨言就站在裴玉雯的身后。只要她一个转身就能看见他。然而从刚才到现在,她的眼里只有南宫葑。

    第一次,他怀疑这些日子是不是自作多情。其实她从来没有喜欢过他,是他一厢情愿地纠缠她而已。

    裴玉雯早就知道身后有个人。刚开始以为是仆人,后来发现那气息不对劲,便猜到是他了。

    她转过身,看着面前这个满脸醋意的男人,说道:“是不是在你的眼里,我连和男人说话的权利都没有?”

    “不是。只是……你看着他的眼神不对劲。”端木墨言蹙眉,烦燥道:“你还拒绝了我的提亲。”

    “我现在不想成亲,所以不管谁来提亲都不会接受。”裴玉雯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与他有些交情,但是不是你想的那样。如果我真的对他有情,当初就会接受他的提亲。这样的解释满意吗?”

    “那我呢?你打算置我于何地?你不接受我的提亲,又打算如何看待我们的关系?”

    “你确定要在这里和我说这些吗?经过的人都看着我们。”裴玉雯无奈。

    端木墨言看着四周。如裴玉雯所说,经过的百姓都看着他们。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带进裴府。他的脸上满是郁色。裴府的仆人见他这样粗鲁地抓着裴玉雯,都想过来为她解围。然而裴玉雯朝他们挥手,示意他们不要管这件事情。端木墨言一直把她带进房间里,把门关上,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

    “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打扰我们。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说了。”

    “那你说吧!你想说什么?”裴玉雯走向桌子,坐下来喝了一口茶水。

    “那是冷茶。你现在能喝吗?”端木墨言从她手里抢过茶杯。“有你这样糟践自己的?”

    裴玉雯羞嗔地瞪着他:“你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连她每个月的葵水日都知道,这男人是不是随时盯着她的一举一动?真是……太气人了。

    “我这是关心你。”端木墨言也知道这样有些丢人。然而他就是想要关心她的一切。

    “谢谢。”裴玉雯红了脸。“这几天没有见着你,是不是生气了?外面出现许多传言,对你和南宫葑都不好。你们都是天之娇子,那些流言对你们的声誉有很大的影响。你生气也是应该的。”

    “我是这种人吗?声誉对我来说没有那么重要。我没有过来是以为你不想看见我。毕竟那天你挺生气的。”端木墨言走过来,抱住她的肩膀。“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你是不是也想我了?”

    “刚才是谁怀疑我来着?现在说我想你,可能吗?你不是说我和南宫葑有关系吗?我又怎么会想你?”

    “我是气糊涂了。”端木墨言皱眉。“我嫉妒他。你对他的态度与其他人不同。连我以前都没有这样的待遇。”在端木墨言的眼里,南宫葑与裴玉雯相处的机会不多。他们的关系应该不是很熟。可是她对南宫葑的特别连旁人都看得出来,更别提他这个随时关注裴玉雯的有心人。正是这样他才会嫉妒,才会说出许多

    气话。

    “太子那里怎么样了?那天的事情后来怎么样了?”裴玉雯问道。“皇帝给十弟封了王,给了一块不错的封地算是安抚他。不过也代表着一个讯号,他既已经封王,就不要妄想那张龙椅。至于龙袍的事情,后来查出有许多破绽。用十弟的话来说他被人暗算了。那龙袍不是

    他的。”

    “十皇子妃受辱一事没有查到线索,最终只有不了了之。不过太子受到牵连,这段时间不能出宫,只能呆在东宫反省。瞧这个意思,那就是在暗示所有人,这件事情就是太子做的。”

    “三皇子呢?”裴玉雯好奇。“这件事情表面没有他的手笔。不过以朝堂那些人的手段,不可能不把他拖下水。”

    “那人有长孙子逸护着,这样的脏水泼不到他的身上。他是所有皇子里摘得最干净的。连我都没有他干净。”

    裴玉雯把玩着手里的茶杯,看着茶杯里飘浮的茶花。“表面越干净,只怕是越不干净。那天的事情一环接着一环,就算有你的手笔在其中,他的手也干净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