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四章:正传
    ,精彩小说免费!

    端木墨言将她抱在怀里,箍得死死的。

    “不要转移话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嫁给我?如果我做了皇帝,你是不是就愿意嫁给我?”

    裴玉雯抬头看着他:“你要做皇帝?”

    “从一开始你接近我现在这个身份的时候,不是就是想要让我争皇位吗?”

    端木墨言闻着她的脖子,贪婪地吸着她的味道。

    “可是……”那个时候她不知道他就是墨言。如果早就知道的话,她是不会说那样的话,更不会让他去争什么皇位。她连皇子都不想嫁,更别提皇帝了。

    端木墨言看着她的眼睛:“你不愿意。沾了一个‘皇’字,对你来说就这么烦恼吗?”“我不想你争皇位,可是……我弟弟,还有许多人已经把注压在你身上了。我现在心情很复杂,不知道怎么说。以后再谈这件事情好吗?”裴玉雯淡道:“刚才我去见了凌王世子妃。那么一个爽朗的人,现在

    变成这样。”“她过得不好,你就觉得自己也过得不好。你对我没有信心,还是对自己没有信心?雯儿……”端木墨言深深地看着她。“我不年轻了。处于这个朝堂之中,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变成败寇。你忍心让我一个人

    面对这一切?”

    “呸!”裴玉雯捂住他的嘴。“不许胡说。”

    “可是这是事实。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要是中途出了什么岔子,我连个后人都没有。”

    “你的意思是说,你把我娶回去就是为了给你生孩子?那你找我做什么?愿意为你生孩子的女人多了。”

    “可是我只想要你生的孩子。”端木墨言吻着她。“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我也有正常的需要。雯儿……你好狠的心。真的打算让我一直这样只能看不能吃?”

    “你……越说越没有正形了。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别碰我……”裴玉雯见他越来越放肆,羞恼地瞪着他。

    “你再这样,信不信我先把你吃了?等你肚子里有了我的孩子,我看你是不是狠心的不要我们爷俩。”端木墨言咬了她的嘴唇一口。

    “嘶!好痛。嘴唇都破了。你还要不要我见人了?”裴玉雯摸着嘴唇,苦恼地说道:“我现在没有办法回复你。你让我考虑几天好吗?几天后我给你答复。”

    “什么样的答复?”

    “要么嫁给你,要么……与你彻底地分开,再见面也当不相识。至于让你争皇位的事情,你也可以不用理会。”裴玉雯认真地看着他。

    “我不想听见第二个可能。你听着,裴玉雯,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可是我不是让你考虑,而是让你适应。三天后我不会等你的答复。因为我会带着官媒再次登门求娶。到那时,你无处可逃,也不能再逃。”

    端木墨言握着她的肩膀,非常认真地看着她。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这杀气足够杀死一群人。

    “你好霸道。”裴玉雯不悦。

    “在这件事情上,我不会让步。要是再让步的话,你只会逃得更远。那样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在一起?”

    端木墨言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凉亭里,裴玉雯抚弄琴弦。

    悠扬的琴声传开。经过的仆人纷纷停下来,一个个露出陶醉的神色。

    天上的小鸟为之逐步,越来越多的鸟儿停在附近的枝头。抬头看去,附近的树梢上停了密密麻麻无数小鸟。

    裴烨从外面回来,见到这异景,双臂抱胸看着不远处的裴玉雯。

    “大小姐保持这个样子多久了?”

    旁边的婢女见到英俊的裴烨,脸颊绯红地说道:“三个时辰了。曲子都弹了几十首了。”

    “难怪大门外面有那么多人在那里走来走去的。还有人问我是不是请了琴师。”裴烨说着,走向裴玉雯。

    他坐在石桌前,听着裴玉雯弹琴,也不叫她,也不催她。

    裴玉雯落下最后一个音符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多愁善感不是你的性情。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是不是七王爷让你不高兴了?”

    裴玉雯见到裴烨,轻轻地摇头:“他说三天后还要来提亲。这一次他势在必得。”

    “呵!我们不同意,他怎么势在必得?真是狂妄。”裴烨一脸不屑。

    “你不了解他这个人。他平时很好说话,一旦做出什么决定,那他一定会做到的。”裴玉雯道:“今日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南宫世子明天要出京,我们喝到一半他就被叫走了,说是皇上宣他。”裴烨说着,抬头看着裴玉雯。“姐,我真的觉得南宫世子更适合你。虽然 他对那个什么青梅竹马的朝阳郡主无法忘情,但是这样的人

    才深情啊!那个朝阳郡主也死了,犯不着和一个死人争。想必他会真心对你的。”

    “别说了。我和南宫葑不可能。这样的话不要再说。”裴玉雯说道:“小弟。以后裴家的未来就要靠你了。姐姐相信你能担当大任。”

    “你真的要嫁给他?这也太……算了,这是你的事情。我也劝不了你。”裴烨伤感。“女大不中留啊!”

    “等你成亲的时候,我也去给我未来的弟妹这样说,女大不中留啊!让她不要嫁过来。”裴玉雯瞪他一眼。

    “你以为她愿意嫁过来吗?要不是没有其他选择,她也不想嫁给我啊!”提起诸葛佳惠,裴烨的眼里没有任何情绪。就仿佛那个人不是他未来的妻子,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见到他这样冷情,裴玉雯有些失望。她希望裴家的姐弟都能找到真心相爱的人,而不是找个人将就过一生。“对了,姐。今日上朝的时候,十皇子,三皇子还有太子门下的大臣还在争斗。十皇子也不知道得了哪个高人的指点,一直在皇帝面前卖惨,表示他才是最无辜的那个人。从他府里搜出来的龙袍和玉玺也能

    撇清关系,还真是利害。”裴烨说道:“十皇子咬着太子不放,太子咬着三皇子不放。最近朝中大换血。他们几人都损失惨重。”

    “那现在不是你们安插人进去的最好时机吗?看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啊!”裴玉雯若有所思。她也可以让古扬安排几个人进入朝堂。据她所知,黑面军里也有人成为了官员。只是大家的官员不大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