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六章:帝王
    ,精彩小说免费!

    王公公刚换好衣服就来到养心殿。一个小太监迎过来,对着他鞠躬:“干爹,皇上续了五杯茶水。”

    他挥了挥拂尘,让小太监退下去。站在门外,恭敬地说道:“陛下,老奴回来了。”

    “进来吧!”从里面传出庆武帝苍老的声音。

    王公公推门而进。

    坐在龙椅上的中年男子看着手里的奏折,淡淡地说道:“宣了?”

    王公公是庆武帝身边的老人,一直深受庆武帝的器重。只有重要的圣旨才会劳烦这位人物。

    “是,已经宣了。”

    “裴家是什么反应?”庆武帝头也不抬地说道。

    王公公整理了腹稿,如实汇报。

    “裴大人见到老奴的时候非常震惊,甚至瞪了七王爷好几眼。要不是老奴在那里,只怕他会动手。裴家其他人也是满脸紧张和忧虑的样子。从他们的神情来看,这次的赐婚在他们的意料之外。”

    庆武帝放下手里的奏折,拿起旁边的帕子擦拭指尖上的墨渍。

    “裴大姑娘呢?”“她出来得晚。老奴瞧她的脸上也没有喜色。不过她出来之后,七王爷倒是一直偷偷瞧她。看他的样子,好像很担心裴小姐生气似的。老奴还没有见过七王爷对谁这样小心过呢!看来外面的传言也不全是假

    的。”

    “外面的传言?”

    “外面传言七王爷对裴家大小姐情有独钟。他的府里没有几个婢女,就算是有也没有贴身伺候。许多人都在猜测他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过这次与裴大小姐成亲之后,那些谣言也算是不攻自破了。”

    庆武帝垂眸,半晌没有说话。

    就算是常年伺候他的王公公也猜不透他的心思。“每次看他跪在朝堂下面,以一个臣子的身份,而不是儿子的身份,朕就觉得他很遥远。在那个时候他的后背总是挺得直直的,一幅桀骜不驯的样子。你知道我在他的身上看见谁的影子吗?那个人……他与那个人太像了。不愧是跟过他的,那骨子里透着的傲气简直一模一样。可是没有想到,他也有弯下那高贵膝盖的时候。他从来没有求过朕。这是第一次,他向朕提出请求。朕……第一次在他的身上感觉到自

    己是个父亲。”

    “陛下疼爱各位皇子的心是一样的。想必七王爷也明白陛下的心。”王公公低声安慰。“他想必是恨我的。他生母是被我赐死的。他一出生便是罪妃之子,受尽冷落与嘲笑。当年我把小小年纪的他发放到藩地,何尝不是为了保护他?可是他不明白我的用心啊!他刚回来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他

    眼里的冰冷。”

    “是的。没有任何感情,里面一片冰冷。面对那双眼睛,就像是大冬天掉进冰湖一般,整个人透着冰寒。”“陛下,七王爷的心里必然有陛下。要不然遇见困难的时候他不会想到陛下。正如陛下所说,七王爷就像一只桀骜不驯的雄鹰。既然是无人驯服的雄鹰,又怎么应付不了一个女人呢?他向陛下求助,那就是

    以儿子的身份向疼爱自己的父亲求助。只是他不善言辞,没有用言语表达出自己对陛下的父子之情。”“就你会安慰朕。”庆武帝抿嘴淡笑。“他是什么性子我还不知道吗?这辈子能看他服过一次软,朕也算是死得瞑目了。朕这一辈子做过许多错事。朕不是一个好皇帝。至少朕能在有生之年成全了自己的儿子

    ,这也算是一段佳话。但愿那个女子不会辜负他的用心。一座冰山能够融化,那代表着他对她是极其看重的。这是她的福气。”

    “陛下,刑部尚书有事禀告。”从外面传来中年男人的声音。

    “进来吧!”庆武帝朝王公公挥挥手,示意他先下去。

    王公公退走几步,转身走向大门。在看见刑 部尚书的时候,他弯腰行了一个半礼。

    刑部尚书也向王公公拱了拱手。

    这些内侍没有什么大权,但是在皇帝面前当差,随便一句话就能左右皇帝的主意。不管多么大的官员在这些内侍面前都得夹着尾巴做人,免得被怎么捅刀的都不知道。

    “陛下,那些裴家残将已经……死了。”刑部尚书行礼之后,开门见山地说明来意。

    “怎么死的?”庆武帝蹙眉。“他们本来就伤得不轻,就算请了大夫也没用,还是死了。太子始终不承认这些人是他关起来的。他说他也不知情。本来想从这些人的嘴里得到什么线索,但是什么也来不及问就死了。这里的线索又断了。

    ”“世人都说那个人是朕害死的。朕确实嫉妒他,忌惮他,但是还不至于灭了他全族。在天子脚下发生这样的事情,朕说不知情,想必没有人相信。如今从太子这里找到线索,居然又断了。太子……真是一点

    儿也不知情?”

    庆武帝紧紧地抓着茶杯,眼里满是狠厉。

    “人是从他的密室里找到的。要是说不知情,谁会相信?查,继续查。朕想知道背后到底有多少在打朕这个皇位的主意。龙袍,玉玺,还有这灭门之案,几乎每件事情都证明着有人在打这个皇位的主意。”

    “是,微臣继续彻查。只是要是查到与各位皇子有关……”

    “朕给你特权,允许 你先斩后奏。”庆武帝冷道。

    刑部尚书要的就是这句话。要不然牵扯到皇子,他还怎么查下去?

    “微臣告退。”

    庆武帝看着窗外的月色:“孤家寡人啊……”

    龙袍和玉玺自然是十皇子所为。他想要争权夺位,这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更何况那是他的儿子,他的心里有什么弯弯绕绕,他岂能不知?

    不过,既然他能撇清自己,那就再给他一个机会。只是这是最后一次了。太子,三皇子,还有那一个个已经长大成人的狼崽子。他们都想要这个位置。呵!可是,朕才是皇帝。朕说给谁就给谁。朕不愿意给,再抢再争也没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