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章:弈之
    ,精彩小说免费!

    裴玉茵因为葵水的关系脸色有些苍白。她只是中途出来一会儿,还想回去补眠。因此只披了一件衣服在外面,里面还穿着亵衣亵裤。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谭大哥。”

    叫了一声,谭弈之没有反应。

    裴玉茵再叫几声,一声比一声响亮。谭弈之终于睁开了眼睛。

    他浑身酒气,脸色潮红。一双眸子因为酒意而朦胧如雾,那桃花眼比平时还要妖媚几分。

    “你是……谁呀?”他仔细看了半天也没有认出裴玉茵。

    “我是茵儿。”裴玉茵脸颊绯红。“谭大哥,你怎么在这里?家里没有给你安排客房吗?”

    谭弈之站起身,迷糊地看着四周,眼里更是迷茫。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茵儿是吧?茵儿又是谁呀?”

    他脚下轻浮,身子摇摇晃晃的,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去。

    裴玉茵连忙扶住他,担忧地看着他:“怎么喝这么多呀?小弟真是的,把你灌成这样。谭大哥,我扶你去客房吧!这里离客房有些远,你找不到的。”

    “客房?这里就是客房啊!我就在这里睡觉。你谁呀,不要管我。”谭弈之推开裴玉茵。

    裴玉茵连忙扶住旁边的栏杆,这才站稳了身体。她无奈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看来不管平时多么理智的人一旦碰了酒都会变成酒鬼。”

    现在天色还早,虽然开始有了亮色,但是毕竟还没有天亮。裴家对仆人的要求没有那么严格,只要别太懒惰,平时把活儿干完,他们也可以自己安排作息。裴玉茵现在想找个人帮忙都不行。

    “谭大哥,外面露重,你又喝了酒,小心染上风寒。我扶你吧……”裴玉茵再次抓住谭弈之的手臂。

    谭弈之不耐烦地甩开她:“走开……”

    “呀……”

    刚来葵水的女人身子弱,比平时还要弱不禁风。谭弈之这么一甩,裴玉茵身子朝下面倒去。

    就在她闭上眼睛等着摔倒的时候,一只手臂扶住她。她睁开眼睛,看见了那妖娆如魅的绝世容颜。

    谭弈之抱住细腰,将她往上面一带,让她站直了身体。他摇了摇脑袋,蹙眉道:“对不起,我有些醉了。”

    “谭大哥,你现在醒了吧?”裴玉茵将手放在胸口位置。此时那里扑通扑通地乱跳,让她的整个人都不舒服。

    谭弈之淡淡一笑:“嗯,有点醒了。刚才吓着你了吧?”

    “没有。你也没有做什么。就是脑子有些不清醒了。”裴玉茵脸颊羞红。“那我回房了,你也休息吧!”

    “嗯。”谭弈之点头。

    裴玉茵低着头,以极快的速度离开。走到转角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谭弈之还坐在石桌上。

    她有些担忧。不过想到他已经清醒,此时再管他的话,只会惹他厌烦。毕竟没有男人喜欢被女人管着的。

    房间里,裴玉雯和裴玉灵说着衣坊的事情。突然从外面冲进来一个女子,一把抱住裴玉灵和裴玉茵。

    “哈哈,有没有想我?”莺歌笑颜如花。

    “方大少爷呢?”裴玉雯不冷不热的一句话,莺歌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不提他行不行?你们不觉得男人很烦吗?”莺歌一屁股坐下来。“我回来了,有没有什么事情交给我做?”

    “我们缺个新娘子。要不要替我们嫁人?”裴玉灵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别,千万别。谁想嫁人了?我要是想嫁人,还会逃出来吗?”莺歌一幅受到极大惊吓的样子。

    “你孩子都生了两个了,还没有和方大少爷成亲呢?你在想什么?”裴玉灵惊讶。

    裴玉雯就算经历了不少事情,也没有见过这种性情的。她此时也有些惊讶了。

    “这有什么奇怪 ?谁规定帮他生了孩子就要嫁给他了?”莺歌撇嘴。“不过你们两个可以啊,这才几天时间,一个接着一个就要嫁人了。特别是大小姐你,要么不嫁,一嫁就嫁皇子,这能力不容小觑啊!”

    “你要是喜欢, 我让给你啊!”裴玉雯微笑。“正好我也不想做王妃。”

    “这话有些扎心了。七王爷要是听见你说这句话,只怕胸口得流血。”莺歌捧着胸口做痛苦状。

    裴玉茵端着茶水走进来。她看见莺歌,笑道:“莺歌来了。这下子姐姐有人帮忙了。”

    “还是茵儿疼我。这两个人从刚才到现在就没有给我露一个笑脸,更没有说一句暖心的话。我还以为自己这么不受待见。”莺歌说道:“不过茵儿,你手里端着的是什么?”

    “醒酒汤。昨晚他们醉得利害。我本来想给他们送醒酒汤的。可是刚才发现他们都走了。”

    裴玉雯抬头看了一眼裴玉茵:“七王爷和华大人连夜就走了,只有小弟和谭公子喝得烂醉如泥。以前小弟喝醉的时候也没见你送醒酒汤。这个醒酒汤是给弈之的吗?”

    “他救了我,我想表示一下心意。”裴玉茵眼神闪了闪。

    裴玉雯,裴玉灵以及刚回来的莺歌互相睨了一眼。

    说话结结巴巴,眼神躲躲闪闪,脸颊带着粉红色的桃花肌,有问题啊!

    “衣坊还有事情让我今天早些过去。我先去忙了。”裴玉茵觉得房间里的气氛怪怪的,不敢在这里久留。

    看着裴玉茵的身影消失,几姐妹在一起谈论起这件事情。“小妹不会喜欢上谭弈之了吧?少女怀春最是敏感的时候,谭弈之昨天又救了她,她就这样春心荡漾了?”裴玉灵捧着脸,蹙眉说道:“诸葛郅那混蛋是没有机会了。可是小妹性子单纯,我不想她嫁进这么复

    杂的家里。”“每个人有自己的想法,我们无权帮她做决定。你认为不适合,或许她就是动心了。不过,我觉得这件事情也不用急,因为一个巴掌拍不响。谭弈之对小妹是没有意思的。说不定小妹很快也能从英雄情结中

    醒过来。”“什么英雄情结?什么救了她?发生了什么事情?”莺歌好奇地问道:“快告诉我,我也来分析分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