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五章 :入土
    ,精彩小说免费!

    林成风下葬的时候,裴家人都去了。

    那天去了许多人。那些人几乎是长公主派系的成员。

    裴家在这么一群人之中格外的突兀。于是刚下完葬,裴家人就匆匆地离开,一幅与林家撇清关系的样子。林氏和小林氏心情不好,接下来几天都没有精神。林敬和裴焕都由裴家姐妹照顾着。裴子润在私塾过得不错。以裴烨的身份,一般的人不敢得罪他。裴子润也算是官家子弟,是个有靠山的人,所以最近都

    没人找他麻烦。而今年,裴子润又要下考场了。作为最年轻的童生,接下来他要面临的挑战还有许多。而他们科考的地方又不在京城,所以小林氏和裴勇要带着裴子润去其他城池科考。当然,这也要两个月之后了。那时

    候裴玉雯已经成亲。

    裴玉雯与端木墨言的婚期越来越近。她要忙着准备嫁妆。这段时间她和两个妹妹都在家里做绣活儿。

    林氏完全不懂大户人家的规矩。她在旁边听着裴玉雯安排,顺便学习那些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东西。不学怎么办呢?她以后可是王爷的丈母娘啊!要是以后遇见各种各样的情况,裴玉雯又不在她的身边,她这个大字不识一个的乡下婆 子怎么应付?为了女儿,她得慢慢学习那些东西,慢慢地适应着这个

    圈子。

    “大小姐,凌王世子妃送来帖子。”

    裴玉雯放下手里的针线,从大丫环的手里接过帖子。她一目十行,很快就看完了帖子的内容。

    “纳个贵妾而已,还要这么大的阵仗?清雅又想玩什么?”裴玉雯无奈。“世子妃和世子之间的事情闹得太大了。现在京城的百姓还在谈论他们夫妻。甚至在赌场还有赌局。有人赌世子妃降服世子,让世子以后规规矩矩的。有人说世子会彻底地厌弃世子妃,从此以后世子妃形同

    虚设。”

    “清雅是不会妥协的。以后他们会怎么样,还真是不好说。不过这个贵妾的身份有些尴尬了……”

    裴玉雯看着贵妾上面的名字:陈芝兰。

    “是谁呀?我们认识吗?”裴玉灵好奇地问了一句。

    裴玉雯将帖子递给裴玉灵。

    裴玉灵看了一眼,惊讶道:“怎么是她啊?她怎么变成了凌王世子的贵妾?”

    “你想不到,我也想不到。”裴玉雯蹙眉。“不过,我相信清雅的手段。不管什么人落到她手里都不好过。”

    南宫清雅要么不动手,一旦动手就不会手软。端木非凡已经被南宫清雅彻底地遗弃了。现在她就是寻个乐子。

    “什么时间?”裴玉茵说道:“我们就不去了吧!你知道我们不爱那样的场合。”“其他人的宴请你们不想去就算了,世子妃的宴请还是去吧!其一,主人是世子妃,她不会对你们做什么。你们在那里受了委屈她还会为你们作主。其二,你们以后要嫁的男人身份不会太低,终究要接受这样的场面。其三,世子妃想要把事情闹大,肯定会邀请不少人。这些人全是京城有头有脸的人物。你们可以借机观察他们。什么人值 得相交,什么人又是何种性情,以后遇见的时候才能更好地做出判断

    。”

    “我懂了。”裴玉茵点头。“我们去。”

    “时间是今天晚上。还真是急切。”

    纳妾对女主人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情,对男主人来说倒是一桩风流佳话。

    如果只是普通的小妾,直接扔个院子给她,把她养起来就是了。贵妾不同,王府里的贵妾更是不同。

    贵妾的重点在一个‘贵’字。有了这个贵字,她的身份与普通的小妾就是不一样。

    南宫清雅给她举办这个宴会,其实是向所有人宣示:再贵也只是一个妾,要向本夫人磕头敬茶。

    “我们去找世子妃吧!手里的活儿可以慢慢干。我倒是有些想知道陈芝兰怎么就成了贵妾了。”

    裴玉灵放下手里的东西,迫不及待地说道。

    “你还真是急性子。”裴玉茵无奈。“要不要叫上佳惠?我们好久没有见到她了。”

    “不用了。诸葛府不是那么好进的。要是没事的话,我们也别随便踏入那里。像是这样的场合,世子妃想必已经给她下了帖子。到时候她会来的。”裴玉雯说道:“换上衣服,我们先去凌王府找世子妃。”

    每次宴会的时候都有许多马车在那里堵着,他们提前去总没错的。反正主人又不是别人,而是南宫清雅。

    当裴玉雯等人来到凌王府的时候,只见南宫清雅打着呵欠走出来。她头发蓬松,眼角还有泪水,显然刚才正在睡觉。

    “世子妃,你还真是沉得住气。”裴玉灵说道。“那男人纳妾又不是一次两次,我早就习惯了。上次杀了他一个妾,现在还给他一个贵妾。以后也算两清。”南宫清雅轻轻地笑道:“你们是不是以为我在哭呢?呵!我早就不哭了。这样的男人我就当个摆设

    ,当个好看的物件儿。反正他别的不行,那张脸还是能看的。我带出去也风光啊!”

    “这话要是让世子听见,那还得了?你真不想和他好好过日子了?”裴玉雯不想南宫清雅过这样的日子。她还年轻,一辈子那么漫长,难道要这样与他斗气下去?她的身体又变成这样。大夫说很难受孕了。对一个女人来说,不能拥有自己的孩子,那简直就是最可怕的事情,没有之一。她无法想象那张坚强的

    面容下隐藏的是一颗怎样千疮百孔的心。

    “雯儿。”南宫清雅微笑地看着她。“我见到他了。”

    “嗯?”裴玉雯跟不上她转移话题的速度。这句话怎么听都觉得奇怪 。“他来了。他说要带我走。”南宫清雅含泪,笑着说道:“他说他不在意我现在的身份。他也不在意我这具已经摧残成残花败柳的身子。只要跟他走,我还是他心中的挚爱。我差点就动心了。真的……我差点

    就走了。”“为什么不走呢?”裴玉雯明白过来,看着她的眼神满是哀伤。“又是为了你的家族。你就不能为自己活一次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