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七章 :是他
    ,精彩小说免费!

    来人穿着一身异域的衣袍。黑色的衣袍用金线绣着凶猛的老鹰,随着他走动,就像是老鹰展翅飞翔似的。此人挺拔强健,只是随意的走动就给人非常骇人的气势。他的眼睛带着淡淡的蓝色,五官轮廓也很深邃。只不过那双桃花眼与那深邃的五官一点也不搭,偏偏又觉得这样的男人邪气又迷人,充满了男人味

    。

    此时所有人都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而男人的视线停留在南宫清雅的身上。

    裴玉雯看见南宫清雅抖了一下。

    而裴玉雯的记忆也在此时打开。

    是他来了。

    “拓跋王子。”端木非凡迎了过去。“你怎么来了?”

    “本王子听说凌王世子的府上有喜酒喝,就不请自来了。凌王世子不会不欢迎吧?”男子的京城话说得非常好,一点儿也听不出是外域人。当初南宫清雅与他相识时,她也怀疑过他的身份。不过那时候他伪装成普通的富商,行迹方面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南宫清雅看上的又是那个人,就

    没有再追问什么。

    拓跋王子?好大的来头。

    草原上有个少年英雄,十五岁便能单枪匹马灭了屡次进犯的部落,成为那里最受欢迎的储君,原来就是他。

    这样说来,前几年他突然离开是他族里出了事。她记得那时候草原非常混乱,拓跋王子费了很大力气才镇压住那些乱臣。

    他与南宫清雅之间的缘份终究还是浅了些。要是草原上没有出事,他也不会这么急着离开。而他们也不会错过。不过,这就像她和长孙子逸的姻缘一样,那些都是命运的安排,半点也由不得人。

    “怎么会呢?拓跋王子能来是本世子的荣幸。”端木非凡连忙说道:“这是拙荆南宫氏。还不见过王子?”

    拓跋泽看着面前的妇人。记忆中那个俏丽的少女越来越遥远了,她跟大多数妇人一样变得死气沉沉。

    “世子妃。”拓跋泽淡道:“可以给本王子添个位置吗?”

    裴玉雯站起来。

    她在这个时候站起来是不合时宜的。毕竟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端木非凡和拓跋泽身上,她在这个时候弄出一点动劲,大家都把注意力转移到她的身上。

    然而她不能坐视不管。南宫清雅全身都在颤抖。她担心她会撑不下去。

    她站在南宫清雅的身侧,扶住了她:“世子妃有些不舒服。”

    “刚才不是好好的吗?”端木非凡蹙眉,不悦地看着南宫清雅。

    南宫清雅不看旁边的两个男人。她对裴玉雯说道:“我有些乏了,扶我回房。”

    “好。”裴玉雯扶着南宫清雅离开。

    裴玉灵和裴玉茵也不想久坐,紧跟着他们而去。旁边的诸葛佳惠有些尴尬了。她想去,又没有这个立场。

    “拙荆失礼了。”端木非凡对拓跋泽说道:“王子请坐。”

    “无妨。中原的女子就是这样柔弱。本王见多了。”拓跋泽眼眸幽深。

    南宫清雅扑向大床,抱着那里的枕头大哭起来。

    “他看见了我最狼狈的样子。此时他指不定在心里嘲笑我。我是多么的有眼无珠,不要他却选择这么一个让我受辱的男人。”

    “清雅。”裴玉雯坐在床前,握着她的手安慰道:“他不会这样对你的。”

    “他会的。他恨我。几年前我没有跟他走,前几天我又拒绝了他。他恨我,他一定在嘲笑我。”“清雅。”裴玉雯扳正她的脸,认真地看着她:“你了解拓跋王子吗?你了解他的对吗?还记得以前你第一次从你哥哥那里听说了拓跋泽这个名字,你说最佩服最仰慕的人不是我爹,而是他。那时候你还不认

    识他呢!”

    “他是一个英雄。英雄是没有这么心胸狭窄的。他不会这样看你。”“可是……我在意啊!以前的南宫清雅多么的骄傲,从来不向任何人服软。刚才我是多么的狼狈。我的丈夫要纳妾,我作为主母还要为他操持喜宴。所有人都在说贵妾的娇媚,却不在意我的心情。是!我不

    喜欢端木非凡。可是再不喜欢他也是我的丈夫。”

    “你需要冷静。事情没有你说的那样糟糕。你为何不想想,他是关心你的呢?”

    “我拒绝得那么明确,他恨死我了,怎么会关心我?”

    咚咚!从外面传来敲门声。

    “谁?”裴玉雯问道:“世子妃需要休息,谁也不见。”

    “雯儿,是我。”端木墨言的声音。

    端木墨言也在宴会上吗?刚才她只关注南宫清雅,没有留意到这个细节。

    裴玉灵打开门,看着端木墨言:“七殿下,有事吗?家姐在照顾世子妃,现在有些忙。”

    “有人要见世子妃,你们回避一下。”端木墨言朝旁边侧了侧,露出后面的男人。

    裴玉灵惊讶地看着那个男人。她认得他,他就是刚才那个王子。

    裴玉灵又不傻,理解能力还是有的。刚才南宫清雅和裴玉雯说的话明显就是这个人和世子妃关系匪浅。

    他是世子妃的情人吗?好像很好看呢!虽然 没有世子精致,但是有种非常特别的味道。

    “姐……”裴玉灵回头。

    裴玉雯看向南宫清雅:“你们再谈谈吧!我不会走远,有事叫我。”

    南宫清雅不再哭泣,但是脑袋仍然捂着枕头不起来。

    裴家姐妹离开房间。在经过拓跋泽的身边时,裴玉雯停下脚步。

    “王子殿下,清雅顾虑太多,无法放纵内心的想法。还请殿下能够给她时间,让她明白自己真正的想法。”

    拓跋泽从始至终没有关注其他女人,此时倒是多看了裴玉雯两眼。

    “多谢。”

    端木墨言拉住裴玉雯的手,说道:“刚才你没有看我。”

    拓跋泽惊讶地看了端木墨言一眼。

    他认识这小子很久了,第一次看见他露出这种神情。看来铁树也开花了。

    “王子看着呢!你想让别人笑话你吗?”端木墨言睨了拓跋泽一眼,一脸嫌弃地说道:“他有什么资格笑话我?一个失败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