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八章 :相约
    ..,

    凉亭里,端木墨言拉着裴玉雯的手,手指撩起她耳边的碎发。

    “怎么瘦了?”

    裴玉雯嗔道:“胡说。我娘最近总是让我补,我都胖了一圈了。怎么在你眼里反而瘦了?”

    马上就要与他成亲,林氏想方设法给她补身体,目的还不是为了早些诞下子嗣。

    其实她不想这么早就怀孕生子。不过想到他年纪不小,而且争皇位是有凶险的,早些生下子嗣对他更好些。

    端木墨言哪里知道面前的小女人不仅想到了婚后的生活,还想到了子嗣的问题。要是知道的话又得笑话她。

    “你怎么和世子妃这么好?你知道她多少事情?”

    裴玉雯抬头,疑惑地看着他:“世子妃为人不错,平时参加宴会的时候对我多有照顾 ,一来二去自然就熟了。那你呢?你怎么又认识这位拓跋王子?”“当年在边境的时候与他有过接触 。此人是个枭雄,不是泛泛之辈。以前我只觉得他冷心冷情,世间没有他的软肋。今日之后我要重新看待他了。”不管多么强大的男人,一旦沾上了情爱,就容易变得优

    柔寡断。

    裴玉灵和裴玉茵隔得远远的。看着凉亭里的男女,裴玉灵做出陶醉状。

    “姐姐和七殿下真是相配。是不是?小妹。”

    裴玉茵魂不守舍的。裴玉灵与她说话,她半晌才回应:“啊……是啊!”

    “你最近也怪怪的。是不是我和姐姐都要成亲了,你舍不得我们了?”裴玉灵拉着她的手。

    “以后家里就只有我陪着大嫂和大伯母了。你们要经常回来啊!华大人和杨婶都很好说话,他们不会约束你的。七殿下也是出府单住,家里没有长辈约束,应该也不会拦着姐姐回娘家。”

    “知道就是了。我们以后肯定天天回来,就跟以前一样。”

    “那倒不用了。哪有嫁出去的女儿天天往娘家跑的?就算华大人不在乎,外面的人也会说三道四。”

    房 间里。拓跋泽将趴在那里的女人抱了起来。

    南宫清雅吓了一跳,瞪着那满是泪花的眸子,恼怒地拍打着他的胸膛:“你干什么呀?”

    拓跋泽扬唇一笑:“小辣椒又回来了。”

    刚才那幅死气沉沉的样子真是难看。现在这个有血有肉,会哭会闹的女人才是他拓跋泽看上的妖精。

    “你别惹我。”南宫清雅推着他。“放我下来。”

    “好啊!”拓跋泽手臂一松。

    “啊……”南宫清雅整个人摔在地上。

    “拓跋泽!”南宫清雅愤恨地爬起来。“你什么意思?今天特意来找我的麻烦是不是?”

    拓跋泽一步一步地走向南宫清雅。

    南宫清雅被他眼里的戾气吓住了。她节节后退,颤抖地说道:“你干什么?”

    咚!拓跋泽一只手放在墙上,挡住了南宫清雅的退路。

    “南宫清雅,本王子再问你一次,你是自己跟我走,还是让我把你抢走?”

    南宫清雅愕然:“你上次不是这样说的。你上次是说……”“我上次是说,如果你觉得留下来能够让你幸福,那就留下来。如果过得不开心,就跟我走。可是刚才我看见了,那个男人不懂你,不尊重你,视你为草芥,没有把你当作一个妻子。我拓跋泽放在心尖上的

    人,岂能容他这样糟蹋?你不是不想背个红杏出墙的名声吗?这个好办。我拓跋泽本来就是莽夫,抢个民妇算什么?”

    “你别乱来。我们南宫家丢不起这个脸。”南宫清雅颤道。

    “我跟你哥哥见过面。那小子倒是个汉子,我欣赏他。他给我说,只要你幸福,便是与这个天下为敌又何妨?他说是你走不出自己的笼子。雅儿,你哥哥如此疼爱你,你忍心让他再失望吗?”

    “哥哥……”南宫清雅含泪。“哥哥已经很辛苦了。我不能再给他造成负担。”

    “他是你的哥哥,也是我的哥哥。谁敢与你们南宫家为敌,就是与我草原上二十三个部落为敌。”

    “可是……我毕竟嫁为人妇。”南宫清雅的话没有说完,拓跋泽打断了她。

    “我认识的南宫清雅不是个受教条禁锢的女子。”拓跋泽温柔地说道:“她是一只美丽的凤凰,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南宫清雅看着面前的男人。

    他是毒。

    她中了这种叫拓跋泽的毒。

    刚才他缓缓而来,像个天神似的,把她的世界都照 亮了。可是一旦他离开,她的天地又是一片阴暗。

    她真的要赌吗?

    这个男人真的能够疼爱她一辈子吗?

    “拓跋泽,我是个自私的女人。你先告诉我,你娶亲了吗?有妾吗?或者说有女人吗?如果有,你能保证赶走他们,以后只有我一个女人吗?”拓跋泽听她这样说,知道这是意动了。他一把抱起南宫清雅,哈哈笑道:“你这个妖女,本王子岂是那种不挑的人?是,我们草原的男儿不拘小节,只要是看上的女人就抢。可是我的心里已经被妖女占了,

    怎么会看上其他人?听清楚了,南宫清雅。本王子的身边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本王子比你那没用的丈夫强多了。”

    “可是……”

    “还有什么可是……”

    “我不能生育了。”南宫清雅闭上眼睛,绝望地说道。

    拓跋泽捏紧拳头,眼里酝酿着怒火。

    “凌王府的人真是该死,竟敢伤害你。不怕,我上有哥哥下有弟弟,他们生了一帮狼崽子。你要是喜欢,我找他们抢一个就是了。”

    “胡说,他们还不跟你拼命?”

    “怎么可能?他们巴不得跟着我呢!跟着我,就相当于拥有了整个草原。”拓跋泽的眼里满是光彩。

    南宫清雅摸着面前这个男人的脸。

    这么多年来,她只有在梦里才见过他。可是梦里的他是虚的,她摸不着。

    “拓跋泽,如果有一天你不要我了,能不能给我一瓶可以忘记你的药?我害怕自己承受不住失去你的苦。”嫁个不爱的男人,他回不回她的房间都无所谓,连夫妻生活都是应付的。可是这个男人不同啊!她无法想象失去他,看着他宠爱别人会是什么样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