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九章 :见血
    ..,

    拓跋泽无法想象是什么样的生活把一个像是在草原上肆意奔跑的小马驹一样的女人变成这样的怨妇。他欣赏她的活力,心疼她此时的遍体鳞伤。

    “南宫清雅。”

    拓跋泽突然叫住她。

    南宫清雅的眼眸是空洞的,带着无尽的哀伤,就像是一个绝望的人正在朝沼泽地里沉沦。

    “拿好了。”

    南宫清雅的手里多了一把匕首。

    “你做什么?”

    拓跋泽拿着她的手,将匕首对准他的胸膛 。

    “如果我背弃了你,就用它杀了我。我拓跋泽说到做到。有朝一日背弃南宫清雅,南宫清雅用这把匕首杀了我,我绝不还手。”

    “这可是你说的。你不要后悔。”南宫清雅动容。

    “看清楚了。这是什么?”拓跋泽拔开自己的衣服,露出胸口处的那道疤。

    那道疤很深,狰狞无比,就像一条粗大的虫子。

    “当初为了救你,在这里留下了一辈子也消不掉的痕迹。这是你特有的印记,其他女人怎么可能进得去?”

    南宫清雅摸着那道疤痕。

    那个惊险的画面仿佛还在眼前。

    “拓跋泽,我把我的后半辈子赌给你了。”

    就让她自私一次吧!

    砰咚!一人粗鲁地推开门。

    端木非凡阴沉地站在那里,充满怨恨地看着房间里的两人。

    “南宫清雅,你真是好样的。竟敢……”

    端木墨言和裴家姐妹听见声音赶过来。

    刚才为了回避,他们故意离得远远的。不曾想没有看见端木非凡从另一条小道过来。不过,早晚也会知道,被撞见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毕竟南宫清雅不是普通女子。拓跋泽想要带走她,不可能不经过端木非凡。再说了,拓跋泽也不想南宫清雅偷偷摸摸地跟着他。他要她光明正大地嫁给他

    。

    “你来得正好。清雅是我的爱人,她在你家委屈求全这么久,过得一点儿也不好。我现在要带走她。”

    端木非凡的眼里闪过沉痛的神色。然而那个神色一闪而逝,此时更多的是屈辱。

    身为一个男人,他的妻子被人抢走,那便是巨大的侮辱。

    “拓跋王子,南宫清雅是我的妻子。你想带走她,是不是太不把我们凌王府放在眼里了?”

    拓跋泽仿佛听见了巨大的笑话。他淡淡地看着他:“我从来就没有把你放在眼里过。像你这种只会折磨雅儿的男人,在本王子的眼里就像个废物一样无用。我给你说不是尊重你的意见,而是通知你。”

    “南宫清雅。”受辱的端木非凡厉声唤她。“你呢?你要跟他走吗?”“我与泽相爱多年。当年为了家族我已经放弃过他一次,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再离开他了。这些年的生活让我明白,只有留在他的身边我才是完整 的。否则 我就是一个游走于世家贵族之间的傀儡和摆设。

    端木非凡,我嫁给你多年,自认没有任何对不起你的地方。你也不是真心待我。没了我,你可以娶个更合意的姑娘。这对大家来说不是双赢吗?”

    “我不允许 。我是凌王府的世子,我的世子妃被一个草原蛮子抢走了,你让我的脸往哪里搁?”“说到底,你不是舍不得我,只是觉得面上无光。端木非凡,你真的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滋味吗?如果你知道的话,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了。我挺为你感到悲哀的。你是个合格的世子,却不是个有血有肉的男

    人。”

    南宫清雅对端木非凡说完,回头对拓跋泽说道:“你先回去吧!今天我是走不了的。毕竟我想要跟你走,我家里的人,还有皇上那里必须有个交代。”

    “你跟我去住驿站。我不放心把你留在这里。”拓跋泽蹙眉。

    “我是南宫家的大小姐,我哥哥是南宫葑。就算是皇上对我都要礼让三分。其他人谁敢动我?”

    裴玉雯真想为南宫清雅拍手叫好。

    这才是她认识的南宫清雅。她就是有高傲的本钱。

    “好,我会派人保护你。一旦有人对你不利,本王子不惜宣战。”纵然端木非凡也是皇亲国戚,但是与边境安危比起来就差远了。历朝历代的君王为了安定,不惜把公主远嫁。端木非凡的面子再重要,凌王府的面子再重要,也没有国家颜面重要。这场战争的输赢从一开

    始就决定了。

    “七王爷,麻烦你送裴家的几位妹妹回府。我这里有些不方便,怠慢了各位姐妹。”南宫清雅说道。

    “世子妃,你一个人行吗?要不要我陪你?”裴玉雯看着南宫清雅,眼里有着他们两人才有的默契。

    “放心。”南宫清雅微笑。“世子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是最好的。”

    “走吧!我送你回去。”端木墨言拉着裴玉雯的手,温柔地说道。

    房间里只剩下夫妻两人。

    成亲多年,他们相敬如宾。中途也有过大吵大闹,最终也是冷漠收场。第一次,他们感觉到了悲凉。“古人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我能成夫妻,必然也是修行了千年。这就是极大的缘份了。端木非凡,你我都是骄傲的人。我们的结合伤害了许多人,包括对方。这一次,就让我们体会地

    分开吧!要是你觉得没有面子,可以休了我。如果你大度些,我们就和离。如果……”

    “不要说了。”端木非凡转身跑出去。

    他脚步踉跄,身形狼狈。

    温润的凌王世子骄傲了二十几年,从来没有这样狼狈过。这一次,他输得彻底。

    “世子妃,奴婢 觉得……世子的心里是有你的。”绣儿端着点心进来,弱弱地说道。

    绣儿一直站在门口,等所有人走了才进来。当然,刚才发生的事情她也全部知道。“他是觉得没有颜面。对任何男人来说,妻子跟别人跑了都是无法接受的事情。不过这次我是铁了心了。绣儿,我为家族妥协过了,现在该为我自己活了。我知道我爹娘是不会支持的。可是我还有哥哥。现

    在的南宫家是我哥哥作主。”南宫清雅勾唇一笑。当作出决定的时候,她的心为之一松。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