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章:舍不得
    前院的热闹还在继续,谁也不知道后院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

    端木非凡没有马上驱离客人。他混挤在人群中,与那些男客把酒言欢。他脸上的笑容特别的深,特别的假。这里的人都是人精,就算刚开始看不出来,见他像是不要命地喝酒,惭惭地也瞧出了什么。

    “时辰不早了,我们还得赶回府。世子爷,恭喜你喜得娇妾。这一杯先干为净。你慢慢享受洞房花烛,我们就不叨扰了。”一个贵公子拍了端木非凡的肩膀,嬉皮笑脸地说道。

    “七公子,你平时都是千杯不醉,今日怎么这么扫兴?咱们今天不醉不归,谁也不许走!”

    “这……不太好吧?今天可是你的好日子。”那个七公子看向其他人。其他人都是爱莫能助的样子。

    “七公子留在这里陪世子爷喝个尽兴,我们却要走了。告辞!告辞!”

    一个又一个宾客离开凌王府。女眷们找到后院的南宫清雅,向南宫清雅告辞。男客中只剩下那个七公子。

    “你说女人为什么这么烦?他们到底想要什么?高贵的世子妃位还不能满足她吗?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端木非凡抱着七公子,醉醺醺地看着他。惭惭的,面前的身影变成了南宫清雅的样子。

    “雅儿,你不要走。不要跟那个野蛮人走好不好?我们好好过日子。你不能生孩子,我们让小妾生一个给你养。那些女人都是逢场作戏而已,怎么跟你比啊?雅儿,再给我一次机会,再给我一次机会……”

    七公子浑身冒着冷汗。

    端木非凡不知不觉说了许多糊话。那些胡话的内容可不是他能听的。不行,趁着他喝醉了,赶快溜。

    “世子爷,我想起来了,我那十三小妾今天要生了。我得赶快回去。你慢慢喝,慢慢喝啊!”

    端木非凡紧紧地抓着那个人的衣袖。那人死劲扳开端木非凡的手,以极快的速度溜走了。

    端木非凡抱着酒坛子,迷迷糊糊地唤着:“雅儿别走。雅儿,那些野蛮人饮兽血,吃生肉,你怎么受得了这个苦?你从小娇身惯养,连多走几步路都不愿意。草原上全是风沙,气候那么差。你受不了的。”

    “世子妃,世子爷已经醉了。”绣儿看着抱着酒坛子叫雅儿的端木非凡,眼里闪过不忍。

    “派人把他送到陈姨娘的房里。今天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可不要耽搁吉时。”南宫清雅一脸冷漠。

    绣儿轻叹一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虽说世子妃没有爱过你,但是却想过与你过一辈子的。”

    南宫清雅回到房间里,看着天空上的月儿发呆。

    当她做出决定的时候,心里如释重负。然而,她也会有迷茫。而这种迷茫是任何一个远嫁女都会有的。草原离这里很远,以后她不能经常回来见家人了。一旦跟拓跋泽离开,他就是她的全部。要是他不要她了,她便一无所有。这对她来说是个豪赌,一旦输了,不仅输的是她的颜面,还有她的性命。而她真

    的要豪赌一场吗?

    “姨娘……”两个婢女把端木非凡送进房间。“世子爷喝醉了,麻烦你照顾了。”

    陈芝兰只是一个贵妾,连拜堂的资格都没有。此时她穿了一身桃红色的喜袍,化着精致的妆容。刚才她坐在那里,想着陈家以前的荣耀,再看现在自己沦为妾室的凄凉,一时悲从心来。少女的身体正是最美丽的时候,就像是绽放的鲜花。她期待着丈夫能够看见她最美的样子。她幻想着他看见她的时候露出惊艳痴迷的眼神。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她的丈夫喝得烂醉如泥,浑身酒气刺鼻难闻

    ,看着是那么邋遢。

    “我知道了。你们退下吧!”陈芝兰强忍着厌恶脱下端木非凡的衣服。

    这个洞房……她得继续下去。

    清晨。鸟儿吱吱喳喳叫个不停。沉睡中的男人烦燥地说道:“闭嘴!”

    “世子爷,妾身要去敬茶了。我们还是起了吧!”

    陌生的女声传入男子的耳内。闭着眼睛的男人猛地睁开眼睛,犀利地看向对面的陈芝兰。

    “你是……”男子坐起来。“哪个府里的贱婢,竟敢爬本世子的床。”

    陈芝兰脸上的笑容僵在那里。那一刻,她是多么的难堪。可是她已经是这个男人的人,必须要讨他的欢心。

    “世子爷,妾身是陈氏,是你昨天刚纳的妾啊!”陈芝兰露出委屈的表情。

    端木非凡终于想起来。同时,他也想起自己在喝酒,后来的事情就不知道了。肯定的是他喝多了。

    一个喝醉酒的男人怎么可能自己走进喜房?想必是他那个贤惠的妻子所为。

    “不是要敬茶吗?怎么还赖在床上?身为妾室,连最基本的礼节都不懂?”端木非凡察觉自己的衣服被脱了,而旁边女子也没有穿衣服。再看她露在外面的肌肤青青紫紫的,可见昨天晚上的战况有多激烈。

    以前他倒觉得女人的身体精美雅致,然而现在看着这些女人的身体,反而有种恶心的感觉。

    他不再理会陈芝兰,拿起地上的衣服就穿着。

    陈芝兰的心里一片冰冷。以前听说凌王世子对女人特别温柔,可是经过昨天晚上,她发现被骗了。昨天晚上的端木非凡虽然 喝醉了,但是她只是稍微撩拨了他一下,他就像头野兽似的,仿佛想把她吃了。她一次又一次地求饶,他反而越来越有兽性。最可耻的是他在她的身上驰骋,叫的却是南宫清雅

    的名字。

    陈芝兰狼狈地穿好衣服,又梳好头发。端木非凡没有叫人,外面的婢女根本就不敢进来。

    直到端木非凡走后,外面的婢女才推门进来。她的婢女没有进府。现在用的都是府里的家生子。“陈姨娘,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就算你现在愿意去敬茶,我们世子妃也要愿意喝啊!我们世子妃的身子娇贵着呢!要是请安时辰到了你没去,她是不会等的。所以,今天就不用敬茶了,明天再请早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