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二章:南宫
    南宫清雅带着绣儿走出凌王府。她回头看着凌王府的牌匾,神情莫测。

    “世子妃,不,小姐,我们现在就回程国公府吗?国公爷和国公夫人怕是……”

    “这些年我也置办了不少家业,就算不依靠国公府,我也能过得很好。我们直接去别院吧!”

    “啊……我们不回国公府吗?”

    “你刚才不是挺害怕回去的?现在不回去了,你又这样惊讶。”南宫清雅睨她一眼。“那不一样嘛!虽然 奴婢挺害怕的,可是奴婢又担心你不回国公府会被人说闲话。以前那些世家贵女嫉妒你,但是碍于你是世子妃的身份,他们只得夹着尾巴做人。现在你和世子和离,不再是世子妃。不

    知道会被他们怎么嘲笑呢!奴婢是为你担心。”

    “我知道你这丫头的心意。不过我在家里也呆不了多久,与其回去听他们念叨,还不如找个地方安静地待着。那人要是想让我跟着走,我便跟着他去。要是后悔了,我就开个女户,以后自立门户。”

    这世间没有什么能够难得住她南宫清雅。

    “雅儿。”门前的马车里坐着一个少女。少女娇嫩的脸颊上满是担忧。“为了庆祝你自由,我不请自来。你不会介意吧?”

    看着面前的少女,南宫清雅有种世事无常的感觉。当年多么意气风发的两个女子,如今一个成了弃妇,一个变成了另一个人。这是老天爷对他们的考验吗?

    “我正愁去哪里找马车呢!你来了正好。”南宫清雅走向裴玉雯。

    裴玉雯看了一眼对面的凌王府。

    “不做夫妻,便是仇人吗?堂堂凌王府竟这样小气,连辆马车也不安排。”南宫清雅苦涩一笑:“我以前也不知道他是这样小肚鸡肠的男人。他风光了半辈子,骄傲了半辈子,这应该是他最狼狈的一天,也是最失态的,最丑陋的一天。我南宫清雅被他折磨了几年,临走之前还能看

    见他痛苦的样子,也算是为自己出了口恶气。以前他不是嫌弃我吗?现在我就告诉他,是我南宫清雅不想要他,不是他看不起我。”

    以南宫清雅的手段,要是她真的用心,怎么可能收不住一个男人?端木非凡除了花心点,也没有别的毛病。只是南宫清雅的心里有了别人,连应付他的心情都没有。

    坐上马车,裴玉雯带着她去了南宫清雅的别院。

    “你与七王爷快要成亲了。恭喜你。”南宫清雅看着裴玉雯。“没想到你和我哥哥终究无缘。”

    “不说这个。咱们都还年轻,总说那些令人伤感的话题,整个人都显得七老八十。”裴玉雯淡笑。“哎!心疼我哥哥。那么好的男人,我要不是他妹妹,一定会爱上他的。”南宫清雅感慨一句,拉着她走进院子。“这个别院一直空着,本来打算把它清理出来的,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我现在还住进来了。

    ”

    “这里没有那些烦恼,只是你的小天地。绣儿,你去买点酒,我和清雅不醉不归。”

    “你这具身体能喝吗?不要到时候喝醉了又赖我。我这些年可以练就了千杯不醉的好体质。”南宫清雅微微仰着头,一幅傲娇的样子。

    “是,还请女侠高抬贵手,千万不要把我灌醉了。”裴玉雯摇晃着她的手臂,语气亲昵。

    此时此刻,从凌王府抬出来无数的妆匣。百姓们看见这阵仗,纷纷猜测是不是王府里的哪家姑娘要成亲了。

    “端木世子的嫡妹,那位郡主到了婚嫁的年纪。是不是她说亲了?”

    “什么说亲?世子妃与世子和离,这些是世子妃从娘家带过来的嫁妆。现在世子爷把她的嫁妆送回国公府。”

    “世子爷和世子妃终究和离了。不过也正常,世子妃的两个孩子都被小妾害死了。只怕她早就心灰意冷。”

    “你知道什么?我得到消息,世子妃……红杏出墙,被世子撞破了。本来世子要休弃她的,谁让她身份贵重,连皇上都要给他们国公府几分面子。休弃就变成了和离。”

    绣儿搬着酒坛进屋。她看着两个喝得醉醺醺的女子,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

    裴玉雯脸颊通红,手肘放在桌上,手掌抵着脸颊,眼眸迷蒙如雾,就像娇憨的孩子。

    “绣儿,斟上啊!你愣着做什么?”

    “裴小姐,小姐与世子和离的事情传开了。外面已经有很多流言。他们说小姐红杏出墙,被世子撞破,所以才被世子休弃。可是小姐身份贵重,连皇上也要给国公府面子,休弃就变成了和离。”

    “哈……”南宫清雅抱着酒坛大笑。“听见了吗?这就是我嫁的男人。幸好和离了,否则真是恶心人。你说是不是?本小姐是不是还是像以前那样聪明?”

    “你要是聪明,就不会犹豫到现在了。你是南宫清雅,谁能勉强得了你啊?居然委屈求全多年。”

    “生在这江湖中,哪能不守江湖规矩?”“呸!江湖?你从小就喜欢做女侠梦。可是你终究只有一颗女侠心,却没有女侠胆。要不然当年直接就走了。你管程国公府怎么办?把这个烂摊子扔给你哥去处理就是了。咱们小时候没少干这种事情不是吗

    ?

    “哈哈哈……我哥真是可怜。有我这个总是惹祸的妹妹就不说了,连你这个青梅也是个惹祸精。”

    南宫葑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两人躺得东倒西歪,嘴里说着糊话。绣儿在旁边抢两人的酒坛。

    “不能再喝了。裴小姐,小姐……”

    “绣儿……”南宫葑走进去。“你下去吧!我来处理。”

    绣儿连忙福了福身:“是。”

    南宫葑坐在两人身侧,看着两个疯疯癫癫的女人喝得醉醺醺的,眼里闪过宠溺。

    以前他们三人偷偷躲起来喝酒,这两个疯女人把酒水当糖水喝,他这个唯一的男人偏偏不能喝多,还得保持清醒的大脑收拾后面的残局。“葑哥哥,你来了。这一坛是你的,我们给你留着。”裴玉雯将一个酒坛子递给南宫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