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章:延后
    ,精彩小说免费!

    裴烨气呼呼地撇了撇嘴。

    裴玉雯从端木墨言的怀里出来。

    “世子,谢谢你救了我。”

    端木墨言在旁边捏了捏手心。

    那个长孙子逸……今日在朝中有人启奏盗匪猖狂,那人就是三皇子派系的。裴烨主动请缨剿匪,没想到他们却对着端木墨言一阵狠夸,说是七王爷毕竟是皇子龙孙,要是能够亲自剿匪,必然会鼓舞士气,同时也能安抚天下

    百姓。

    他还有几天就成亲,就算皇帝再不待见他,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派他出兵。偏偏,那些人步步紧逼。听他们说的话,好像端木墨言不亲自出兵的话,那些盗匪就要马上造反,而且很快就要打到京城似的。

    最终皇帝迫于压力,还是让他出兵。这次的婚期怕是只能压后了。

    “裴小姐不用客气。我们有着一珠之缘,救你是应该的。”长孙子逸摇了摇手腕上的佛珠。

    裴烨朝旁边挪了一步。

    开玩笑!

    未来姐夫的脸色这么阴,他要是还在那里呆着,指不定要被误杀。

    他姐真是桃花不断。这都要成亲了,还有人惦记呢!

    “世子爷,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就不留你了。”裴烨在旁边笑道:“本来过几天就是我姐和七王爷的婚期,这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成亲了。我们得给那些宾客说清楚,免得大家胡思乱想。”

    “七王爷这是要去立功。等他回来之时,必然又是一阵奖赏。现在的分离是为了以后的相聚。各位看开些。”

    长孙子逸的笑容温和,就像是关心弟弟的兄长,眼里不时透露出来的关心更是容易 迷惑人心。

    然而别人不了解他,端木墨言却知道他的性情。这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如果说这次的事情没有他的手笔,他说什么也不相信。他身为三皇子身边的头号拥护者,三皇子的爪牙要做什么,第一个就会通知他,第二个才会通知三皇子。

    “世子爷,慢走不送。”裴烨做了个请的动作。

    长孙子逸重新坐上马车。他掀开帘子,看着外面的裴玉雯:“裴小姐,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只管开口,我长孙子逸一定为你做到。”

    “那就不用定国公世子操心了。雯儿是我的王妃,只要是她想要的,便是把天捅个窟窿,我也会为她做到。”

    长孙子逸轻笑:“七王爷有这个自信是极好的。不过每个人的力量有个底线。总有事情是你做不到的。”

    “只要是我端木墨言想做的事情,就没有做不到的。定国公世子的忧虑有些多余。请……”

    定国公府的马车离开裴家。

    裴玉雯看着众人,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我让你们担心了。”

    “说什么胡话?你又不是故意消失,而是被人抓 走的。”林氏气道:“阿弥陀佛,幸好没事啊!”

    “大伯母,让姐和七王爷说几句话,他明天就要出兵去剿匪了。”裴烨说道。

    “好。”林氏说道:“那我们先回屋吧!”

    众人走后,端木墨言一直看着她不说话。裴玉雯以为他还在介意长孙子逸,想要解释几句。

    端木墨言拉着她的手,朝她的房间走去。

    一路上,两人都不说话。

    “抱歉。”回到房间里,端木墨言抱住了裴玉雯。“是我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委屈了。”

    裴玉雯愣了一下。

    她以为端木墨言介意长孙子逸的存在。现在才知道他在自责,而不是怪她。

    她何其有幸,能够得到这样一个豁达的未婚夫?

    “是我让你担心了。你不怪我就好。”裴玉雯依偎在他的怀里。

    “这次离开,我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我一天天期待着婚期将近,正满怀期待地想要把你娶进王府,却出现了这样的意外 。雯儿,你要等着我,知道吗?”

    端木墨言的声音带着失落和惆怅。

    “说的什么糊话?我不等你等谁呀?”裴玉雯抬头看他。“你不会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吧?”

    “长孙子逸那张脸确实讨女人喜欢。他刚才用佛珠说事,明眼人都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呵!想从我端木墨言的嘴里夺食,等我回来再收拾他。”

    “夺食?我是你的食物吗?好一个七王爷,原来你就是这样看我的?”裴玉雯故意瞪着他。

    端木墨言摘下面具,露出那张魅惑的俊颜。

    他勾起她的下巴,低下头啄了一口。

    “你就是我的食物,我的美食。”

    “那么,现在你的美食不太高兴,我要休息了。”裴玉雯转身,一脸生气的样子。

    “我明天就要出京,你忍心现在就赶走我?”

    “你不是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吗?”裴玉雯听他这样说,心里发酸,不再与他闹别扭了。

    端木墨言淡笑:“养那么多手下是干嘛用的?要是什么事情都要亲力亲为,我早累死了。”

    “不要动不动就说死,我不爱听。”裴玉雯垂眸。“那今天晚上我亲自下厨给你做好吃的。”

    “你弟弟成亲的时候我未必能赶回来。我明日就把礼备上,免得到时候失了礼数。他可是我的小舅子,我得好好讨好他才行。你不知道你那个弟弟有多难缠。我可是用了十本绝版的兵书才把他哄好的。”

    裴玉雯想到裴烨以前看端木墨言不顺眼的样子,再看现在他对他服服帖帖的,就知道端木墨言没少下功夫。

    她低笑不止。

    “还笑。”端木墨言无奈。“没有良心的。你未来的夫君受了委屈,你也不知道安慰一下。”

    “好,我安慰安慰你。”裴玉雯走向床边,从床头拿出一套衣服。“这是我亲自做的喜袍,把你的一起做了。可是不知道何时才能穿上。先给你吧!”

    端木墨言心中一哽。他捧着那套喜袍,就像捧着她的整个人生似的。

    “对了,你要出京。我给你做了新衣服。你带着吧!说不定用得上呢!这次剿匪离得远吗?对方有多少人?好对付吗?”“不好对付。这次的事情有些复杂。短则几个月,慢则一年半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