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一章: 送行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站在十里坡外,看着那高大的男人英姿飒爽地骑马离开,心里特别难受。

    旁边的裴烨将披风披在她的身上。

    “姐,姐夫很快就回来了。”

    “还没成亲呢!胡叫什么?”裴玉雯嗔他一眼。“瞧你们的腻乎劲儿,这不是早晚的事情吗?”裴烨撇嘴。“你就当在家里多陪陪大伯母。等你出嫁了,王府的大大小小要你打理,你们又要生儿育女,到时候能陪着大伯母的时间不多。现在能陪就多陪一下

    。”

    “臭小子,现在会安慰人了,谁教你的?”裴玉雯微笑。“走吧!我们回家。”

    马车刚驶进院子里,从里院走出来几个人。其中一人看见她,嬉笑道:“让我瞧瞧,有没有哭鼻子啊?”

    裴玉雯见到来人,勾唇一笑:“你今天倒是清闲。拓跋王子没有带你去游湖?”现在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南宫清雅与拓跋王子的事情。他们也没避讳。每天拓跋王子带南宫清雅四处游山玩水。就算面对众人异样的目光,他们也不介意。瞧南宫清雅那面目含春的模样,像极了当年二八年

    华的时候。

    离开了凌王府,她倒是越来越年轻了。

    “泽要离开京城了。他正在宫里与皇上辞行。”南宫清雅拉着她的手。

    “你也要走了吗?”裴玉雯有些舍不得。刚和姐妹摊开说了实话,两人像以前那样无话不说,她又要远嫁了。

    那里可是遥远的西域。她一走,这辈子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再见面的机会。“我先不走。”南宫清雅脸颊粉红。“他不想委屈我。我如果就这样跟他回去,他的族人会看轻我。他现在要赶回去安排迎亲仪仗。我两个月之后从这里出发,他那里就万事妥当。我以公主的身份出嫁,到那

    里必受重视。”

    “以前真不知道这位拓跋大哥这么体贴。他比以前更成熟了。”想到以前两人就像斗气冤家似的。

    南宫清雅满脸的幸福。

    “如果他能一直这样爱我,我为他背弃家族,背弃家乡都是值得的。”南宫清雅拉着她的手。“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情?”裴玉雯说道:“你放心,我还不至于这样柔弱。不过就是离开一年半载嘛!”

    “话虽如此,你的眼神还是让我知道,你很舍不得他对不对?”南宫清雅轻笑:“这样真好。”

    “嗯?”裴玉雯与她坐在凉亭里。

    裴烨已经去忙他的事情了。端木墨言暂时离开京城,武官那里的许多事情要裴烨去打理,他会比以前更忙。南宫清雅看着花园里绽放的鲜花。她微笑道:“景还是这个景,人却不是那个人。冥冥之中,一切皆有定数。有时候我在想,如果裴叔知道你还活着,一定会非常开心的。他不需要你报仇,只想要你幸福。

    ”“清雅,我知道你担心我。你马上就要离开了,担心我会做傻事对不对?放心好了,我会活着的。我有在乎的爱人,在乎的亲人,不会让自己涉险。我会非常非常小心。如果我不能为家人讨个公道,怎么有

    脸去下面见他们?只是我已经不像刚开始那样急切了。”

    “不是说,一切都是太子所为吗?在太子的密室里搜到了裴家的家将。”

    “呵!太明显了。那么明显的证据,让我怀疑它的真实性。总之我会慢慢调查的。”

    “现在的你真好。以前的你太冷清了。除了亲人外,就只有我和哥哥能够走进你的内心。可是现在的你豁达了许多,更像个二八年华的少女。”南宫清雅抱着她的手臂。“雯儿,有你真好。”

    “有你也真好。”裴玉雯这样说道。“不过,你现在该松手了。要不然有人要吃醋了。”

    南宫清雅抬起头,看向对面的男人。

    男人的脸上扬溢着温和的笑容。

    这么一个铁铮铮的汉子,只对一个女子展现他的温柔,那画面挺令人感动的。

    裴玉雯看着南宫清雅挥手离开。她低声说道:“要幸福啊!我的雅儿。”

    “大小姐。”大丫头行礼,将一个帖子交给裴玉雯。“定国公府送来的。”

    裴玉雯展开帖子,一目十行看完,将帖子合上。

    “本小姐身子不适,需要静养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谁也不见。”

    “是。”

    长孙子逸刚知道她的身份就派人送来帖子,虽说以女眷的名义送的,但是她不得不防。

    裴家的日子还是继续 着。裴玉雯不爱出门,整天呆在家里,将‘养病’进行到底。

    林氏倒是很高兴。因为她有很长时间没有和自家女儿朝夕相处过了。

    “报喜了。小公子考了第一名,现在是举人了。”裴勇激动地跑进来。

    “真的吗?”裴玉灵惊喜。“姐,你听见了吗?”

    裴玉雯放下手里的剪刀:“我又不聋,当然听见了。别一惊一乍的,小心吓着我娘。”

    “祖宗保佑,阿弥陀佛。”林氏不停地作揖。“人呢?回来了吗?”

    “现在应该进门了。”裴勇说道:“属下太激动,忙着向各位主子汇报情况。”

    “快去看看。”林氏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跑得比几个年轻人还要快。

    小林氏穿着玫红色的衣裙,一幅喜气洋洋的样子。裴子润比走的时候又长高了些,眉目间更加的自信。他穿着一身白色的儒袍,显得更加的俊俏。

    林氏站在不远处,激动地看着裴子润。

    “娘,怎么不过去呀?”

    “他长得真像你哥哥。”林氏看着对面的小少年。“我的轩儿也是个聪明的孩子。要是当时家里能够有点余钱,他就不用去当兵了。要是不去当兵,他现在还在家里陪着我。”

    “娘,你不要想那么多。要是我们每个人都活在‘如果’当中,那这辈子都在懊恼和忏悔,那样有什么意思?”裴玉雯拉着林氏的手掌,一步一步地走向小林氏和裴子润。

    裴子润跪在地上,朝着林氏磕了三个响头。砰,砰,砰,那三下特别的实诚,所有人都为他心疼。“孙儿没有辜负奶奶的期望。孙儿现在已经是举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