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二章:奖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林氏心疼地扶起他,含泪笑道:“快起来。跪着做什么?”

    “娘,这些年你辛苦了。”小林氏也给林氏磕了三个头。

    “你也起来。你生了这么好的儿子,给我们裴家生了这么出色的子孙,你是一个大功臣啊!快起来。”

    裴玉雯,裴玉灵,裴玉茵拉着裴子润仔细瞧着。裴玉灵说裴子润瘦了,裴玉茵笑着说高了,马上就要超过她。裴玉雯没有说话,但是脸上一直带着笑容。

    夜晚,裴家众人聚集在一起。小林氏听说裴玉雯的婚期押后,连忙安慰道:“只是晚一点儿,你就当在家里陪陪我们。你要是真的出嫁了,我们家里就冷清了。”

    “我终于知道小弟跟谁学的了。”裴玉雯轻笑:“原来是跟嫂子学的。”

    “什么?”小林氏不解。

    “前几日小弟给我说了同样的话。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样体贴呢!一直在想他跟谁学的。现在知道是嫂子。”裴玉雯瞟了一眼裴烨。“我没有说错吧?”

    “说得我好像没心没肺似的。难道我不关心你们吗?只是男儿志在朝堂,我整天忙嘛!”“哎哟哟,这还不是一品大员呢!就开始给我们摆臭架子了是吧?我们姐以后可是王妃。收起你那些官腔,别在姐姐面前丢人现眼了。你没看咱们未来的姐夫在姐姐面前从来不说什么本王吗?他可是比你识

    趣多了。”

    提起端木墨言,众人又是一阵打趣。

    “对了,有件事情跟你们商量一下。”裴玉雯说道:“今日教导焕儿和郎儿的夫子请辞了。我们是不是应该给他们重新换个夫子?”

    “请别人还不如请个熟悉的。林夫子怎么样?书院的课不多,他有很多时间都是闲的。不如让他兼顾这两个孩子的学业。咱们子润就是他教出来的。你们看看,教得多好啊!”林氏说道。

    “我看可以。”裴玉灵也点头。

    裴玉雯看向小林氏:“嫂子,你的意思呢?”

    “我?”小林氏愕然。“这些事情向来都是小姑子你安排的呀!”“嫂子,虽说我的婚期押后,但是早晚会有出嫁的时候。二妹再过几个月就要成亲。三妹也是这几年的事情。虽说佳惠要嫁过来了,但是你毕竟是长嫂,这个家有你的一份。你得把握一定的权利,这样才不

    会被下人看轻。当然,我知道佳惠是个好姑娘,她不会为难你。可是,保不准以后的下人不会阳奉阴违。你得学会管家才行啊!”

    裴烨一幅本该如此的表情。

    “嫂子是大房长媳,又育有一子。以我们子润的能力,当官是早晚的事情。到时候嫂子还得帮子润打点一切。在子润没有成家之前,嫂子还要接待拜访的女眷。所以你要辛苦的地方还有很多。”“那好吧!我会试着学习。这段时间就要麻烦小姑子教我。”小林氏说道:“林夫子不错,我们知根知底,信得过他。那明天我就带礼物去请林夫子。正好子润考上了,我也该向他报个喜。毕竟他很看重子润

    这个学生。”

    “这是应该的。”林氏点头。

    “娘……”小林氏黯然地说道:“我还想带子润去见见奶奶和我爹。子润有出息了,他们肯定也会高兴的。”

    林氏的笑容僵在脸上。她语带哽咽:“这也是应该的。你年轻心细,许多事情该办就办,不要有所顾虑。”

    “我也好久没有给外祖母扫墓了。我也想去看看她。明天我陪嫂子去吧!”裴玉雯说道。

    “好。”小林氏点头。“我先去见林夫子,下午再去扫墓。”

    裴子润成为有始以来最年轻的举人。裴玉雯大方,每个仆人都奖励一个月的工钱。

    第二日,裴子润的事情在京城传开。许多与裴家有生意来往的,挤着头往裴家钻。然而小林氏带着裴子润去找林夫子,裴玉雯又不见那些拜访的客人。那些客人无法,只有灰溜溜地回去。

    “这个裴家原本是泥腿子出身,一家的男人都被抓 了壮丁,剩下孤寡幼童。没想到在短短的几年内,一个男丁当了武官,这一个小的又成为有始以来最年轻的举人。再过几年,这家必然是勋贵。”

    “什么叫再等几年啊?以我看,现在就是了。你还漏了裴家的姑娘没说。大姑娘马上就是王妃,二姑娘也是正二品大员的妻子,那也是官家夫人。现在只剩下三姑娘还没有指定的人家。”

    “哎哟,对呀,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看来这位三姑娘必然是香饽饽,谁都想来啃一口了。”

    街上的百姓说着裴家的事情。马车里的男人用折扇拍打着手心,眼里闪过灰暗的神色。

    “王妃……不,她是我的。”长孙子逸声音温柔,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心生冷意。

    “主子,裴姑娘最近都不出门啊!你就算想与她来个不期而遇,那也要有机会才行。”外面的随从说道。

    “不急。端木墨言不在京城,本世子有的是机会。”长孙子逸淡淡地说道:“裴大人最近在忙什么?”

    “三皇子指派他去监管新兵的训练 。这段时间整天呆在军营里。”

    “本世子也很关心新兵的情况。走,去看看。”长孙子逸说道。

    在对面的茶楼上,一个男子站在窗前,看着长孙家的马车离开。

    “长孙子逸最近经常骚扰裴小姐吗?”

    “也谈不上骚……”随从的话没有说完,在看见对面男子冰冷的眼神时连忙换了一种语气。“是,隔三岔五的下帖子。裴小姐不待见他,从来就没有答应过。不过他总是派人打听裴小姐的去向。”

    “盯紧他。不,我得想办法让他忙得抽不开身。”南宫葑淡道。

    “那个,你最近总是在朝堂中针对三皇子,所有人都在猜测你是不是跟了十皇子。咱们程国公府不是中立吗?这样做会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们想猜,那就让他们猜好了。我南宫葑对谁不顺眼,就会收拾谁。”南宫葑撇嘴,一脸不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