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三章:斗下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南宫葑想到裴玉雯传过来的信息。

    长孙子逸已经知道她的身份。她不知道他会做什么,所以想让南宫葑帮忙盯着他。

    裴玉雯不知道长孙子逸的心思,南宫葑却知道。以前他会离开京城一段时间,就是那小子搞的鬼。那个时候用来对付他的手段,现在用来对付端木墨言,还真是辛苦他了,连算计人的法子都用同一个。

    “走吧!去军营。”

    “世子爷,兰家的小姐还在湖边等你呢!你不是答应夫人要去应约吗?”

    “哼!”南宫葑轻蔑地冷笑:“随随便便就跟男人出去幽会的女人,本世子看不上。”随从在心里说道:以前裴家大小姐经常跟你出去,你笑得像朵花似的。每次一大早起来沐浴不说,还非常骚包地换了一套又一套衣服,从香囊,玉佩到脚下的鞋都要换几十次。那时候你怎么不说这样的女

    人看不上?

    同样是女人,怎么待遇相差这么大?可怜的兰小姐,听说身子骨还不好,这下子不知道会在湖边吹多久的冷风呢!这么一吹风,那条小命还在吗?

    山上,冷风吹在裴玉雯的身上。裴玉雯跪下来,朝面前的墓碑磕头。

    “外祖母,还有舅舅,我们带子润来看你们了。”“奶奶,爹,子润现在是举人了。你们是不是很高兴?要是你们还活着,一定会夸他的。”林氏从背篓里拿出冥纸,用火折子点燃,给他们烧着纸。“你们辛苦了这么多年,还没有享儿孙的福呢,就这样走了

    。”“你们一定很关心郎儿吧?放心好了。我今天上午拜访了林夫子,他答应教导郎儿和焕儿。这两个孩子虽然年纪相差有点大,但是相处得很好。焕儿懂事,一直照顾着郎儿。郎儿也没有以前那么皮了。全家

    的人都喜欢他。”

    裴子润用变声期的声音说道:“太姥姥,你说过子润要是考上状元,就给子润做最喜欢吃的烙饼。子润现在还不是状元,不过总有一天,子润会努力考上的。然而子润再也吃不上太姥姥亲自烙的烙饼了。”

    “雯儿,妹妹,子润。”一道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正在烧纸的小林氏颤了一下。不过很快的,她继续烧纸,当作没有看见他。

    裴子润朝那男子点了点头:“舅舅。”

    “听说子润考上了举人,我正想来告诉奶奶和爹这个好消息,没想到你们提前来了。”林俊华一身华衣,整个人尊贵非常。如果不是了解他的人,还以为他是哪家的世家公子,所以才会这样金贵。

    “这是我们家的事情,当然应该由我们自己给奶奶和爹说。”小林氏冷淡地说道:“林大人这么忙,还有时间给老人上坟,真是让人意外。”

    “小妹,我是你的哥哥,你非要这样说话吗?”林俊华蹙眉。“我从来不曾伤害过你,你就不能对哥哥好些?”“爹真是病死的吗?”小林氏冷冷地看着他。“爹见我们的时候,虽然有些憔悴,但是身体很健康。怎么才几天时间他就病逝了?我找不到证据指认你什么。可是不代表着这件事情就算了。林俊华,你早就不

    是我的哥哥了。现在的你就是长公主的走狗,就是一个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

    林俊华闭了闭眼睛。

    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这个动作代表着什么意思 。

    他在隐忍着心里的怒意。

    “爹的死与我无关。不管你相信与否,这就是答案。子润是我的亲外甥,他能有今天的成就,我很开心。这是我刚才精心挑选的礼物,希望你们不会嫌弃。”

    林俊华没有走过来。他把一块玉佩放在旁边的石头上,转身离开了那里。

    裴玉雯看着林俊华的身影消失。

    “或许,真的不是他。”

    “雯儿,你不要被他骗了。你知道他现在有多可怕吗?他是长公主身边最可怕的人。谁见了他都要绕道走。我无法相信当年那个连杀只鸡都会颤抖的哥哥变成了这样可怕的恶鬼。”小林氏含泪说道。

    “好了,不说他了。我们好好跟外祖母和舅舅说话吧!他们看着呢!”裴玉雯连忙安抚失控的小林氏。

    小林氏继续跪在墓前说话。裴玉雯看着林俊华的身影。

    “嫂子,我想离开一会儿。”

    “你去哪里?”小林氏抬眸看着她。

    “人有三急。嫂子就在这里等我就是了,我很快回来。”

    裴玉雯小跑着离开。

    没过多久,她看见了前面的林俊华。他站在山腰处,背对着她,神情孤寂。

    “我知道你会来。”林俊华淡淡地笑道:“我也知道,如果只有一个人相信我的话,那就是你。”

    “我怀疑过你。曾经 我恨不得杀了你。”裴玉雯没有走过去,就站在那里说话。

    “我能够明白。我爹死了,我是最可疑的人。你怀疑我是正常的。可是刚才我说不是我,小妹并不相信,而你相信了。所以你才会来找我。”林俊华转过身。“一直以来我都知道,你是最懂我的人。”

    “不,我没有想象中的了解你。至少我以前不敢相信你会变成现在的样子。要是早知道的话……”

    “早知道的话,你不会帮我。对吗?”林俊华苦笑。“雯儿,不管怎么说,谢谢你。”

    “你别谢我。我之所以找你,就是想问你,既然你说不是你干的,那么是谁害死了舅舅?舅舅不是病逝的。他是被人害死的。那个人一定是你知道的人。”裴玉雯锐利地看着对面的青年。

    “害死我爹的人已经死了。你别调查了。”林俊华淡道。

    “可是幕后的主使没死吧?舅舅死了,为他偿命的只是一个替死鬼罢了。”裴玉雯冷笑:“林俊华, 到了九泉之下,你敢见舅舅吗?”“你娘王氏确实有很多毛病,但是以前还算朴实。到了京城之后,她就被花花世界迷住了。她会一步步泥足深陷,那是有人在引导她。而这一切,你以前的妻子姚氏是其一,还有其他人在推波助澜。你不会说你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