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四章:是谁
    ,精彩无弹窗免费!

    林俊华保持沉默。

    听了裴玉雯的话,他的脸上没有任何异样,仿佛说的不是他的事情似的。

    “这些事情我会处理。你保重。”林俊华淡淡地笑着。“还有,谢谢你照顾郎儿。他现在很好,比在林家的时候好。有了郎儿,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林家的根还在。我相信奶奶在天之灵,她也会欣慰的。”“外祖母最疼爱的人是你。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她如何欣慰?她更想看见的是你回头是岸。可是你总是让我们失望。林大人,但凡你能早些回头,也不会形成今天的局面。我们是会帮你的。如今,你已

    经回不了头了。”

    林俊华看着远方:“早在我来京城的时候就回不了头了。雯儿,告辞了。”

    看着林俊华的身影走远,裴玉雯的眼里满是怅然。当年,她是真的很喜欢这个表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权势真的那么重要吗?为了权势,亲人,爱人,朋友都可以不要。就算让他站到了最高顶点,又能剩下什么?

    “我就知道你会来找他。”小林氏拉着裴子润走了过来。“他一次又一次地让我们失望,你还没死心呢?”

    “他是你的哥哥,你就真的死心了吗?”裴玉雯看着面前的小林氏。“你要是死心了,为何不早些出来?我知道你早就来了。”

    “正如你所说,我也在奢望什么。”小林氏看了看身旁的裴子润。“山上风大,我们下山吧!”

    在回家的路上,谁也不再提刚才发生的事情。裴玉雯看着裴子润:“等子润下次科考的时候,已经变成十几岁的小少年。到那时可以独当一面了。不知不觉,子润已经这么大了。”

    “是啊!如果你哥哥见到现在的我,一定认不出来。我老了呢!”小林氏摸着自己的脸颊。

    其实小林氏是心境老了。她的容貌非常不错的。现在日子过得好,身子调养得好,比前几年还要显年轻。

    裴玉雯刚回到府里,南宫清雅扑过来,死死地抱着裴玉雯,趴在她的身上哭着。

    “这是怎么了?”裴玉雯愕然。“谁给你气受了?”

    林氏和裴玉灵走出来。裴玉灵担忧地看了一眼南宫清雅 ,对裴玉雯说道:“从刚才开始就只是哭,我们问她什么也不说。南宫世子把她送来后就走了。看他的样子挺生气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别哭,有什么事情告诉我。谁要是欺负了你,我来收拾他。”裴玉雯说道:“是不是葑哥哥气你了?”

    “不是。哥哥那么好,怎么会气我?”南宫清雅哭着说道:“我们去房间里吧!我不想丢人。”

    裴玉雯无奈 地拍了拍他的后背:“乖,丢人的事情咱们也没少做。多丢一次人又能怎么样?”

    “不要,这次的事情很丢人。”南宫清雅的声音很沙哑,也不知道哭了多久了。

    “好,我们进屋去说。”裴玉雯故意对裴玉灵说道:“你别来偷听。”

    南宫清雅松开她,死死地拉着她的手朝房间里走去。

    裴玉雯察觉她在颤抖。这一刻,她开始正视这件事情。

    如果是南宫葑惹她生气,她不会是这样的反应。瞧她浑身颤抖的样子,好像非常的不安。以南宫清雅的性格,她很少会露出这样的神情。此时的她非常没有安全感。只怕刚才发生的事情不是一件小事。

    把门合上,再给她煮了一壶茶。在这期间她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陪着她,等着她平静下来。

    她相信南宫清雅。就算天塌下来,她也能撑一会儿。所以,她等着她自己收拾情绪。

    “端木非凡那个贱人……”南宫清雅气愤地说道:“他竟敢……竟敢强迫我。”

    “什么?”裴玉雯手里的茶杯发出卡擦一声,滚烫的茶水从手掌心滑落。她痛呼一声,连忙用手帕擦拭。

    “烫着了吧?房间里有没有烫伤药?”南宫清雅紧张地拉着她的手查看着。“都怪我不好,不该在你喝茶的时候说。你也真是的,这么激动做什么?我没有让他得逞,只是被他的无耻给气着了。”

    “以前的凌王世子好歹也算个翩翩君子。现在怎么变得这样卑鄙?”裴玉雯冷笑:“难怪你哥哥气成这样。以我看啊,接下来他就没有好日子过了。得罪了你那个小心眼的哥哥,他这个世子怕是当到头了。”

    “活该。”南宫清雅冷哼。“你知道他说什么吗?他说我们睡了几年,孩子都怀了几个了,现在再睡一下又能怎么样?你听听这是人话吗?我前几年真是被狗啃了。”

    “以他的性情,好像所有的女人都要围着他转似的。我和他早就没有关系了,凭什么让他占这个便宜?”

    南宫清雅拿起旁边的糕点。

    “别吃,已经过夜了。”裴玉雯从他手里抢过来。“你肠胃不好,过夜的糕点吃了拉肚子。”

    “还是你好。以后没有人像你和哥哥这样对我。这让我怎么活?”南宫清雅枕在她的肩膀上。“要不,你跟我去西域吧?我给你找个比七王爷好看,又比七王爷英勇的男人。”

    “我要是真的跟你去西域,只怕过不了几天就要打起来。”裴玉雯想到那个霸道的男人,不由得笑道。

    “祸国妖姬。”南宫清雅搔着她的痒。

    “别闹。刚才哭成这样,现在又好起来了?”裴玉雯连忙挡住她的攻击。“对了,葑哥哥不会冲动行事吧?”“不会。在马车里的时候哥哥就说了。他不能再让端木非凡做凌王世子。虽说凌王的嫡子只有他一个,但是凌王还有庶子。”南宫清雅冷哼:“没有了世子的身份,他什么也不是。还有他的那些庶兄弟,个个

    都是豺狼虎豹。你知道我以前要帮他应付多少事情吗?他们凌王府简直就是个狼窝,除了凌王,其他人都不正常。”

    “看来你对这位公公的评价还是挺高的吗?凌王爷跟他们不一样吗?”“那是曾经的公公,现在不是了。请纠正你的说法,谢谢。”南宫清雅刮了她一眼。“怎么说呢?他信道,每天都在房间里看道经,我也很少见到他。反正每次见到他的时候他都是一脸慈爱的样子,还算个不错的人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