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八章: 相伴
    ,精彩无弹窗免费!

    深蓝色的锦衣穿在那如玉般温润的男子身上,使挺拔的身体看起来格外的高大,比平时穿银色衣袍的时候多了几分贵气。头上用一根素簪束着发,瞧着十分随意,有种风流雅士的味道。他离她极近,她清楚地闻到了他身上的墨香味。对这个男子来说,好像这是他独爱的墨砚,这么多年都没有换过。只要闻到这个味道,十之**是他没错。毕竟能用这么尊贵的墨砚的人不多。几年间一直

    使用的就更少了。

    突然有人撞了过来。

    “小心。”长孙子逸拉住她的手臂,将她整个人拉入怀中。

    裴玉雯心里一慌,连忙从他怀里脱离出来。然而又一阵人流朝这里涌过来。

    长孙子逸将她搂在怀里,在她耳边说道:“来了好多人,先不要动,小心把你踩伤。”

    裴玉雯蹙眉,在他怀里说道:“长孙世子,能不能先放开我?我不动。”

    长孙子逸松开她的腰。

    “抱歉,有些失礼了。”长孙子逸不好意思地说道。

    “无妨。”裴玉教雯不想多说。

    当那拨人流离开他们身边时,她朝旁边挪了几步。长孙子逸一直跟着她。两人来到一个比较空旷的地方。

    “雯儿怎么一个人在这里?”长孙子逸温柔地看着她。

    雯儿这个称呼对裴玉雯来说有些不自在。毕竟他们两人的关系好像还不到这样‘亲密’的地步。

    “我跟我家人一起来的。”裴玉雯淡道:“世子爷怎么一个人?身边没有随从伺候吗?”

    “如果我说我是来找你的。你相信吗?”长孙子逸深深地看着她。“在这样特别的日子,我的脑海里想的却是你。如果当年你没有出事,今年我的身边一定有你。”

    “世子爷,那些事情不要再说了好吗?我不想被人当作怪物。如果你真的有心,就忘了这件事情。我是裴烨的姐姐,一个来自乡下地方的村姑。这是我现在的身份。至于多余的一切,我们都忘了吧!”

    裴玉雯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别人关注他们这里,干脆与长孙子逸打开天窗说亮话。

    长孙子逸眼眸微闪。他认真地看着她:“你真的想嫁给七王?”

    “嗯。”裴玉雯脸颊绯红。

    提起端木墨言,她有着正常女子听见心上人的名字时才会出现的害羞反应。这一举动让长孙子逸的心里涌起了一股妒意。

    明明他才是她的未婚夫,为什么要嫁给别人?他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相比端木墨言,他可曾亏待了她?

    “如果你担心抗旨会惹怒皇上,大可以不必如此。我可以让皇上收回成命。”长孙子逸还是不死心。

    他从来没有输得这样彻底过。这一次输得特别不甘心。“世子爷,你对我只是不甘心而已。要说有几分真心的话,只怕也不尽然吧!”裴玉雯看着端木墨言。“以前的朝阳郡主就像名字一样,整个人朝阳蓬勃,谁都惊艳她的风采。你又有着第一公子之称。第一美

    人配得上第一公子,这便是外界的说法。这些年你放不下,不是有多么深爱于她,只是没有得到过,所以不甘心罢了。对吗?”

    长孙子逸勾起嘴角,眼神深邃:“在你的眼里,我竟是这样卑鄙的人吗?不甘心,便像现在这样放不下?”

    “我与世子又没有什么来往,要不然……”裴玉雯的意思很明显。既然 没有相处过,又何来的感情?南宫葑放不下她,她可以理解,甚至心疼和愧疚。因为那是与她朝夕相处,共同度过最美好岁月的竹马。长孙子逸与她同处世家大族的子弟,然而她与他相处的机会并不多。就算参加相同的宴会,也会因

    为男女宾客不同而分开。每次宴会举行到一半的时候,南宫葑 就会带着她和南宫清雅偷溜出去玩。所以他们三个人都不喜欢宴会。“你对本世子无心,本世子却对你有意。如若不然,我为何每年都会送你生辰礼物?为何每次你生病和受伤的时候我都会派人送去药物?如果无意,你‘死’了这么多年,我又为何会念念不忘,不愿意另娶?

    你对南宫葑温柔体帖,为何就不愿意把给他的心分一半给我?裴玉雯……”长孙子逸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口。

    “世子爷……”裴玉雯受惊,缩回自己的手臂。“你做什么?你这样非君子所为?”

    “所谓君子,就是自己的妻子被人抢了,还要双手奉上吗?”今日的长孙子逸特别的犀利,与平时的温文尔雅很是不同。

    裴玉雯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正在发生着变化。

    “我们并没有成亲,所以我不是你的妻子。另外当初是皇上赐婚,其实我与世子爷根本没有感情。”

    “呵!”长孙子逸低笑一声。

    裴玉雯蹙眉,疑惑地看着长孙子逸。

    他在笑什么?

    “吓着了吧?”长孙子逸扬起灿烂的笑容。“刚才只是逗你罢了。你当真了?”

    “嗯?”裴玉雯惊讶:“逗我?”“对。本世子好歹也是定国公府的世子,怎么会那样没有风度呢?”长孙子逸微笑。“你说得对。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本世子不应该放在心上。现在的你有了新的身份,自然应该有新的人生。我会祝福你。

    ”

    “真的?”画风转变得太快,连脑子不笨的裴玉雯都没有反应过来。所以,从刚才到现在,一切只是个玩笑?

    “不过,以前一直看你和南宫世子犹如兄妹般感情深厚,那时候特别羡慕。不知道我能否有幸做你的兄长?”

    长孙子逸微笑地看着裴玉雯。

    裴玉雯仔细打量着他。他的神情一派祥和,看不出任何异样。

    “可以吗?”长孙子逸见她不说话,再次问道:“可以做你的兄长和知已吗?要是你不开心了,有什么麻烦了,都可以找我。毕竟我也算是少数知道你秘密的人之一。你的真实身份只怕连七王都不知道吧?”“当然可以。”裴玉雯淡道:“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告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