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一章:诋毁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

    裴府,裴玉茵的房间。

    裴玉茵坐在桌对面,手里拿着针线做着绣活儿。裴玉雯喝着茶水,神色如常,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嘶!”裴玉茵痛呼一声,将扎破的手指放在嘴里吮了一下。

    裴玉雯抬眸看向她:“幸好你手里拿的不是刀,要不然这只手就没了。”

    裴玉茵脸颊绯红:“姐姐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郎儿不是想让你陪他玩吗?”

    “我陪了。”裴玉雯淡道:“小孩子的兴趣只有那么一会儿,看过了就没兴趣了。你怎么呆在家里不出门?”

    “我……”裴玉茵神情忧虑。

    “你在害怕什么?”裴玉雯淡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我……”裴玉茵闭了闭眼睛。“姐姐,如果有一天我做了危害裴家的事情,危害你和二姐的事情,你们会不会讨厌我?”

    裴玉雯知道裴玉茵性格敏感胆小,发生什么事情总是自己扛着,不愿意麻烦其他人。

    如果是平时,她不想吓着她。可是这次她有些生气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还瞒着他们。如果她有能力处理就最好不过,可是她又没有能力处理。除了眼睁睁看着事情越来越复杂,外界的流言蜚语越来越多,又没有别的办法。这个时候还不告诉大家,还要

    等到什么时候?

    “那要看什么事情了。如果事情非常严重,我和二妹会身败名裂,可能……我们会吧!”

    会什么?裴玉茵又不是傻子。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如果真发生严重的事情,他们会讨厌他。

    如果有人问裴玉茵最在乎的是什么,那么她会告诉那个人,她最在乎大姐对她的看法。

    在她的心里,大姐是个很特别的存在。她不仅是疼爱她的大姐,还是指引她成长的‘母亲’。如果能够得到大姐的一句夸奖,那比别人夸奖她十句百句更值得骄傲。

    然而,要是大姐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定会讨厌她的。她是裴家女。她的名誉受损,大姐和二姐也会。

    昨天晚上她没有睡着。脑海里总是浮现昨天晚上的事情被发现后,大家看她的眼神。她害怕面临这一刻。

    “小妹,你哭了?”裴玉雯无奈。

    她是不是把她逼得太狠了?

    明知道她胆小如鼠,还这样逼着她做什么?

    “行了,别哭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刚才我有些生气,故意说的气话。”裴玉雯摸着她的脑袋。“我要告诉你,外面有很多流言蜚语,那些话对你很不利。你要做好承受的准备。”

    “姐姐,我……对不起。”裴玉茵放下手里的东西,扑到裴玉雯的怀里。“我总是给你惹 祸。对不起。”“这句话应该是我说。为什么每次受苦的都是你?老天爷对你太残忍了。不过没有关系。老天爷不疼你,我们疼你。你是我们裴家的三小姐,是我们最疼爱的小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站在你的身边

    陪着你。”

    “姐姐真的不怪我吗?要是我的名誉受损,你也会倒霉的。还有二姐,要是她和华大人的亲事有变故,我一定会自杀谢罪。”裴玉茵红着眼眶说道。

    裴玉雯看着裴玉茵崩溃大哭。她应该压抑了很久,所以有些受不住这份沉重。现在裴玉雯说开了,她把所有的痛苦都发泄出来。这一发泄,就像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快要将裴玉雯淹没了。“没有这么严重。如果华大人真是这种人,你二姐不嫁给他才对。我们裴家的姑娘要么不嫁,要嫁就要嫁最好的男人。你知道最好的定义是什么吗?不是最有权势最富有最好看,而是对自己一心一意,能够

    真心待自己。”裴玉雯温柔地说道:“你知道谭大哥现在怎么样了吗?他为了救你,染上风寒,现在重病不起。”

    “什么?”裴玉茵惊呼。“姐姐,你说的是真的吗?不会是骗我的吧?”

    “我骗你做什么?”裴玉雯说道:“昨天晚上问了裴信几句,裴信始终不肯老实交代,还让我问你和谭大哥。我正好经过谭家,就想向他问清楚。结果还没有进门就从门卫的嘴里知道他生病了。”

    “那他没事吧?病得重不重?”裴玉茵满脸的紧张。

    “我没有进去,所以不知道。”裴玉雯一脸无可奈何。

    “姐姐……”裴玉茵哀怨。“你都到门口了,怎么能不进去看看呢?”“一是我想找你问清楚。二是我不是大夫,就算进去看了也没用。他们已经请了大夫,想必不会有问题。三是门卫的反应很奇怪 。谭家的环境向来复杂。我想着今天不方便出面,还是等问清楚了原因再去

    看他比较好。如果你想见他,我倒是可以想办法在不惊动谭家人的情况下让你见到他。你要见他吗?”

    “我……”她要见她吗?

    裴玉茵迷茫了。

    她是想见的吧!

    昨夜要不是他,她早就变成河里的一缕芳魂。在那样繁杂的环境下,没有人会知道她的死讯。

    “我想见他。”裴玉茵鼓起勇气。“请姐姐做个安排。”

    裴玉雯淡淡一笑:“行。我一定为你安排妥当。”

    清风早就回来了。只是她刚才在和裴玉茵说话,他不好出面而已。现在他应该已经听见了他们的谈话,甚至也知道了她的想法。

    别看清风话不多,其实非常了解她的心思。那是一个八面玲珑的小少年。

    半个时辰之后,裴玉雯和裴玉茵双双出现在谭家的后院里,甚至找到了谭弈之的房间。

    谭家家大业大,家仆众多,想收买几个人还是容易的。

    谭弈之的随从见到两人,眼里闪过惊讶。

    “你们怎么在这里?”

    “你家公子怎么样了?病得重吗?”裴玉茵语气急切,声音有些发颤。

    裴玉雯看了裴玉茵一眼。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紧张的裴玉茵。看来她的猜测没错。这丫头……怕是栽了。谭家的环境太复杂。她性子这样单纯,根本就不适合这样的家族。可是,感情又不是人为可以干涉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