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七章:气极
    ,精彩小说免费!

    裴玉雯听着林氏絮絮叨叨地说着,没有打断她的意思。

    婚期还没有定,林氏已经一幅嫁女儿的姿态。裴玉雯能够理解她的心情。毕竟生下一儿一女,儿子年纪轻轻就战死疆场,剩下的女儿也要出嫁了。虽说女儿出嫁后也能回来看她,但是终究还是不一样。

    “你的嫁妆早就准备好了。上次只差三天就是办婚宴的日子,所有的一切都是现成的。”林氏说道:“不过茵儿的嫁妆还没有准备好。雯儿,趁着这段时间你还有空,你带着他们去把茵儿的嫁妆凑齐了。”

    “娘,皇上只是下旨给他们订亲,又没有让他们马上成亲。现在说这个会不会太早了些?”裴玉雯担心裴玉茵不自在。另外还有一点,她希望谭弈之是真心想要迎娶裴玉茵,而不是为了所谓的义气。

    以前谭弈之只把裴玉茵当作妹妹看待,从来就没有把她当作女人的时候。现在她换了一个身份,不再是所谓的妹妹,而是真正的未婚妻。他看她的眼光总会变了吧?时间长了,两人的感情自然就好了。

    定国公府。定公国将手里的册子交给旁边的青年。青年接过来,仔细地看了又看,眉头微挑。

    “这个七王爷,还真是不简单啊!”定国公深深地说道:“子逸,你派了这么多人暗杀他,最终他还是活着回来了。你派出去的人一个都没有留下。这个七王爷不简单啊!你说得对,此人留不得。”

    长孙子逸看着手里的册子,将册子放下来。

    他们安插在地方上的官员居然一一被 清理干净。这个端木墨言,他在向他下战书。

    他是不是知道他做的那些事情?要不然怎么会专挑三皇子的人下手?太子和十皇子的人也不干净。可是那些人安安稳稳地坐在他们的位置,没有受到影响。三皇子的人被废后,他们的人权利就更大了。

    “爹,现在局面还没有定下来,说那些都太早了。”长孙子逸淡笑道:“交给我吧!我会处理的。”

    “如果你说的处理就是刺杀他,那么可以停手了。子逸,你平时不像是这样暴躁的人。这次做事情怎么如此冲动?对我们来说,派刺客暗杀是下下之策。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最好不要用这个法子。”

    长孙子逸也知道这个法子不能用。可是他真的是等不及了。听见手下的人汇报说他正在赶往京城,脑海里就会浮现他迎娶裴玉雯的画面。那一刻,他就想要杀了他,毁灭他,让他再也回不来。

    “一定还有其他法子的。我一定要让他消失。”长孙子逸握紧拳头。

    “子逸,为什么感觉你最近对这个七王爷特别用心?以前也不见你对他这样用心。”定国公看着他。长孙子逸轻轻地笑道:“爹,千万不要小瞧七王爷。他马上就是裴烨的姐夫。与华倾书是连襟。无论是裴烨还是华倾书,这两个人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裴烨代表武将,华倾书代表着文人。他要是拉拢这两

    个人,就相当于拉拢了半个朝堂。你说这样的人难道不可怕吗?”“听你这样说好像有些道理。”定国公深思。“不过,对付他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咱们慢慢来吧!就算他再不受宠,那也是个成年皇子。这些年他打了好几场大战,手里有些兵权。他在边境的威望也很高。

    ”

    “嗯。”长孙子逸嘴里应着,其实并不打算答应下来。

    那个男人一回来,他和裴玉雯的婚事就会继续。这让他如何不急?如何能慢慢来?要是再慢的话,她就是别人家的人了。

    “爹,我还有事情先出门一趟。你先处理这些朝政吧!”长孙子逸收起扇子,对定国公说道。

    “你这孩子……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定国公不满地嘀咕。

    长孙子逸离开书房后,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刚一进门,只见一个男子跪在他的面前,垂着头不敢说话。

    长孙子逸坐在那里,任由他跪着。半晌,那个男子终于开口。

    “属下知罪,请主子责罚。”

    “说吧!为什么会失败?你的身手我是知道的。就算是武林盟主在此也不是你的对手。难道端木墨言的武功比武林盟主还利害吗?”长孙子逸端起茶杯,放在嘴边品着茶水。

    “说出来主子或许不会相信。不过属下还是必须得说。”那人恭敬地说道:“七王爷的武功高强,只怕是江湖中那些鼎鼎有名的人物都不是他的对手。”

    “看来真是一个讨厌的家伙。”他越是难缠,他越是想要处理掉他。

    “先下去休息,等我需要你的时候自然会找你。”长孙子逸朝那人挥手,示意让他离开。

    与此同时,裴家的院子里热闹非凡。

    所有的孩子都在家里,连裴子润都回来了。

    裴家众人齐聚一堂。包括嫁出去的裴玉灵,以及新鲜出锅的三房准女婿谭弈之。

    “谭大少爷,以后你可不要欺负我们家小妹。要是敢欺负她的话,我就把你家房子拆了。”裴玉灵敲了一下谭弈之的肩膀,嬉皮笑脸地说道。

    “你不要忘记你是成了亲的妇人。怎么还跟以前一样没规矩?”谭弈之拍掉她的手,走到旁边的位置。

    裴玉茵端着点心走进来。见到裴玉灵又和谭弈之闹起来了,她笑了笑说道:“别吵了。尝尝我的手艺。”

    “茵儿的手艺没得说。”旁边的林氏笑道:“弈之,以后婶子不用担心没有人照顾你了。”

    谭弈之有些感动。林氏母爱泛滥,不仅对裴焕和林敬都像是自己的亲生孩子似的,对谭弈之更是疼爱有加。以前没有亲事他们也能相处得那么融洽,现在有了亲事,他们之间就更加有契约和融洽了。

    “怎么办呢?以后我可能要天天来蹭吃蹭喝了。”谭弈之笑道:“我有个想法。你听听,要是不合适就算了。”

    裴烨抱着手臂,认真地看着他:“说吧!”“我和茵儿成亲后还是回来住。以后我也跟你们长住好了。”谭弈之轻笑道:“这样你们就不用担心茵儿会在谭家受委屈,也不用担心她嫁过去的时候不适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