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九章:担忧
    ,精彩小说免费!

    端木墨言看着她,等着她说话。

    面对那双眼睛,裴玉雯突然有些心虚。

    他现在这么疲惫,可是她却为了另一个男人把他困住,让他不能早些休息。

    这样对他是不是太残忍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裴玉雯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

    可是她刚这样说,端木墨言就捏住她的下巴,逼着她看着他的眼睛。

    端木墨言捏了捏她的下巴,目光幽深:“在我的面前不用这样犹豫不决。想问什么就问,想说什么就说。”

    裴玉雯心神一动,眼里满是感慨。

    “那好,接下来我问你什么,你不要胡思乱想。”裴玉雯看着他。

    “嗯。只要你不说什么不嫁给我的话,其他的事情都好说。”端木墨言哀怨地看着她。“我现在数着日子等着成亲。所有影响到我们婚礼的人或者事,我都不喜欢。”

    “不是那些事情。”裴玉雯依偎在他的怀里。“你……在路上有没有遇见南宫世子?”

    端木墨言捏住了拳头。

    裴玉雯没有发现他眼里的异色。

    “嗯,见到了。”“那他现在是在办案子吗?他是安全的吗?”裴玉雯从他的怀里出来。“南宫世子帮了我们家很多。这次他要出京办事,说是有可能会遇见你,到时候就能帮你一把。我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可是我想知道

    他是不是安全的。”

    “是。他是安全的。”端木墨言温柔地看着她。“这次也多亏了他,不然我没有这么快回来。”“他是一个很好的人。我把他当作兄长般看待。可能你会觉得奇怪 ,认为我太关心一个不相干的男人。可是我想让你明白。南宫葑是南宫清雅的哥哥,南宫清雅是我的好姐妹。南宫葑看在清雅的面子上对

    我诸多照顾。他在我的心里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兄长。我不希望他有事。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吗?”

    “我明白。”端木墨言摸着她的脸。“你不用这样解释。我可以理解你的。”

    “你明白就好。我就怕你小肚鸡肠。”裴玉雯嗔道。

    “该说的都说完了。现在陪我去休息一会儿。你就在旁边陪着我。好不好?”端木墨言拉着她的手。

    “可是……被人瞧见了不太好。”裴玉雯看了看四周。

    虽然这里很少有人过来,但是婢女们在打扫的时候也会经过这里。

    “有什么关系?谁敢说我们的是非?”端木墨言说着,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

    裴玉雯抱着他的脖子,轻笑出声。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虽然 黑面军还是没有传来南宫葑的消息,但是因为从端木墨言那里得到确切的答案,所以裴玉雯就没有再关注这件事情。毕竟南宫葑这次的任务也很重要,据说不能让太多人知道。

    或许是他故意隐瞒了行踪。以南宫葑的能力,要是他故意隐瞒了,别说黑面军,就算是一线阁也找不到他。

    婚期就是明日。

    裴家众人彻夜未眠。

    裴玉雯成亲与裴玉灵成亲是两码事。裴家众人习惯依赖她,所以她要是嫁出去,裴家众人会不适应。

    夜晚,一道身影出现在裴玉雯的门外。

    裴玉雯察觉到了异样,问道:“清风。谁在外面?”

    “定国公世子。”清风的声音从暗处传来。

    “他来做什么?”裴玉雯放下梳子,打开门看着外面的人。

    长孙子逸穿着白色的锦袍站在灰暗的角落里。在这个夜间,一身白衣的他看上去挺瘆人的。

    “你怎么会在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我想说几句话。”长孙子逸深深地看着她。

    “有什么话在这里说也是一样的。孤男寡女的不方便共处一室。”裴玉雯站在门口,与他保持着距离。

    “你明天就要出嫁了。我们无缘成为夫妻,好歹是朋友对吗?”长孙子逸从衣袖里取出一个盒子。“这是我送的添妆礼。请你收下吧!”

    “这……从来没有听说男子送添妆礼的,这于礼不合。”裴玉雯说道:“谢谢你的好意,我不能收。”

    “你好残忍 。”长孙子逸苦涩一笑。“我是定国公世子,我有我的骄傲 。就算再舍不得你,总不会做什么让大家难堪的事情。你到底在防备什么?”

    长孙子逸甩袖离开。

    裴玉雯看着他的背影,在心里嘀咕:对啊!我到底在防备什么?为什么面对这个人的时候总是本能地防备?

    定国公府。长孙子逸推门走进去。刚一进门,只见一人站在角落里。

    “明天就是你的新婚之日,新郎官不在府里呆着,来我的房间做什么?难道来问问她的前任未婚夫有什么经验之谈吗?”

    “你去找她了?”那人转过身,从黑暗中走出来。“我说过,不许你再找她。不管她是谁,她是我的女人。”

    “七王爷真是大度。她是一个死掉的人,一个别人的未婚妻,甚至是一个爱过别人的女人,你也敢娶回家。”长孙子逸平时如玉般温润的眸子里满是嫉恨的神色。

    是的!这个像神仙一样尊贵又骄傲的男子第一次尝到了苦涩和颓败的滋味。

    端木墨言听着长孙子逸的话,神情没有任何异动。前不久,长孙子逸让一尘大师用佛珠施术,想办法让裴玉雯爱上他。一尘大师是长孙家的人。长孙子逸知道裴玉雯的身份后就在找他。可是一尘大师四海为家,根本就没有定数。直到最近他才把他找回来

    。

    长孙子逸想让一尘大师用两人手上的佛珠施术。正好这些话被端木墨言听见了。于是裴玉雯的身份被戳穿了。当长孙子逸看见端木墨言的时候,他是庆幸的。他以为端木墨言会惊惧,会介意,会放弃她。结果……那个男人明明已经知道她占用着别人的身份,他居然还像是无事人似的。他明明知道裴玉雯与南宫葑有

    过情,还是不介意。

    一尘大师没有答应长孙子逸。在端木墨言的介入下,一尘大师被送走了。“我今日来找你就是想告诉你。她现在是我的女人,与你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再纠缠她,我不介意你们定国公府消失。”端木墨言冷冷地看着长孙子逸。“还有,如果她的身份被其他人知道,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