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二章:女主人
    ,精彩小说免费!

    七王府有一百多个仆人。这一百多个人之中肯定会有各方势力放进来的眼线。以前端木墨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是不想浪费时间。毕竟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斗争,就算他把那些眼线拔光了,照样会有新的

    眼线潜进来。

    他问心无愧,不怕别人盯着他。再说了,指不定其中就有皇帝的人。他何必做些让对方‘不放心’的事情呢?然而现在不一样了。他不允许 任何人惹他心爱的王妃不高兴。以前直接忽略的小猫小狗,现在他要派人死死盯着他们的爪子。要是敢把爪子伸到裴玉雯的身上,他一定会把他们的爪子以及他们背后的主

    子一起解决了。

    这一点,他倒是和裴玉雯不谋而合。昨晚裴玉雯对采琴叮嘱那些话就是这个意思。她太了解世家大族里的不容易了。比如说他们裴家以前就有不少眼线。那些眼线潜伏在其中,平时像是府里的仆人,根本就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关健时刻就

    会出来做点什么事情。

    端木墨言作为一个军功 极高又不受皇帝宠爱的皇子,他的府里肯定会有各方势力的眼线。她嫁到七王府,自然会有人不乐意。要是她是个傻的,只怕用不着几天就会被人挑拨得离心。

    不过七王府有一点好,那就是她是唯一的女主人。后院里没有莺莺燕燕。那些暗中的人想挑拨一点什么,那也只能从她和端木墨言下手。只要她和端木墨言互相信任,那点挑拨根本就是雕虫小技。

    采琴想到裴玉雯昨天晚上的叮嘱,暗暗惊叹两人不愧是夫妻,连说的话都一模一样。

    不过她有些不明白。这后院里只有一个男主人和一个女主人,怎么两人都觉得会有其他蹦跶的蚂蚱呢?

    “是。”采琴应道。“王爷,奴婢现在就去给你准备热水。”

    “不用了。木英。”端木墨言看向旁边的随从。“给我准备冷水,直接提到后院。”“是。”木英恭送了端木墨言,这才对旁边的采琴说道:“王爷身边不用婢女,所以以后他的事情你不用管。另外王爷不用热水沐浴。他一年四季都用冷水。你只需要知道这些就行了。免得以后再冲撞了他。

    ”

    “多谢木英大哥。如果不是你,奴婢又要犯错了。”采琴颤道。

    “你不用这样紧张。王爷不会随便责罚下人。只要你没有做背主的事情,就安心地在这里呆到老吧!”木英难得挤了一个笑脸。

    端木墨言不喜颜笑,他身边的随从和他一个德性。特别是这个木英,他算是最受看重的随从。平时府里的丫环想来套近乎,他向来都是爱理不理的。

    经过的婢女见王妃的丫环得到木英的看重,一个个嫉妒得不行。要知道木英是婢女们的梦中情人。

    “采琴。”从里面传来裴玉雯的声音。

    “王妃叫我了。木英大哥,你也赶快去忙吧!”采琴朝木英福了福身。

    木英想着端木墨言还在等着他,连忙去井边提水。

    房间里,刚穿好衣服的裴玉雯将毛巾递给走进来的采琴:“帮我绞发。”

    “是。”

    裴玉雯坐在镜子里。镜里的女子刚从少女变成少妇,整个人有股难掩的媚态。

    她摸了摸脖子。那里有些细细的小草莓。

    “今天是不是要进宫?”裴玉雯蹙眉。

    这幅样子要是进宫了,还不得被人笑话死?

    这时候,从外面传来敲门声。木英的声音传了进来:“王妃,王爷派属下送来东西。”

    裴玉雯朝采琴挥挥手。

    采琴打开门把东西拿了进来。

    裴玉雯见到她递过来的东西,眼里闪过柔色。

    那是一个药膏 。看来那个男人一直想着她的,否则 不会连这么小的事情也能记挂着。

    她涂抹了一点药膏到脖子上。冰冰凉凉的,感觉很舒服。

    “王爷怎么不亲自送过来呀?他今天不是休息吗?”采琴一边为裴玉雯绞发一边好奇地问道。

    裴玉雯脸颊绯红。

    那是因为需要上药的地方不仅仅是脖子……

    他知道她面皮薄,想要让她自己上药,这样免得恼了他。

    想到他那禽兽般的行为,裴玉雯气呼呼地放下药瓶。只是那双含媚的眸子仿佛在说:又在口是心非了。

    端木墨言特意多呆了一会儿才回房间。那时候裴玉雯已经清理好自己,正在准备等会儿进宫穿的衣服。

    这里是他们的小家。房间里除了她的生活用品外,还有端木墨言的。作为妻子,为丈夫挑选衣服也是她的责任。

    端木墨言一进门就看见裴玉雯,眼里闪过晦暗的光芒。

    第一次吃肉的狼不是那么容易 打发的。要不是顾惜她,只怕两人现在还在厮混着。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伤着了她。为了这个,刚才在院子里把几棵十几年的老树都给劈了,被管家念叨了许久。

    “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进宫的事情不急,晚点进宫也是一样的。”端木墨言将她整个人抱起来。裴玉雯抱着他的脖子,未施粉黛的脸上满是娇羞:“别闹。新婚第二天要向长辈敬茶,这是谁都知道的规矩。更何况我们的长辈是天下最尊贵的人,那更不能怠慢了。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不能再耽搁下去

    ,否则 就是我这个做儿媳妇的不是。他们当然不会说你什么。反正你是王爷嘛!可是我就要被 人戳脊梁骨了。”

    “胡说。谁敢说你的不是?”端木墨言蹙眉。

    “你能堵住所有人的嘴吗?”裴玉雯睨他一眼。“快放我下来。我们早些进宫,等会儿再早些回来就是了。”

    端木墨言喜欢听这句话。

    早些回来。最重要的是‘回来’这两个字。以前不觉得王府是家,现在才有种家的感觉。以前他就觉得这个身份,以及现在得到的一切都是累赘。王府就是个睡觉的地方。现在他才真的有活着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