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章:定下来
    ,精彩小说免费!

    裴玉雯落下最后一笔,拿起纸张吹了吹。待吹得差不多了,便对外面的人说道:“来人。”

    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

    裴玉雯一边折好那张纸一边头也不抬地吩咐:“把这封信送到七王府,让管家转交给七王爷。”

    一只大掌伸过来,从她的手里接过那封信。

    当裴玉雯看见那只手时,心里不由得一颤。抬头一看,端木墨言高大的身影就在面前。

    “有什么话直接给我说就是了。还是说你打算不告而别?”端木墨言一目十行地看完整封信。

    裴玉雯垂眸,淡淡地说道:“我想去找找看。”

    “就你吗?我们的人找不到,你亲自去就找得到了?还是你以为他在等着你找他?”端木墨言握住她的手臂,将她抱在怀里。“雯儿,我没有护好他是我不对。可是,你打算永远也不理我吗?”

    “我从来就没有这样想过。你这段时间不是很忙吗?”裴玉雯看着他。“就算每次过来也只是来吃个饭,吃了饭马上就走,连留宿的时间都没有。”

    “我以为你不想看见我。”端木墨言抱着她。“我在想,如果我失踪了,南宫葑回来了,你是不是就不生气了?”

    裴玉雯放在他腰间的手捏紧。她狠狠地敲了他一下:“胡说什么?你是我的丈夫。要是你真的失踪了,那我岂不是要守寡了?你觉得我会高兴这样?那我嫁给你做什么?”

    “好。是我胡说。那你不要生气了好吗?也不要不告而别。刚才要是我不来,你是不是已经走了?你想让我急死吗?”端木墨言不高兴地瞪着她。“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坏丫头。”

    刚才他要是没来,此时应该已经出城了。

    如今他来了,听了他的话,知道是自己任性了。

    “我会找到他的。不要再担心了好吗?”端木墨言捏着她的下巴,疼爱地揉了两下。

    裴玉雯轻轻地点头:“好。”

    端木墨言拉着裴玉雯的手在院子里走着。裴焕和林敬在院子里玩耍,见到他们时扑过来撒娇。裴玉雯一手拉着裴焕一手拉着林敬,与他们在那里有说有笑。

    林氏和小林氏在房间里做刺绣,见到他们的场景不由得笑了。

    “总算是雨过天晴了。这对小冤家,真是愁死人了。”

    小林氏轻笑:“年轻真好。他们现在还有打闹的力气。要是真的不吵不闹了,也没这么腻歪。”“说得也是。当年我和你们爹刚成亲的时候也是吵个不停。那时候娘……”提起李氏,林氏的眼眶有些红。“她是一个很好的婆母。我和雯儿爹红脸的时候,她总是出来说和。有了那么几次不愉快的争吵后,

    雯儿爹惭惭地懂得迁让我了。

    “奶奶是世上最好的奶奶。可惜我们不孝,没有让她享福。”小林氏也非常感慨。

    “你们都是好孩子。”

    裴玉茵从外面跑进来。她用衣袖遮住脸,脚下跑得极快,很快就冲进了房间里。

    哐当,把门合上了。

    裴玉雯和端木墨言都看见了。

    林氏和小林氏也看见了。

    “这孩子是不是受什么委屈了?”林氏连忙走出来。

    她正要去裴玉茵的房间敲门,就见谭弈之匆匆跑进来。在见到他们的时候,谭弈之的脚步顿下。

    “发生了什么事情?”裴玉雯靠在端木墨言的身上,等着谭弈之的解释。

    谭弈之皱了皱眉:“刚才与茵儿在游湖,没想到来了几个不速之客。茵儿受了点委屈。”

    “你在那里怎么会让她受委屈?你保护不了她,还是说根本就不想保护她?”裴玉雯不悦。

    “等会儿再给你细说,我先去看看她。”谭弈之敲了敲门。“茵儿……我可以进来吗?”

    从里面传出裴玉茵的声音:“谭大哥,我有些累了,想要休息了。”

    “刚才的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我知道你受了委屈,那几个人已经被 我扔进湖里了。”

    哐当。裴玉茵拉开门,惊讶地看着他。

    “你做了什么?”

    “他们竟敢欺负你,我当然不会让他们好过。我把他们扔进湖里了。现在你是不是消气了?”

    裴玉茵眼眶微红:“他们没有说错。我确实配不上你。”

    “胡说。他们这是故意挑拨我们的关系。”谭弈之哼道:“谁不知道我被人退亲了好几次。真要说配不上,那也是我配不上你。他们看你善良单纯,柿子专门挑软的捏。”

    “刚才有人欺负小妹了?”裴玉雯算是明白了来龙去脉。“小妹,别人说什么不要去理会。你越是在意,他们说的越利害。”

    “我……我就是没有办法不在意。”因为太在乎,太爱他了。只要有人说她配不上,就会好自卑。

    她觉得现在的幸福就像是偷来的,根本就不属于自己。如果有一天老天爷发现她是个‘小偷’,就会把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收回去。她只是想要抓住这个机会好好地享受几天幸福的时光。

    “傻丫头。”谭弈之扬起笑容。“为什么要用别人来折磨自己?傻不傻?”

    他摸了摸她的头发,一脸的宠溺笑容。

    裴玉雯挑眉。

    她以为谭弈之对裴玉茵是没有感觉的。可是看他的眼神, 那里面明明有着真心的疼爱。

    或许裴玉茵并不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只是这小子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意识罢了。

    “既然大家都在这里,不如我们商量一下婚期?”

    “……”所有人都用一幅‘你疯了’的表情看着他。

    当初他们的婚事是怎么形成的,这里的人只有几个小的还有林氏不知道。林氏虽然没有亲眼看见,但是也听他们说起过。这两个孩子的婚事根本就是一场闹剧。

    裴玉茵脸颊绯红,紧张地说道:“谭大哥……你别胡闹……”

    “我没有胡闹。除非茵儿你不想嫁给我。”谭弈之促狭地看着她。

    裴玉茵在皇宫的时候壮着胆子向谭弈之表白,怎么可能不想嫁给他?这或许是她从小到大做得最有胆量的一件事情。现在想想还觉得臊 得慌。

    “我……”裴玉茵紧张起来。

    “你别欺负她。”裴玉雯看不过去了。“你是认真的?想好了。我们裴家的姑娘可不是好招惹的。我妹妹对你如何,你应该也清楚。这丫头是一根筋,一旦认定就不会变了。”

    谭弈之摸了摸裴玉茵的头发,眼里满是心疼。

    “我知道这丫头的性子。”正是知道,所以想要好好守护她。或许他不能爱她,但是好歹能够当作妹妹般疼爱。

    他可以肯定的是不会让人欺负她。要是他不在,有人欺负了她,他回来也会帮她讨个公道。这辈子他不会纳妾,只要有她陪着过日子就行了。这对一个女人来说应该就够了吧?

    “如果你是真心的,那我们当然求之不得。这样吧!裴烨这小子成了亲后就安排你们的亲事。”

    林氏想了想,又摇头推翻了刚才的想法。

    “其实不好。裴烨是小弟,茵儿是姐姐。还是应该先办姐姐的婚礼。”

    “那就有些急了。小弟的婚期马上就要到了。如果在他之前的话,我们根本就来不及准备。”裴玉雯说道:“我倒觉得再晚些吧!让弈之再好好考虑一下。现在还能改变主意,成了亲就不行了。”

    谭弈之没好气地说道:“在你的眼里我就是这样言而无信的人?”

    裴玉雯睨了他一眼:“婚期大事当然应该慎重考虑。”

    “好吧!既然你们觉得我应该再考虑一下,那我就再等一下。不过我不是为了考虑,而是借这个时间准备聘礼。”谭弈之对端木墨言指了指不远处的石桌。“七王爷最有经验,走走,谈谈去!”

    裴玉雯看着谭弈之抢走了她的丈夫,回头看向裴玉茵。

    裴玉茵的脸上满是娇羞。看得出来她一点儿也不介意谭弈之不爱她的事实。对这个傻姑娘来说,只要能够嫁给他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姐姐,或许他现在不爱我,但是总有一天会爱我的。他是一个负责的男人。只要我成为他的妻子,他这辈子都会护着我。我会慢慢地等着他。一年不行就等两年,两年不行再等三年……”

    “真是个傻丫头。”林氏弹了一下裴玉茵的额头。“不过傻人有傻福。说不定你是他们几个中最有福气的。”

    “大伯母,你别逗我了。姐姐才是最有福气的。”裴玉茵拉着裴玉雯的手臂。

    “你们确定要在这里互相夸赞吗?”裴玉雯说道:“我们去清点库房里的东西。既然有人急着想成亲,那就要把嫁妆筹办起来。”

    “ 对对对。正好雯儿在家里,这段时间你就多操点心。你知道我和你大嫂对这些都不擅长。”

    虽然他们也在努力学习大户人家的那些规矩,但是面对这么重要的事情,他们还是不敢贸然行动, 就怕中途出什么差错,那样就贻笑大方了。夜晚,全家人又恢复了以前的活跃气氛。他们也把谭弈之和裴玉茵的婚事提了出来。最终经过大家的商量,他们把婚期定在了年末。也就是说,他们还有大半年的时间可以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