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三章:寻找
    ,精彩小说免费!

    裴玉雯的马车驶到裴府门口,外面的裴勇低声说道:“王妃,林家的那位来了。”

    裴玉雯掀开帘子,看向对面不远处。只见林俊华的马车就在旁边停着,他坐在马车里看着大门。

    “有事吗?”

    她没有下车,而是在那里问他。

    “听守门的小厮说你来过我家,我来问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要不然她怎么会来林家找他呢?

    裴玉雯张口想说林敬的事情。然而这时候,裴勇叫住了她:“王妃,你看那边……”

    裴玉雯顺着裴勇指着的方向看过去。那里有个浑身污泥的孩子。他蓬头垢面,一身狼藉地站在那里。他的鞋子破了,身上的衣服也破了,脸上还有几处小伤口。

    “姑姑……”

    裴玉雯跳下车。她震惊地看着那个小泥猴。

    “你去哪里了?知不知道你姑奶奶差点吓昏了?”

    小泥猴扑过来,一把抱住裴玉雯的腰肢,趴在她的身上哇哇大哭起来。

    “姑姑……姑姑……”

    裴玉雯听着他一声又一声的呼唤声,心里一阵难受。她也不嫌弃他脏,手指摸着他的脑袋。

    “你去哪里了?有没有受伤?是不是饿着了?”

    林敬听着裴玉雯温柔的声音,哇一声大哭起来。

    “姑姑,我差点就见不着你了。要不是你派了两个护院保护我,我也跟其他孩子一样变成死人了。可是他们两个人为了保护我死了。姑姑,我再也不任性了。你不要赶我走。呜呜……”

    “姑姑怎么会赶你走呢?你是自己顽皮到处乱走。行了,咱们回家去说话。”裴玉雯拉着林敬的手掌,温柔地对他说道。

    林俊华看着对面的两人,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回事?郎儿离家出走了?”

    林敬听见林俊华的声音,不由得颤了一下。

    他窝在裴玉雯的怀里不愿意抬头。

    裴玉雯朝林俊华点头:“这孩子和你见了一面之后就被 人嘲笑,然后离家出走了。正好今天又发生了那样的命案。我找你就是为了他。现在他没事了,我也就放心了。”“郎儿……”林俊华坐在马车里,认真地看着他。“我问你是否愿意回来和我一起生活。你不愿意,还说没有我这个爹。不错!我们本来就脱离了父子关系。你不认我是对的。那么,你就应该好好地听姑奶奶

    和姑姑的话。裴家很好,你不要让你姑奶奶和姑姑操心。”

    “我的事情不要你管。”林敬窝在裴玉雯的怀里说了一句话便跑向裴家大门。

    裴玉雯看着他的背影皱了皱眉,回头对林俊华点了点头:“你自己保重。”

    “表妹。”林俊华眸子放柔,声音也比刚才柔和了几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只要你一句话,我一定帮你。”

    “包括与你的主子为敌吗?”裴玉雯挑眉,淡淡地看着他。

    林俊华沉默。

    裴玉雯讽刺一笑:“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做承诺了。”

    林俊华看着裴玉雯的身影走远。他垂下眸子,苦涩地笑了一下:“是啊!做不到呢!”

    裴玉雯进门时,林氏和小林氏一人拉着林敬的一只手,林氏将他搂在怀里。

    “我的郎儿,你要吓死姑奶奶吗?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姑奶奶真是快要吓死了。”

    “姑奶奶,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乱跑了。”林敬委屈地说道。

    “跟你一起出门的两个人呢?他们怎么没有回来?”

    小林氏观察得比较细心。她见林敬变成这幅样子,知道他肯定受了很大的惊吓。而那两个手下又没有回来,多半凶多吉少了。

    林敬颤了一下,双手紧紧地抓着林氏和小林氏。

    “他们回不来了。”林敬含泪说道:“我缠着他们去山里打猎。他们很利害,抓到很多猎物。我们想去山洞里烤吃的,然后发现里面有很多人。有好几个大人抓了很多孩子,然后那些孩子死了。”

    “天啊……幸好你没事。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林氏不停地念经。

    小林氏脸色白了一下,拉着林敬左看右看,确定他只受了一点小伤这才松口气。

    “那些人为什么要杀那些孩子?他们有没有看见你的样子?你快给姑姑说说。”“他们在小孩子的身上放了很多黑色的虫子,那些小孩子就死了。他们还发现了我们。我们一路逃啊,逃啊,逃啊……我从山上摔下去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就在山脚下。我害怕,真的好害怕……我就自己

    走回来。我不知道路,走了好久好久,好不容易才找回来。”

    “那个山洞在哪里?”裴玉雯在旁边问道。

    “在城外的那个大山上。我记得那附近有一颗很大的树,树上结着枣子。”

    林敬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也跟着夫子学了不少东西,描述一件事情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裴勇,你去把这件事情告诉少爷。”裴玉雯吩咐完裴勇,给林氏和小林氏解释:“他正在调查这个案子。义庄里躺了不少人。那些孩子死得很可怜。”

    “作孽啊!”林氏念了句佛语。

    “朗儿,我们先去洗澡。”小林氏拉着林敬的手,吩咐婢女准备热水。

    林敬回来后,裴烨中途回来了一趟。从林敬那里问了详细的情况后,他就去山上调查命案。这件案子成为了京城里最热门的话题。那些死了孩子的人家悲伤难过地处理丧事,京城里的气氛一度变得非常沉重。案子一日没有破解,大家一日不得安宁。街上不再有孩子的身影,连有权有势的人家都

    不敢放自家的孩子出来玩耍,更别提那些无权无势的老百姓。

    时间缓缓流失。一个多月过去了,那个案子还是没有头绪。

    裴家人也很关注这个案子。从裴烨那里得知,他们找到了山洞,但是什么线索也没有找到。他们又调查了一个多月,案子成为了悬案,始终没有一个结果。

    转眼就是裴烨和诸葛佳惠成亲的日子。裴玉茵和谭弈之本来想在他们之前成亲,但是裴玉雯觉得他们定的时间太急迫,还有许多东西没有准备好,于是便重新定了婚期。

    裴玉茵和谭弈之都没有意见。一个是非常忐忑,正好趁着这段时间好好地调息心情。一个是觉得裴家连着办了几件喜事,在时间上可能有些忙不开,干脆就把他们的时间调开。

    对这桩亲事,裴玉茵总是一幅患得患失的样子。她到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要嫁给谭弈之。

    谭弈之对她很好。正是因为很好,她有种如若梦中的感觉。

    “刚才弈之送来邀请函,说是请我们去他新买的府院看看。”裴玉雯从外面走进来。

    “他又买了府院吗?”正在修剪花枝的裴玉茵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裴玉雯。“为什么要买?”

    “听说……是新房哦!”裴玉雯故意停顿了一下,调弄地看着她。

    裴玉茵瞪着裴玉雯,没好气地说道:“姐,别人欺负我就算了,怎么你也欺负我?”

    “我可没有欺负你。刚才说的每句话都是转述的。”裴玉雯说道:“别剪了,换身衣服准备出门。弈之没有邀请别人,只邀请了我们和你二姐二姐夫。”

    “知道了。”裴玉茵将花剪递给旁边的小厮,擦了擦手走向自己的房间。

    裴家有不少丫环。裴玉茵也有两个大丫环。不过像是这种普通的出行,她一般不喜欢带丫环。

    裴烨还在处理公事,晚些直接去谭弈之的新院子。华倾书也忙不开,说是与裴烨同去。裴玉雯和裴玉茵坐着马车去华府接裴玉灵。姐妹三人有说有笑,看得出来大家的心情都不错。

    林氏和小林氏不爱出门,再加上最近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吓得他们只想好好看着几个孩子。

    私塾也担心这个案子影响到那些读书的孩子。案子一日没有破解,他们就只有让孩子们先回家里看书复习。至于什么时候重新回去读书,那就要看朝廷的办案速度了。

    “姐……我看错了吧?”正在看外面的裴玉灵放下手里的帘子,脸色苍白难看。“夏知宏。”“你没有看错。一个月前我就发现他了。他没有死。”裴玉雯掀开帘子,看着坐在对面酒楼窗口前的男人。那男人一只手搂着一个女人,正在和那些女人调笑。或许是察觉到了裴玉雯的视线,他锐利地看过来。在看见裴玉雯的身影时,他扬起唇角,露出狰狞的笑容。“我派人调查过夏家。夏家没有任何夏知宏回来的痕迹。他虽然回来了,但是他在夏家还是一个已死的身份。所以现在的他应该已经不是夏家的

    世子,而是以其他身份回来的。”

    “什么身份?”裴玉灵不懂那些弯弯绕绕。她有什么问题就直接问裴玉雯。“夏家最近出现一个什么旁系的一个庶子。据说此人武功高强,又擅长谋略。我怀疑这个人就是夏知宏。”裴玉雯说道:“夏家正在给他谋差事。他又要回到朝堂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