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九章:风波
    ,精彩小说免费!

    端木墨言知道最近冷落了裴玉雯,接下来几天都陪着她在京城里游玩。只要是裴玉雯喜欢的地方,他就会提前安排好,带着她玩遍京城里的风景名胜。夫妻两人的恩爱缠绵成为了京城中的一段佳话,谁都

    知道七王爷独宠曦王妃。酒楼里,裴玉雯和端木墨言坐在靠窗的位置。两人没有仆人伺候,也没有穿华丽的锦衣华袍,而是做普通富商的打扮。虽说见过端木墨言的人不少,但是只要有眼力劲儿的都能看出他现在不想有人打扰,

    所以这几天倒是平静。

    “听说了吗?汪尚书的那个儿媳妇被休了。听说那女人疯疯癫癫的,被休的时候还嘻嘻哈合地笑,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回到娘家之后就被她爹娘关起来了。现在被关在家庙里,让她规规矩矩地带发修行。”

    “这就奇怪了。那位少夫人可是京城有名的名媛,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莫不是中邪了吧?”

    “她娘请了大师给她驱邪,也不知道大师给那位夫人说了什么,反正就是必须关在家庙里,不能离开半步。”

    从隔壁桌传来的谈话声引起了裴玉雯的注意。裴玉雯听着他们说的话,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

    性情大变的贵妇人,被休后不仅不伤心难过,反而乐不开支,如果不是疯了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性。

    难道在这个世间还有人和她一样是重生回来的吗?那她得更加小心才行。要不然很容易被人当作邪物烧了的。裴玉雯在心里想了许多,却不知道她的身份不仅南宫兄妹和长孙子逸知道,连她的枕边人也知道。其实别人知道都不算什么,最大的麻烦是长孙子逸。他知道后总是阴魂不散,那种感觉就像是随时有人盯

    着她似的。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端木墨言捏了一下她的鼻子,勾唇淡笑。

    端木墨言是武夫,手指上全是粗糙的茧子。当那指尖碰到她的鼻子时,顿时弄得她又痒又痛。

    不过,那些都是轻微的。她又不是泥捏的,没那么容易被 他捏坏。他的动作也让她回过神来。

    “我只是在想那位尚书府的少夫人也太任性了。就算真的不满意这门亲事,也不能这样弄得人尽皆知。现在娘家为了顾及家族的颜面只有牺牲她,她以后想要离开家庙就难了。”裴玉雯淡淡地说道。

    “只是一个不相干的人,不用理会她。”端木墨言想的比裴玉雯更多。

    既然裴玉雯能够察觉那个人不对劲,端木墨言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他在想,那个人是不是和他心爱的妻子有相同的境遇?如果是的话,或许可以从这个人的嘴里知道什么。

    比如说,她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她原本又是谁。

    一尘大师是个世外高人,知道许多普通人不知道的东西。当时送走一尘大师的时候,他给他说了一些话。那些话让端木墨言特别的警惕,就担心裴玉雯突然有一天不见了。

    他要的是现在的妻子,而不是一个外壳。要是妻子变成另外一个人,他是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

    他得想办法留下她,让她离不开他。只有这样,这个秘密才能永远地埋藏下去,谁也不会再知道这个秘密。

    “今天晚上去裴家吃饭吧!小弟要回来。”裴玉雯说道。

    “好。”端木墨言经常去裴家蹭吃蹭喝的,现在说是去裴家,答应得爽快自然。

    “林爷,快里面请。”小二谄媚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

    只见一个穿着蓝衣锦袍的男子走上楼。在男子的身后跟着几个三四品的官员。那位‘林爷’容貌俊美,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只是那笑意没有到达眼底。

    林俊华。

    京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他现在又是正二品的官员,在朝中的时候与端木墨言裴烨都是有碰头的。

    见到他现在的样子,裴玉雯皱了皱眉,转过头不说话。

    小二带着林俊华等人进了包厢。

    他们走后,裴玉雯再次回过头来。她看向端木墨言:“长公主的那些人会不会太猖狂了?”

    “太子快要落马了,下一个得利者就是老三。”端木墨言不想多说朝中的事情。“你这位表哥是个能人。可惜走错了路,与我们成为了敌人。要不然倒是一个不错的助手。”

    “是啊……”当年救他的时候,除了因为亲戚的关系之外,也是欣赏他才想尽办法帮他。“以后……”

    “怎么了?”端木墨言见她说了一半就停下来了。“是不是不忍心?不要担心。如果真到那一天,我们会留他一个生机。只不过,就看他接不接受你的好意。”

    “你看那边……”裴玉雯拉了一下端木墨言的衣袖,看向楼梯处。

    只见一个人上了楼,而那人桀骜不驯的眸子里一片犀利的光芒。

    夏知宏。

    他怎么也来了?

    “夏爷。”小二连忙迎过去。

    “准备一个厢房。”夏知宏冷冷地说道。

    “是,是。”

    夏知宏进了厢房。

    “言,最近朝中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为什么表哥和夏知宏都这么奇怪?”裴玉雯蹙眉。

    “不要为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受到影响。”端木墨言明显不想提朝中的事情。“今天我先送你去裴府。等会儿我还要出去办点事情,晚上的时候再来找你。”

    “嗯。”还说不要受到影响,显然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要去处理这件事情。

    不过,既然他不想让她知道,那就不知道吧!左右不过就是朝中的那些事情罢了。

    现在朝中还有几个元老是她爹的旧友。如果端木墨言用得上的话,她可以试着与他们联系。只不过,这样就容易引起他们的怀疑。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她不想这样做。

    端木墨言把裴玉雯送回裴府。把她送到之后,他连门都没有进就走了。平时他不会这样做,可见今天的事情有些难办,他急着去处理。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应该与刚才的事情有关。晚上裴烨回来。裴玉雯让仆人把裴玉灵和华倾书也叫过来,准女婿谭弈之当然不能缺席。等端木墨言到后,全家人又聚在一起吃吃喝喝。吃饱喝足之后,大家又在裴家留宿。一切与平时没有什么区别,然

    而第二天……

    “王妃娘娘……王妃娘娘……求求你救救我们夫人。”从外面传来一个女子焦急的哭喊声。

    裴玉雯被人唤醒。她的身边已经没人,看来端木墨言很早就离开了,旁边的位置已经冷了。

    她的大丫环正在和外面的人说话。那人哭哭啼啼的,声音非常尖锐,看样子非要她出面不可。

    这个府里的夫人有三个,一个是老夫人林氏,大夫人小林氏,二夫人诸葛佳惠。林氏和小林氏不需要任何人救,只有诸葛佳惠从嫁过来开始总是有许多麻烦。而听这声音应该是诸葛佳惠身边的陪嫁丫环。

    她慢吞吞地下了床,穿衣梳妆,一切就绪后对外面的人说道:“让她进来吧!”小丫环推门进来,扑通一声跪在裴玉雯的面前:“王妃娘娘,救救我们夫人吧!我们夫人真的不是故意的。明明是裴爷昨天晚上喝醉了走错了房间,今天醒来非要说是我们夫人使手段。我们夫人冤枉啊!她

    堂堂的世家贵女,怎么会做这种不入流的事情?王妃娘娘,裴烨说要休了我们夫人。你一定要救救她啊!”

    “这是你们的家事,与我有什么关系?他们夫妻之间有什么事情自己处理。”裴玉雯坐在那里,对外面的大丫环说道:“准备早膳。”

    “是。”“娘娘……”那丫环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裴玉雯。“你和我们夫人是朋友!你一直很照顾她的。为何她嫁过来之后,你反而不管她的死活了?娘娘,你向来心善,难道真的想看我们夫人被休吗?还是说,这

    就是你们的目的?”

    “我的目的?”裴玉雯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的小丫环。“你们夫人被休和我有什么关系?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奴婢不知道。奴婢只知道王妃娘娘明明可以帮我们夫人,可是却不管我们夫人的死活。这实在让我们夫人寒心。”

    裴玉雯第一次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我会问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不过,裴烨是裴家的当家人,更是朝廷命官,如果他是个不明事理的人,就不会有今天的成就。”裴玉雯淡道:“行吧!既然你找上我,我总不能完全不管。我现在就去看看你们

    夫人。”

    “我们夫人很难过,哭了一早上了。夫人没有让奴婢来找王妃,奴婢自作主张想请王妃作主。”

    “真是一个好奴才。”裴玉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原来你们诸葛府的奴才这么有胆子。”

    “请王妃恕罪。”裴玉雯不想听那个婢女说什么废话。她本来不想管裴烨和诸葛佳惠之间的私事,现在找上她了,她只能去问侯一句。至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只有他们两个当事人知道。裴烨又不是小孩子了,自然知道怎么处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