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停职?
    熊炜对温国宁大发雷霆,他说温国宁瞎胡闹,不向局领导请示就擅自行动,这是目无上级的做法。

    熊炜当时就要停温国宁的职,让其他人来接手史长生团伙的案子。

    熊炜这样做有道理吗?说起来是没道理的,但是在这个国家,这样没道理的事情太多了,许多事情都是以领导意志为转移的。

    在公安局里,熊炜不但是公安局长,而且是市委政法委书记,市委常委,在公安局里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威,他哪里容得下有人敢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何况温国宁动的还是史长生的人,这样搞是要出大事的。

    为什么史长生现在还能在看守所里吃香的喝辣的?仅仅只是因为他有钱吗?当然不是,这是因为他的手上捏着不少领导的把柄,要是把他逼急了,他把这些把柄抛出来,那整个嶙山市都要大乱,他熊炜弄不好都脱不了干系。

    所以,熊炜绝对不能让温国宁这样胡来,气急之下,他便要对温国宁进行停职处理,让他的心腹来接手这个案子,熊炜不是一个心机深沉的人,他并没有想得太远,他不知道温国宁这样做是得了苏星晖的授意。

    在他想来,苏星晖才来了嶙山几天,温国宁这个小小的刑侦支队副队长,又怎么可能跟他搭上关系?这应该是温国宁的个人行为,他想要立功出头而已,所以就趁史长生被羁押的机会想要痛打落水狗。

    就算是落水狗,又怎么可能那么好打?要是被落水狗咬上一口,那也是不好受的。

    让熊炜更加气愤的是,温国宁居然当场顶撞了他,温国宁问他犯了什么错,熊炜凭什么要对他进行停职处理?他说就算要对他进行停职处理,也不是熊炜一个人能够决定的,需要局领导班子召开党委会议来停他的职。

    温国宁说得一点错都没有,他是刑侦支队的副队长,属于公安局的中层干部,要停他的职,确实需要局领导班子召开党委会议来决定的,不是熊炜一个人说了算的,就算他是政法委书记,也不能越过组织程序,不能搞一言堂。

    问题是,以前熊炜一直都是这样干的,在政法系统,他就可以一手遮天,没人敢于顶撞他,就算之前的市委书记汤兴昌,在政法系统的工作上也是非常尊重熊炜的意见的。

    现在温国宁居然敢于这样顶撞他,把熊炜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他瞪大了自己的牛眼睛,狠狠的拍了桌子,问温国宁还有没有王法?居然敢顶撞他!

    温国宁说,我说的有错吗?按照组织程序,你要停我的职,就得开党组会,而且我做的事情一点错都没有,我破案有错吗?我抓犯罪嫌疑人有错吗?你凭什么停我的职?这事到哪里我也不怕你。

    温国宁现在也算是豁出去了,他把自己的全部前途都赌在了苏星晖的身上,顶撞熊炜又算什么?现在就算是天王老子他都不怕,如果在熊炜面前,他退缩了,他就不值得苏星晖信任,苏星晖又凭什么提携他?

    温国宁在嶙山市公安局一直都受打压,而且熊炜这些人的作派,他早就看不惯了,他们哪还像是警察,根本就是官僚,没有一点血性,他们跟史长生这些人称兄道弟的,长此以往,嶙山市公安局就成了黑窝了,哪还叫公安局?

    只不过温国宁这个人的性格比较隐忍,他知道自己没有能力跟熊炜他们叫板,所以一直默默隐忍,直到这一次苏星晖来到了嶙山市,温国宁这才彻底爆发了。

    熊炜气得彻底失去了理智,他居然掏出了佩枪,对准了温国宁的眉心,他说你再流弊一个我看看?

    温国宁却是夷然不惧,他挺胸对着熊炜,冷静的说,你敢开枪试试,你开了枪的话,你这辈子就完了。

    熊炜虽然已经失去了理智,但是他的心中也还是有敬畏的,他当然不会开枪,他知道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到开枪的地步的,他就是要吓唬温国宁一下,让温国宁服个软,他好下台,可是现在温国宁不怕他,熊炜就不好下台了。

    熊炜暗暗后悔,温国宁这个人本来就是以不怕死而闻名的,他曾经面对犯罪嫌疑人的枪口眼都不眨,最后成功制服了犯罪嫌疑人,立下了个人二等功,也是凭借他在刑侦口的出色表现,他才能升到刑侦支队副支队长的位置。

    熊炜现在有一些骑虎难下,他拿着枪的手都微微发抖,不过他竭力让自己显得更加凶狠一些,希望逼迫温国宁就范。

    这时,公安局一位副局长朱文范路过熊炜的办公室,熊炜办公室的门没关,他一眼看到熊炜持枪指住了温国宁的眉心,这一下顿时让朱文范吓得够呛,他连忙走到熊炜的办公桌旁边,对熊炜说,熊书记,你这是干什么?可不能乱来啊。

    说着,他从熊炜的手里把枪拿了过去,熊炜也正好借此下台,他对温国宁说,温国宁,你胆大包天啊!今天要不是老朱的面子,老子一枪崩了你,还没人敢这么对我说话呢。

    温国宁说,我就不信你敢开枪。

    朱文范说,温国宁你怎么对书记说话的?还有没有上下尊卑了?快跟熊书记说声对不起。

    温国宁说,朱局,熊书记擅自掏枪对着我,违反了公安机关公务用枪管理使用规定第二十二条第六款,应该按照该管理规定第二十条,没收熊书记的佩枪,并且按照相关规定,予以处分。

    公安机关公务用枪管理使用规定第二十二条第六款,也就是说公安机关的佩枪人员在与他人发生个人纠纷的时候,不得使用枪支。

    朱文范是分管公安局内部督察的,对于这一条款,他当然也很熟悉了,不过刚才他根本没有想起来要按照这一条款来没收熊炜的枪支,这是因为熊炜在公安局里一手遮天,他这个小小的副局长,又怎么可能去管熊炜呢?

    温国宁给朱文范出了个难题,他不由得看向了熊炜,熊炜一听温国宁的话,又是气得七窍生烟,他又瞪起了牛眼睛。

    朱文范觉得自己脑袋疼,他连忙打圆场说,温国宁啊,熊书记只不过是跟你开玩笑的,他怎么可能对自己的同志掏枪呢?我说你啊,也是太不尊重领导,太不尊重老同志了,你还年轻,不要这么钻牛角尖,依我看,今天这事就这样吧。

    温国宁说,这事怎么可能就这样了呢?今天这事太严重了,一个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居然在办公场所拔枪对准公安局的内部人员,这事无论到哪里,我都得找人论个理,朱局长,你不管是吧?那我就告到市里,告到公安厅,告到省里,我相信总有管的人。

    熊炜一听这话,又想吹胡子瞪眼,朱文范连忙对他使了个眼色,他知道,今天温国宁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钻了牛角尖,现在万万不能激化矛盾了,只能是做他的工作。

    要知道,熊炜掏枪这事可大可小,现在除了朱文范和温国宁两人之外,没有第三个人看到,只要温国宁不追究,也就没事了,但是温国宁如果死咬着这件事情不放的话,那熊炜还有些麻烦了。

    这件事情如果闹大,对朱文范同样不利,所以,朱文范也不希望这件事情闹大,他想把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朱文范笑着说,今天你们俩这是怎么了?怎么闹得这么不可开交?

    温国宁便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跟朱文范说了一下,朱文范可不是熊炜那样的武夫,他的头脑还是非常清醒的,他了解温国宁,这个人平时做事没有这么没章法,要说他是因为史长生被抓,所以立功心切,去抓史长生的儿子和手下,那这事也发生一段时间了,他早怎么不去抓?

    他联想到最近市里发生的事情,温国宁这事刚好发生在苏星晖到任之后,他便怀疑,这事背后是不是有苏星晖的影子,温国宁这样做,会不会是苏星晖授意的呢?

    他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如果不是背后有苏星晖撑腰,那温国宁肯定不会这么不依不饶的,他跟熊炜斗,那不是胳膊拧大腿吗?那拧得动吗?

    想到这里,他对温国宁说,小温,你先别急,咱们一起坐下来谈一下。

    说到这里,朱文范把熊炜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然后让温国宁坐下,又让熊炜坐下,他说,熊书记,你看你再怎么也不能跟小温开这样的玩笑嘛,小温,你还是得尊重一下领导,你们说对不对?

    熊炜点起了一支烟,闷闷的抽着。

    温国宁说,朱局,我做错什么了?我抓犯罪嫌疑人,破案,那不是我的职责所在吗?熊书记不通过局党委会议就要停我的职,我不服!

    朱文范笑着说,我看就是你们把话说僵了,话赶话才说到这份上的,这肯定不会是熊书记的本意,熊书记一向是很有组织原则的,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呢?是不是,熊书记?风流青云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