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一挑四
    ,精彩小说免费!

    如果不是李二蛋亲眼看着刘翠兰给年轻人倒的是酒,他都想要试一试他的酒杯子里到底是酒还是水了。

    其他几名村干部又跟年轻人喝了起来,年轻人也是来者不拒。

    葛斌又对年轻人道:“苏老师,你别喝了。”

    年轻人看着几人关切的脸,他微笑道:“我没事,他们喝醉了我也醉不了。”

    年轻人的话让李二蛋几人都瞪大眼睛看着他,一脸的戾气,不过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说再多的狠话也不如把他喝趴下,虽然几个人喝一个人也没有什么光彩的,可是如果这样都没把他喝趴,那他们丢人就丢大发了。

    现在这就叫做骑虎难下了。

    他们几个正准备再跟年轻人喝酒,可是年轻人却端起酒杯,主动出击了:“李书记,我听说你在这十里八乡都是有名的好汉,喝酒也是海量,来,我敬你一杯!”

    李二蛋终于不再斜乜着年轻人了,他正眼看着年轻人道:“小伙子,我本来以为你是吹牛逼,没想到你还真牛逼啊!行,咱们好好喝,我今天就看你到底能喝多少!”

    李二蛋又跟年轻人喝了一杯,其他村干部都唯他马首是瞻,也都纷纷跟上,跟年轻人敬酒,刘翠兰倒酒的手就没有停下过,一坛子只怕有四五斤的酒,眼看就要见底了。

    刘翠兰对李二蛋道:“李书记,要不就算了吧,这坛子酒都快喝完了。”

    刘翠兰在这夹石村也是个风流人物,她当这妇女主任,在夹石村也流传过不少风流韵事,不过,她又哪里见过这年轻人这样的出色人物?

    这年轻人英俊潇洒,一股书卷气,可是身体又十分强壮,以刘翠兰的眼光,自然看得出来他一点儿不比李二蛋瘦弱,这样文武双全而又风流倜傥的人儿,让刘翠兰有些心痒难搔,她自然不想看到年轻人喝个酩酊大醉。

    不过她很是害怕李二蛋,当然也不能直接说年轻人不能喝了,所以只能说酒快喝完了。

    谁知道李二蛋又喊起他老婆来,让她再送一坛子酒来。

    刘翠兰一咬牙道:“李书记,你看沈乡长他们好像也喝得差不多了,下午还有事呢,要不中午就算了?”

    李二蛋笑道:“下午有个鸟事?你别是发起骚来,看上这小伙子了吧?你别急,这小伙子喝多了,我们就把他扶到你家床上,让你好好疼他。”

    那伙村干部们又是放肆的大笑起来,刘翠兰被说中了心事,眼睛里像要流出水来,她连忙啐了一口,便又倒起酒来。

    葛斌他们都担心的看着年轻人,谁知道年轻人的眼睛越喝越亮,他反而不停的给李二蛋他们敬着酒,酒量稍差的村会计有些不胜酒力了,想要不喝了,年轻人盯着村会计道:“李会计,你这是看不起人吗?”

    他们最开始说年轻人的话,年轻人都原封不动的还给他们了,李二蛋觉得丢了面子,他瞪着村会计道:“喝了!”

    村会计也是畏李二蛋如虎,虽然他也姓李,论辈份比李二蛋还长一辈,可是李二蛋要犯起浑来,想打就打,全无顾忌,这个村子里也没人敢拦,再说了,想拦也拦不住啊,李二蛋兄弟六个,姐妹五个,再加上他的儿子侄儿外甥们,家里七尺高的汉子差不多有二十条。

    在北方农村,宗族势力很强,家里男丁多,就厉害,李二蛋又能打,单挑挑不过,群殴就更别谈了,村会计能不怕他吗?

    于是,村会计连忙端起酒杯,哧溜一声便把那杯酒一饮而尽了,这杯酒一下去,他便觉得天旋地转,顿时在椅子上坐不住了,身子软绵绵的出溜到桌子底下去了。

    众人不禁骇然变色,他们四个人喝年轻人一个人,可是谁能想到,最先倒下的还是他们这边的人。

    李二蛋也不管村会计,他又看向了治保主任,示意治保主任跟年轻人喝,治保主任也不敢怠慢,便跟年轻人喝了起来。

    没过一会儿,治保主任和村主任也先后趴在了桌子上,不省人事了,大家一个个目瞪口呆。

    年轻人又微笑着端起酒杯对李二蛋道:“李书记,来,咱们再喝一杯!”

    葛斌现在也不劝年轻人了,他现在对年轻人充满了信心,他微笑着看着这一幕。

    老沈和王宝才都是一脸惊骇的看着年轻人,他们现在才发现,年轻人的酒量完全是深不见底啊,这真是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啊!

    李二蛋虽然酒量不小,可是现在也有了五六分酒意了,他也喝了不下七八两酒,他看着脸色如常的年轻人,心里有一些打鼓,他们今天只怕是要栽了,不过就此结束的话,他是万万说不出口的。

    他看向了老沈,希望他能出言解劝,可是老沈刚刚被李二蛋出言呵斥过的,心里正恨他呢,此时只当做没看见,谁让你李二蛋那么牛逼?现在踢到铁板上了吧?

    王宝才倒是开口道:“小伙子,要不今天就到这里吧?我看你也喝得不少了,下午还有事,吃点饭算了。”

    年轻人确实喝得不少了,大家心里都有数,他只怕喝了三斤都不止了,他喝酒实诚,每杯酒都是喝完之后亮杯底,涓滴不剩。

    李二蛋见王宝才帮他转弯,他希冀的眼光看向了年轻人,希望他能就此罢休,虽然他这样也挺没面子的,可是总比喝趴下的好。

    谁知道年轻人微微一笑道:“王所长,你这不是看不起李书记吗?我听说在这十里八乡,李书记喝酒还没遇到过对手,喝这点酒又算得了什么?李书记,你说呢?”

    李二蛋在这安沛乡称雄,一靠能打,二靠能喝,三靠人多,他确实能喝,这烈性的家酿酒,他号称两斤不醉,实际上,他也能喝个一斤半左右。

    要知道这家酿酒跟一般的酒可不一样,家酿酒的度数没个准,不过度数都很高,最高的甚至有超过六十度的,他李家的家酿酒度数就非常高,至少是六十度往上走,能喝一斤半已经很了不得了。

    所以,李二蛋在这十里八乡还真没在喝酒上遇到过对手,确实是名声在外了。

    听了年轻人这话,李二蛋牙一咬,tmd不就是喝酒吗?老子还没怕过谁呢,喝就喝,老子就不信,你真那么能喝。

    李二蛋一拍桌子道:“痛快,来,换碗喝!”

    李二蛋让老婆给他们拿两只饭碗过来,他们用的饭碗不小,一只至少能够装半斤白酒,李二蛋挑衅的看着年轻人,问道:“咱们用这个喝怎么样?”

    年轻人还是微微一笑,点头道:“没问题,就用这个喝吧。”

    李二蛋对刘翠兰道:“倒酒,看老子把他给喝趴下,送到你床上去。”

    刘翠兰又啐了一口,还是给两只碗都给倒满了酒。

    李二蛋端起一碗酒道:“来,干了!”

    年轻人同样端起一碗酒,跟李二蛋碰了一下,在酒花飞溅之中,两人都是一仰脖,把一碗酒喝得涓滴不剩,这副场景很有男人气概,只可惜几个村干部都喝趴下了,没人在旁边凑趣叫好,所以毕竟还是少了一些气氛。

    李二蛋抬手擦了擦嘴角边的酒,说:“再来!”

    这就是李二蛋最厉害的一招,用大碗喝酒,就算喝不倒你,也要吓倒你,特别是一碗过后,马上再来一碗,给人产生的心理冲击力是非常巨大的,往往很多人在这个时候心理上已经甘拜下风了。

    显然,李二蛋想要把这个年轻人也吓倒,不过,他显然打错了算盘,年轻人轻轻对刘翠兰道:“刘主任,麻烦你倒下酒。”

    现在的刘翠兰完全被这个年轻人的风采气度给迷住了,她对年轻人是言听计从,她连忙给两个碗里又满上了白酒。

    年轻人端起碗道:“李书记,是好汉子的就干了!”

    年轻人一仰脖,把那碗酒给一饮而尽了,然后向李二蛋亮出了碗底,李二蛋现在倒有一些骑虎难下了。

    喝吧,他现在还真有些酒意翻涌的感觉,脑袋都晕晕乎乎的,可是要是不喝吧,他这么多年酒桌不败的名声,也就毁于一旦了。

    他觉得自己眼里的年轻人好像在晃动着,他笑了,原来这个年轻人也快要不行了,他一定是在强撑着,李二蛋便端起碗,大笑着将那碗酒咕嘟咕嘟的给喝了下去。

    喝完之后,李二蛋一下子把那个碗给摔得粉碎,他上身摇晃着,指着年轻人哈哈大笑道:“你晃个什么晃?你也不行了吧?哈哈。”

    大家都有一些好笑,明明是他自己在晃,他却说别人在晃,看来酒桌不败的李二蛋,今天要败了。

    话音未落,便见李二蛋晃晃悠悠想要站起来,可是刚刚站起来,便脚下一软,直接躺倒在了地上,仰面朝天,四仰八叉,不省人事了。

    今天算起来,这六十多度的烈酒,李二蛋喝了近两斤,他虽然号称有两斤的酒量,又哪里喝得了这么烈的两斤酒,他不倒下才是真的奇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