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六章 回乡
    .. ,风流青云路

    一路上,侯光弼都没有说话,他一直扭头看向车窗外,他的眼里有着各种复杂的情绪,渴盼、欣喜、伤感、惆怅……

    苏星晖当然明白侯光弼的心情,四十五年未见的故乡,就在眼前了啊!

    苏星晖也没跟侯光弼说什么,他任由侯光弼默默的看着车窗外面的景色。

    十二月的田野,其实没什么景色好看,这时候的田里,农民们种的基本上都是小麦或者是油菜等等作物,在这个时候,都还长得不太深,看不出什么来。

    田野边的农舍也都十分破旧,这就是一副十分普通的中国八、九十年代中国农村的景象,不过侯光弼看得十分入神,这样的景色,他也已经四十多年没有见过了。

    直到车队快到彭家湾镇的时候,路上的车多了起来,都是来去的货车,拖菜的货车,有大有小,甚至还有手扶拖拉机,这样的景象让侯光弼的眼神发生了一些变化,他的眼神里多了一些探究的神情。

    他转过头来问道:“这是快到你当镇长的彭家湾了吧?”

    苏星晖点头道:“对,彭家湾种的蔬菜成熟了,现在每天都有不少来收菜的经销商,所以车会多一些。”

    侯光弼点了点头,车队又开了几公里,便开到了彭家湾镇境内,路边的田野里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色,成熟的包菜被农民们一棵棵砍下来,放到大塑料袋里,再一袋袋运到公路旁边,等待着装车。

    那一间间白色的大棚,在绿色的田地里,显得分外醒目,侯光弼道:“这是你们建造的温室?”

    苏星晖道:“对,就是建造的温室,用来种植反季节蔬菜的,这个在法国应该比较普遍吧?”

    侯光弼道:“对,我们侯家的产业里也有农业这一项,当然也有温室,不过我们主要是用温室来种植鲜花,法国人对鲜花的需求是非常大的。”

    苏星晖笑道:“法兰西民族是一个浪漫的民族嘛。”

    侯光弼道:“其实种温室鲜花比种温室蔬菜经济效益更高,你们可以考虑一下啊。”

    苏星晖摇头道:“现在国内的鲜花市场应该还没有那么大,国内的老百姓还比较穷,现在主要还在考虑如何吃饱饭的问题,所以暂时还只能种植温室蔬菜。”

    侯光弼点了点头,这一点倒是如今中国跟法国的国情不同了,现在好多中国人连菜都买不起,遑论买花呢。

    如果是在欧洲,那就不一样了,欧洲人就算是没钱买面包,也得买花放在家里。

    侯光弼道:“这到了你们彭家湾啊,看上去跟其它乡镇就大不一样了,看来,你这个镇长当得确实很好。”

    苏星晖道:“这只不过是我应尽的职责。”

    侯光弼道:“现在国内这样的地方也不多吧?”

    苏星晖道:“也不能这么说,国内现在的发展确实很快,比我们上俊县发展好的地方多了去了,特别是沿海那些城市,他们接受外来的先进思想比我们早,因此在经济发展上也走在了我们的前面,我们还需要更快的发展,才能早日让上俊县的老百姓过上好日子。”

    侯光弼点头道:“是啊,要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想当年,抗日战争结束,我当上省参议的时候,也是雄心勃勃,想要为省里出谋划策,大搞经济建设,想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可惜啊……”

    说到这里,侯光弼摇起了头,显然,那一段往事让他不堪回首。

    苏星晖道:“那也不能怪您嘛,侯爷爷,那时候整个国民党政权都腐朽了,不得民心,那也不是您一个人能够挽回的。”

    侯光弼没有再说什么,他又扭头看起了窗外,显然,他正在慢慢找回记忆中魂牵梦萦的故乡的山水,眼前的景色与他的记忆正在慢慢的重合。

    随着上俊县城慢慢的接近,侯光弼的神色越来越激动。

    突然,前面出现了一群人,他们站在一排轿车旁边,正往这边翘首盼望,苏星晖道:“侯爷爷,这些就是来迎接您的县里的领导们了。”

    侯光弼点了点头,正了正自己的衣服,这是他故乡的父母官,是来迎接他这个海外归来的游子的,他必须以礼相待。

    苏星晖让司机把车停在了路边,后边的几辆车也都停了下来,苏星晖先下了车,然后把侯光弼给扶了下来。

    纪涛带头迎了上来,苏星晖向他介绍了侯光弼的身份,又向侯光弼介绍着纪涛等人的身份,纪涛等县领导一一跟侯光弼还有他的子侄儿孙们握手表示欢迎。

    等大家都握完了手,纪涛高兴的说:“侯老先生,我代表上俊县的三十多万人民,欢迎你们回来!”

    侯光弼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他点头说:“谢谢,谢谢!”

    苏星晖道:“纪书记,我们先去状元巷吧。”

    纪涛点了点头,让县领导们都上了车,向县城里开去,侯家人也都上了车,跟在了县领导们的车队后面开向了县城里。

    上俊县城里沿路都有交警和治安警察在维持秩序,车队顺利的开到了状元巷口,停了下来。

    一路上,随着状元巷越来越近,侯光弼的神情也是越来越激动,等他看到状元巷口那高高的牌坊时,他已经是泪流满面。

    他在苏星晖的搀扶下,下了车,走到了那高高的牌坊下,抬头看着牌坊上那“状元门第”四个大字,突然,他“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他的哭声撕心裂肺,还夹杂着一些不成句子的话语,“原谅我”,“不肖子孙”,“几十年了啊”……

    谁也没有笑话这个哭得像孩子一样的老人,谁都能理解他的心情。

    第二个跪下的是侯达仁,他也哭得很伤心,他也是一个年近六旬的老人了,不过,他对这条状元巷的感情之深厚,之复杂,绝对不下于侯光弼,他逃离自己的故土,也有二十多年了啊!

    侯光弼的子孙们也一个个的在侯光弼身后跪了下来,虽然他们大部分从来没有回过中国,根本就是在国外出生的,可是在侯家,他们接受的是中国文化的教育,他们在家里平时说的都是上俊方言,他们听自己的爷爷、奶奶讲状元巷的故事不知道讲过多少回,他们也以自己的祖先是一位状元而骄傲。

    当然,他们没有侯光弼和侯达仁他们那样去国怀乡的痛楚,他们只是跪了下来,并没有如侯光弼和侯达仁那样嚎啕大哭,可是,这么一群衣冠楚楚的人,集体跪在了这块巨大的牌坊下,这副场景还是那样震撼人心。

    良久之后,苏星晖上前扶住了已经哭得嗓子嘶哑的侯光弼,在他耳边轻声道:“侯爷爷,起来吧,要保重您的身体啊!”

    侯光弼累积了四十多年的情感,经过这一顿大哭,已经渲泄得差不多了,借着苏星晖的搀扶,他站了起来,其他人也都跟着他站了起来,侯达礼从身上掏出了一块手帕,递给了侯光弼,帮他擦去了脸上的涕泗。

    苏星晖道:“侯爷爷,进去看看吧。”

    侯光弼点了点头,跟着苏星晖走进了那幽深的状元巷,其他人都跟在了他们身后。

    苏星晖推开了一座院子的大门,看着那整修一新的院子,侯达礼都愣住了,他没想到,就在他出国的这短短十几天时间里,县里已经把那凌乱的大杂院修成这样了,他不由得感激的看向了县领导们。

    侯光弼领着子孙们走进了这个院子,他说:“这个院子当年是二房老五家的院子,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这个院子都没怎么变。”

    他在院子里转了转,又转了几个院子,在看到他自己当年住过的那个院子时,他又是老泪纵横,这是他住了几十年的地方啊,是生他养他的地方啊。

    苏星晖道:“侯爷爷,这是您的故居吧?以后如果您还想回来住的话,可以尽管住在这里。”

    侯光弼道:“今天我就想住在这里。”

    纪涛跟张开山对视了一眼,纪涛道:“可以,您可以住在这里,这里县政府已经全部收拾好了,条件不会比县委招待所差。”

    侯光弼点头道:“谢谢你们了!”

    当侯光弼在侯达礼家里看到父母亲和兄长的牌位时,他带着儿孙们恭恭敬敬的跪在了牌位前,上了香,侯达仁更是跪在了侯光济的牌位前痛哭失声,二十多年前,当他扔下一切偷渡国外的时候,他根本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还能看到父亲的牌位啊。

    中午,全体县委常委们在县委招待所宴请了侯家人,宴席上主要是上俊菜,侯光弼已经几十年没有吃过这么地道的上俊菜了,在法国,虽然他们也能做一些上俊菜,可是作料什么的都没这么地道,味道当然也没这么地道了。

    今天在这里吃到这么地道的上俊菜,吃到的还是他记忆中的几十年前的味道,这让侯光弼百感交集,觉得这一辈子再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还在找”风流青云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