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 说真话
    .. ,风流青云路

    于老的话让大家都笑了起来,说起来,他们还确实算是小老乡了,因为于老也是湖东省人,他的家乡在那个著名的将军县,现在的革命老区。

    苏星晖笑道:“能成为于老的小老乡,那是我的荣幸啊!要是有机会的话,还希望于老能够回湖东看一看。”

    于老点着头,他在解放之后,就没有在湖东省工作过,这些年,回湖东省的次数屈指可数,这是因为他的身份太高了,回一次家乡,就得兴师动众,这让他都不敢轻易提出回家乡。

    现在他年龄已经年过八十了,晚辈担心他的身体,就更不敢让他回家乡了。

    今天苏星晖说起让他回湖东省的话题,一下子勾起了于老的思乡之情,他虽然喜欢吃糖油饼,可是如果能够吃到湖东的热干面,那当然更好了。

    说起来,这些年,家里的晚辈也给他带过一些家乡的特产,热干面也吃过,可是味道总觉得有些不太正宗,要是能够回家乡去吃一碗正宗的热干面,那该多好啊!

    于老点头道:“是啊,我也想回去看一看啊!”

    看到于老勾起了思乡之情,老太太和于锐志兄妹都有一些慌张,他们生怕于老一个心血来潮,非要回湖东省,就很难拦得住了。

    在一些小事情上,比如平时吃什么,于老可能会很好说话,什么都听老伴的,可是在一些大事上,于老是很固执的,他要是非回湖东不可,还真没人拦得住他。

    老太太连忙说:“老于,你可要注意身体啊。”

    于锐志转头对苏星晖使了个眼色,示意让他不再说这个话题了,苏星晖这才明白,似乎自己无意之间闯了个祸,于老已经年过八十了,回湖东的话,在身体上未必能够支撑得住这样的长途旅行。

    幸好于老自己也知道,他要回一趟湖东不是小事,只怕连中央首长都会惊动,他勉强按捺住了思乡的情绪,笑道:“我只是说想回去看一看嘛,没有说一定回去看一看嘛。”

    苏星晖道:“这样吧,于老,下次我再来的时候,我多给您带一些湖东的特产,让您尝尝家乡的味道。”

    于老点头道:“好,我最喜欢吃的就是热干面,还有夏天的新鲜莲子,要是你能弄点过来,那就太好了。”

    苏星晖把这些都记在了心里,他点头道:“我知道了。”

    于老道:“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呢,上一次小志带给我的彭湾大曲,就是你帮我买的,这是好酒啊!”

    苏星晖道:“您喜欢就好,等您喝完了,我会再帮您买的。”

    于老道:“可惜咱家的老太太管得紧,一天最多能喝一小杯,不解馋啊!”

    老太太嗔道:“你这个老于,医生说了,你喝酒不能太多,一天一小杯已经是极限了,最好是别喝。”

    于老道:“行行行,都听你的。”

    听于老这样说,老太太这才回嗔作喜。

    于老道:“星晖啊,我听说你现在在彭家湾镇当镇长是吗?”

    苏星晖点头道:“对。”

    于老的脸上露出了回忆的神情道:“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在你们上俊县打过仗啊!”

    苏星晖倒没听说过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就连上俊县志上都没记载,他惊讶的问道:“您在上俊县打过仗?怎么县志里都没记载?”

    于老道:“是啊,在上俊县打过仗,不过也没呆多久,算是路过你们那里吧,那还是三十年代,我的年纪比你还小,那时候我是连指导员,还是个无名之辈,你们县志没有记载,也很正常啊!要不是见到了你这个上俊人,我自己都不记得去过上俊县了。”

    苏星晖道:“那我回去一定跟县领导汇报一下,让方志办的同志把您的这一段战斗经历加入到上俊县志里,您在上俊县战斗过,这是上俊县的荣幸啊!”

    于老摆手道:“这个就不需要了,仅仅是路过,跟地方上的敌人短暂交火,也没什么战果和伤亡,不足一提。”

    苏星晖知道于老的脾气,他也没有再坚持,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今天在于老面前,他表现得有些拘谨,以前就算是在顾山民这个省委书记面前,他都没有这么拘谨过。

    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气场确实强大,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苏星晖自己觉得自己拘谨,可是他的表现在于老看来,已经是相当不得了了,以于老的身份,他无需刻意表现出自己的威势,已经是凛然生威了,就算是部级大员,在他面前,都无不战战兢兢。

    可是苏星晖这么一个年轻人,面对他的时候这么坦然自若,这真的让于老有些刮目相看,他暗暗点头,这个年轻人有气度啊!

    于老笑道:“对了,星晖,我听山民说,你在上俊县干得很不错,尤其是上俊县的农村经济,这几年发展得很好,在全省都是典型,现在全省的农村都在学习你们的经验。”

    苏星晖道:“这是顾书记过奖了。”

    于老摆手道:“年轻人,谦虚是可以,不过不要谦虚过头,你的工作确实干得很出色嘛,小志和小秋都说你干得很好,一个二十三岁的镇长,全国都找不到第二个啊!”

    于锐志在爷爷奶奶面前一直规规矩矩的坐着,轻易不敢开口说话,这时候他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是啊,爷爷,星晖真的有本事,干得很好,而且他一直都在基层工作,放弃了在江城工作的机会,就是想把农村的经济搞起来。”

    于若秋也道:“爷爷,您可能不知道,以前上俊县的农村有多穷,星晖以前在猛虎岭工作,在他去之前,猛虎岭的老百姓穷得很,听他们说,他们有的穷人,一天只吃两顿饭,全家才有一条裤子,是星晖去了之后,让他们富裕了起来。”

    于老皱着眉头道:“星晖,你给我说说,现在的农村真的有这么穷吗?小志和小秋说的我总有些不信,他们在农村看得少,你是直接在农村工作的,情况应该比他们更加了解。”

    于老就是农民出身,当年之所以参加红军,就是因为太穷,家里的日子过不下去,不得不造当时的政府的反,他参加红军的初衷就是想让全天下的穷人都过上好日子啊。

    现在解放已经几十年,改革开放也有十几年了,他在京城看着报纸上的经济数字,觉得老百姓的日子都好过了,可是听于若秋说,现在的穷人日子还这么不好过,他当然有一些震惊,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苏星晖知道,这不怪于老,他年纪大了,现在已经退居二线,虽然也经常接触一下地方来的干部,可是这些干部,谁敢跟他说真话?当然都是报喜不报忧了,他哪里听得到真话?

    苏星晖知道,这是让于老听到真话的一个机会,不过他也有一些犹豫,要是把农村的真实情况都告诉了于老,只怕会让于老过于激动,他毕竟年纪大了,这对他的身体是没有好处的。

    看到苏星晖有些迟疑,于老道:“下面的情况是怎么样的,你尽管跟我说,不要怕说真话,年轻人嘛,就要敢说真话!”

    苏星晖道:“于老,我可以跟您说,不过希望您听了下面的真实情况,不要太激动。”

    苏星晖的话让老太太有些担心起来了,她对于老道:“老于啊,要不你就别听这些了,你的身体要紧啊,这些事情,也不是你能管得了的了。”

    于老笑道:“老婆子啊,你就别担心了,我今天保证不会激动,星晖你尽管说。”

    苏星晖沉吟片刻,如果把农村的真实情况告诉于老,那当然是有好处的,虽然于老已经退居二线,可是他现在还是中顾委的委员,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同志,对中央的决策还是有着很大的影响力的。

    如今的三农问题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了,虽然湖东省的农村经济因为他的努力而得到了一些发展,三农问题也有了一些缓解,可是除了上俊县的几个乡镇之外,湖东省其它地方的农村经济还是不容乐观,农民的日子还是不好过。

    湖东省算是好的了,由此可想而知,中西部的其它省份,农民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苏星晖决定,还是要把这些情况向于老说出来,希望他能够影响一下中央。

    苏星晖道:“于老,现在农村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啊,若秋说的都是真的,而且,只有比若秋说的更加严重,已经到了不得不改变的地步了,要不然,农民实在是太苦了啊!”

    于老脸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道:“你说,说得详细一点。农民的日子怎么苦了?”

    苏星晖道:“于老,农村在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后,确实有一段时间让农民的生产力得到了比较大的解放,解决了农民吃饭的问题,不过,也仅仅只是解决了吃饭问题而已,农民的收入太低了。”

    还在找”风流青云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