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一章 萌萌的猛将兄
    .. ,风流青云路

    这一天,许小光来镇政府找到了苏星晖,他告诉苏星晖,有几家采石场这几天又在往他们昌峪公路的工地上送石头,因为苏星晖曾经告诉过他,现在除了他们白云山采石场的石头,其它采石场的石头都不能收,所以他就拒绝了这些采石场送的石头。

    不过今天采石场都闹了起来,说他们的石头又没有质量问题,凭什么不收他们的石头,他们还拉了一些人到工地上来闹事,不让工地开工,虽然许小光的工地上工人多,不怕他们闹事,不过他们这么闹,也很影响他们的工程。

    听了许小光说的事情,苏星晖问了一下是哪几家采石场,许小光说给他听了,苏星晖不由得沉吟起来。

    昌山县的几十家采石场这段时间一直都处于停工整改的状态,这几家采石场也在停工整改的名单当中,他们居然能往许小光的昌峪公路的工地上送石头,这说明他们正在偷偷摸摸的开工。

    苏星晖便给凌安国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他这几家采石场的名字,他说这几家采石场正在违规开工,还跑到昌峪公路的工地上闹事,他希望凌县长能够调查一下这件事情。

    凌安国听了之后非常气愤,这几家采石场简直太不像话了,违规开工不说,还敢跑到昌峪公路的工地上闹事,昌峪公路对昌山县有多重要谁都知道,这么重要的一项工程,他们居然也敢闹事?

    凌安国马上就说他会去调查这件事情的,苏星晖说了声谢谢县长,便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苏星晖把马升叫了过来,把这件事情告诉了马升,马升当然也很生气,他马上就说把派出所的民警叫去,把这些闹事的人都给抓起来。

    由于昌峪公路首先是从马头镇开始修起的,工程项目部就在马头镇的地面上,苏星晖便让马升给马头镇派出所打了电话,让马头镇派出所出警,然后,他和马升,还带了尹化龙一起跟着许小光一起去了工地。

    一到工地,苏星晖便看到一群混混模样的人正在工地上跟项目部的工人对峙,这些混混有二三十个,嘴里叼着烟,手里拿着木棍、水管之类的凶器,有的人甚至拿着自制的砍刀,在手上一掂一掂的,一副拽得不行的样子。

    而那些工人们都拿着在工地上干活的工具,像铁锤、铁锹,有的拿着一截钢筋,他们一脸愤怒的盯着这些混混。

    这些工人有一百多个,除了许小光从上俊带来的二三十个之外,基本上都是在马头镇招的工人,马头镇的人民风剽悍,根本就不怕这些混混,这些混混到工地上来闹,就等于是让他们干不成活,干不成活,他们就没有收入,这让他们怎么忍得了。

    如果不是几个项目部的管理人员在中间把双方隔开,估计这些工人们早就一拥而上,把这些混混打得抱头鼠窜了。

    马升离得老远就大喊一声:“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到工地上来闹事?”

    那群混混为头的一个转过头来,斜乜了马升一眼道:“你是什么人?敢来管我们的闲事?我们跟他们是经济纠纷,你管不着。”

    马升道:“我是马头镇的镇长,我怎么管不着?你们是哪里的?赶快给我离开。”

    那为头的一个在这三月底的天气里,就打着赤膊,他个子超过了一米八,块头也很大,一身横肉,他的背上还纹着一只下山猛虎,端的是威风凛凛,他的手上提着一根长约一米的镀锌水管,一掂一掂的,眼睛一瞪,气势逼人。

    他对马升道:“原来是马镇长是吧?我们来这里自然有来这里的道理,我们采石场的石头要卖给工地上,可是他们毫无道理的就不肯收,那我们采石场也得吃饭吧?这些都是采石场的弟兄们,要跟他们理论理论,怎么就不行了?”

    马升道:“你们要理论就好好理论,手上拿着家伙理论什么?”

    那人道:“你没看他们人比我们多,手上也都拿着家伙,我们不拿点家伙行吗?”

    这人一番歪理邪说,倒让马升一时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苏星晖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把眼睛一瞪道:“你问我名字干什么?”

    那些工人里有认识这人的大声说道:“他叫梁春花。”

    这一声让现场有些凝重的气氛一下子被打破了,许多人都哄笑了起来,笑起来的人越来越多,最后,就连那些混混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原来,这位就是昌山县常务副县长石荣怀的姨外甥,大石乡那家采石场保安队的副队长梁春花梁队长。

    就连苏星晖都忍不住感叹,这位梁春花先生身材高大,相貌堂堂,那幅下山猛虎的纹身也是气势逼人,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是好一副猛将兄的造型,可是偏偏却取了这么一个名字,这一下就让猛将兄变得有些萌了,完全破坏了他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气势嘛。

    马升却没有笑,他在苏星晖的耳边小声道:“这个梁春花是石县长的外甥。”

    苏星晖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石县长的外甥?就算他是石县长的外甥,也不能胡来嘛。

    现场越来越大的哄笑声让梁春花脸上有一些挂不住了,他回头看了一眼,喝道:“笑什么笑?陈二狗,未必你的名字就很好听了?你还笑老子?信不信老子一脚踢死你?”

    梁春花这一声吼让笑声更大了,梁春花恼羞成怒,他挥舞起那根水管就做势朝那位名叫陈二狗的同伙打过去,就在一场内讧即将上演之际,从后面传来一声断喝:“住手!”

    梁春花把水管一收道:“叫什么叫?老子跟弟兄闹着玩不行啊?陈二狗,你说老子是不是跟你闹着玩?”

    陈二狗道:“是啊,老子们闹着玩,你们难道还想把老子们抓起来?”

    发出这声断喝的是一个穿着警服,三十多岁的警官,他正是马头镇派出所的所长武明德,他带着几个警察,从一辆警车上下来,正好看到梁春花挥舞着那根水管的场面,他便发出了这声断喝。

    他跑到了苏星晖和马升面前,气喘吁吁的说:“苏书记,马镇长,我来晚了。”

    苏星晖道:“武所长,你来得正好,今天这事就交给你处理了。”

    武明德这时候才看清,自己刚才制止的正是梁春花,他不由得心中暗暗叫苦。

    这位石县长的宝贝姨外甥,武明德自然是认识的。

    梁春花此人一向喜欢惹事生非,武明德还在县局的时候就认识他了,不过,梁春花有石荣怀这么一个好姨夫,他惹了什么事情,自然有石荣怀帮他摆平,他倒也没有蹲过局子,当然,做做笔录什么的是少不了的。

    武明德自然不愿意招惹石荣怀,可是今天偏偏在苏星晖和马升面前遇到了这件事情,苏星晖还把这件事情交给了他来处理,这让他煞是为难。

    当然,武明德也没有任何理由推脱,这样的治安事件,又发生在马头镇的地面上,正是他这个派出所长应当应份该管的事情,他不处理,难道还让苏书记和马镇长去处理?

    武明德向苏星晖点了点头,对梁春花道:“梁春花,你带这么多人到这里来干什么?”

    若是其他人,武明德这几句话自然问得气势十足,不过对梁春花,他却问得气势不足,甚至可以说有些软。

    梁春花大大咧咧的说:“武所长,这事你管不了,我们是经济纠纷。”

    项目部的一位管理人员道:“什么经济纠纷,明明就是你们来这里闹事。”

    梁春花道:“我们闹什么事了?你们修路需要石头,我们生产石头,我们要卖你们石头,你们为什么不买我们的石头?”

    梁春花这一串话说得就像是说绕口令一样,很是绕口,那位管理人员说:“你们生产石头,我们需要石头,不过你们有卖石头的自由,我们也有不买你们石头 的自由,那你们又为什么要到我们这里来闹事,要是影响了我们工期,我们的损失又找谁来赔呢?”

    梁春花道:“那你就说说,你们为什么不买我们的石头?”

    那位管理人员说:“不为什么,就为我们已经跟白云山采石场签订了长期供货合同,我们需要的石头已经足够了,而且白云山采石场离我们工地最近,所以他们产的石料价格也比你们低得多,这些理由足够了吗?”

    梁春花道:“不管怎么样,今天我们拉来的石头,你们都必须要收下,要不然弟兄们不答应。”

    苏星晖眉头紧锁,马升的脸色也十分不豫,武明德偷眼看着他们的表情,他不得不开口道:“梁春花,你别无理取闹,赶紧带着这些人回去吧,要不然事情闹大了对你可没好处。”

    梁春花眼睛一瞪道:“武所长,我跟你说了,这是经济纠纷,你管不了,所以你最好别管了!”

    还在找”风流青云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