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七章 玛蒂尔达小姐
    ,

    于锐志道:“可是这次是你结婚啊,一辈子只有一次的大事,要是什么礼物都不能送,那不是太遗憾了吗?”

    苏星晖笑道:“这样吧,我跟小雅的婚纱照都还没照呢,你的关系不是广吗?那你帮我们找一个好的婚纱摄影师,到昌山县来帮我们照一套婚纱照就行了。”

    于锐志道:“这个容易,京城好的婚纱摄影师多得很,上次耿波他弟的婚纱照就拍得倍儿好,我跟耿波说一声,让他把那个摄影师叫到昌山来,给你们拍套婚纱照,先说好了啊,这钱我来出,你要是再跟我抢,我跟你急。”

    苏星晖知道,这个钱他还真不能跟于锐志抢着出了,要不然于锐志真得急了,他于是笑着点头道:“行,那这钱我不跟你抢了。”

    于锐志道:“你放心,到时候我让他们开一张收据,收据就写你的名字,价格也别写得太贵,就两千就行,到时候有人查的话,你把收据拿出来就完了。”

    于锐志毕竟是政治世家出身,又一直开公司,对这方面的门道是门儿清,他这么一说,苏星晖点头道:“于哥考虑得周到啊。”

    于锐志举杯道:“你可别说了,我这还不够丢人的呢,居然为了这些小人,做这样的事情,我于锐志又怕过谁来?”

    苏星晖正色道:“于哥,我们这可不是怕那些小人,是免得惹麻烦,你想想,我收这么多礼金,他们要是举报的话,纪委来一查,我总得要花时间和精力来应付这件事情吧?收了礼金总归是违反纪律的事情吧?为了应付这种事情,我哪还有时间和精力去做正事?我跟这些人耗不起啊。”

    于锐志点头道:“你说得确实也是有道理,这种事情我们没少听,没少看,唉,咱们中国人啊,窝里斗是一绝,要是都把这种心思用在发展经济上,咱们早就超英赶美了!”

    苏星晖道:“所以啊,咱们才要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在工作上,努力让我们的国家变得更好。”

    于锐志道:“那禇小五、猴子他们那里怎么办?他们可也是早就张罗着给你送一份厚礼呢,他们知道你喜欢字画,这段时间在京城,他们带着个行家天天在潘家园、琉璃厂那些地方踅摸,说给你找两件老物件呢。”

    禇征和韩向东这份心思也让苏星晖十分感动,想要在这些地方踅摸两件老物件,那花钱肯定也不老少,弄不好就要上十万了,最关键的还不是钱,是这份心思太难得了。

    苏星晖道:“于哥,我这还得拜托你了,你跟这几位哥哥说一声,让他们到时候来参加我的婚礼,但是礼物我就心领了,这头一开,那可就刹不住了。”

    于锐志摇头道:“这叫什么事儿?我于锐志跟他们说这事,那还不得被他们笑话死?不过谁让你是我兄弟呢?既然你这么说了,那这件事情,就我来跟他们说吧。”

    苏星晖郑重其事的举杯道:“于哥,我衷心的感谢你!”

    于锐志道:“行了,咱们哥俩谁跟谁啊,就别说什么谢不谢的了。”

    苏星晖道:“对了,你找的婚纱摄影师让他在周末过来,只有那两天我有时间。”

    于锐志道:“行,我知道了。”

    法国那位婚纱制作师是在两天后来到昌山县的,让苏星晖和陆小雅惊喜的是,侯光弼也一起来到了昌山。

    当他们见到侯光弼的时候,苏星晖道:“侯爷爷,您这么大年纪了,还到昌山来做什么?”

    侯光弼笑道:“没事的,你们这条新路修得不错,车开得很平稳,我在车上睡了一觉就到了。你们这昌山县真是个好地方啊,一到这里就是一股凉爽之意。”

    苏星晖看到侯光弼精神奕奕,他这才放下心来,侯光弼的身体确实还相当不错。

    苏星晖道:“那这次您过来了就在我们昌山住几天,好好在这里玩一下。”

    侯光弼道:“我就是这么想的。”

    跟侯光弼一起过来的,还有侯达礼夫妇俩,和侯光弼的小女儿侯茹兰夫妇俩,苏星晖也一一跟他们见了礼。

    侯茹兰是一个不到四十岁的女人,她气质十分优雅,她对苏星晖道:“苏先生,我来向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玛蒂尔达小姐,她就是我们特意请来专门为你的妻子制作婚纱的婚纱制作师,她也是巴黎最负盛名的婚纱制作师,许多大人物的婚礼礼服都是她制作的。”

    苏星晖看向了那位玛蒂尔达小姐,虽然她被称为小姐,不过看上去她的年纪不小了,至少在五十岁开外了,虽然在她的脸上已经显露出了岁月的沧桑,不过她的气质还是很优雅高贵的,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她并不是一个普通的裁缝。

    苏星晖用英语问玛蒂尔达道:“尊敬的玛蒂尔达小姐,您会说英语吗?”

    玛蒂尔达点头道:“当然。”

    苏星晖道:“那就太好了,我先带你们去住酒店,这里的酒店条件可能比较有限,还请谅解。”

    玛蒂尔达道:“没关系,我觉得这是一座非常美丽的城市。”

    侯光弼他们来了,也只能是住县委招待所了,在侯家的酒店还没有修好之前,县委招待所就是昌山县条件最好的酒店了。

    苏星晖将他们安排在了县委招待所住了下来,本来他想让玛蒂尔达休息一个晚上再给陆小雅量身材的,可是玛蒂尔达是一个非常敬业的人,她刚刚安顿下来,就说想要看看苏星晖设计的那套婚纱。

    玛蒂尔达确实很有好奇心,她根本没想到在遥远的中国,还有能够设计婚纱的人,因为婚纱并不是中国的传统服装,而是西方的传统服装,就像她也不能设计出一套旗袍或者是汉服一样。

    当她听说在中国有一位并不是服装设计师的普通人设计出了一套婚纱,她就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她现在就想马上看到苏星晖的那幅设计图和效果图。

    苏星晖只能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将那幅设计图和那幅效果图一起拿了过来。

    玛蒂尔达一看到苏星晖画的设计图和效果图,便有些入迷的看着它们,良久之后,她才点头道:“我没想到在中国也有能够深刻理解我们西方的婚纱文化的艺术家,您这套婚纱设计得很好,既有传统的东西,也有您自己新的理解,很时尚,新娘子也很漂亮,穿上这套婚纱一定美极了。您要是到了我们巴黎,一定是一位出色的时装设计师。”

    苏星晖笑道:“玛蒂尔达小姐,您过奖了,这也许是因为我对我的妻子太了解了,所以才能设计出一套和她的身材和气质都高度贴合的婚纱,如果给别人设计服装,我没有这个信心。”

    苏星晖的话并不是虚言,他对陆小雅确实是太熟悉了,他画陆小雅都不知道画了多少遍,他给陆小雅设计一套完美适合她的身材和气质的服装就并不是难事了。

    但是要给别人设计服装,特别是陌生人,光是了解这个人他就得需要很长时间,他可没有这个耐心去做这种事情,他现在别的事情都还做不过来呢。

    玛蒂尔达看了看陆小雅,点头道:“您说得很对,这套婚纱确实非常适合这位美丽的小姐,只有她才能穿出这套婚纱的韵味,这样吧,我这就给这位小姐量身材,然后便开始制作这套婚纱,我想,应该在两周左右,这套婚纱就能够制作完毕。”

    苏星晖点头道:“谢谢玛蒂尔达小姐,那么我想请问一下,您制作这套婚纱需要多少费用呢?”

    玛蒂尔达看了看侯茹兰,她竖起了五根手指道:“我需要五百美元。”

    五百美元也就合四千多人民币,对于国内的婚纱店来说,这个价格算是天价了,可是对于玛蒂尔达来说,这个价格根本就等于是白送,这些钱光是支付她和她的助手的路费都不够呢,更别说她还从法国带来了最好的婚纱制作面料。

    当然,苏星晖也不会说破,他知道,其余的费用是侯家帮着支付了。

    他如果非要支付全部费用,让玛蒂尔达制作一套价值一万美元的婚纱,他倒也支付得起,不过到时候这么贵的一套婚纱,又该让一些人说三道四了。

    对于干部来说,奢侈也是一种罪过啊。

    五百美元的婚纱,在现在已经算是高价了,那么,就按这个价钱付吧。

    苏星晖道:“好的,玛蒂尔达小姐,您制作成功之后,我会付钱给您的。”

    玛蒂尔达便让她的助手和她一起到房间里给陆小雅量身材,她量身材量得非常仔细,大约十几分钟之后,几人才一起出来。

    玛蒂尔达满意的说:“这位小姐简直是太美了,苏先生您就放心吧,我一定精心制作这套婚纱,让您的妻子在婚礼上会如同公主一般迷人的!”

    苏星晖高兴的说:“好的,谢谢玛蒂尔达小姐,如果您制作得好,我会一辈子都感激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