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章 你回去给我开工
    ,

    苏星晖让安大昌进来了,然后说:“安局长,你别急,坐下来说。”

    安大昌道:“昌武公路的工地上出事了。”

    昌武公路的工地上也出事了,跟白云山采石场如出一辙,县劳动局到昌武公路的工地上去检查,看到一个工人没戴安全帽,就勒令工地停工整改,下的通知书是让他们停工一个月。

    昌武公路项目是中铁三局中的标,在合同里是有着严格的时间限制的,停工几天都受不了,何况是停工一个月?

    中铁三局项目部的项目经理便向劳动局带队的人说好话,想要请他们吃饭,他们不属于昌山县管辖,所以倒不用遵守昌山县的招待费标准,请劳动局的人去吃顿饭也正常,如果换得不停工,那也很划算了。

    可是劳动局的人倒是公事公办了,板着脸说不去吃饭了,让他们立即停工整改,下了通知书之后便想走。

    项目经理便百般哀求,拦着劳动局的人不让他们走,让劳动局的人放他们一马,劳动局的人便跟拦路的工人们推推搡搡起来,推搡中,劳动局一个人往地下一躺,说是受伤了,这一下不停工也得停工了。

    安大昌刚从苏星晖这里回去,便听手下向他汇报 了这件大事,他马上打电话询问了情况,又给劳动局打电话协调,可是劳动局的态度很硬,说是这事没完,一定要让工地停工一个月。

    安大昌知道,这事他解决不了了,于是他便急匆匆的又赶回了苏星晖的办公室,把这件事情向苏星晖汇报了。

    苏星晖问道:“工地上的人到底动手没有?”

    安大昌道:“我问了项目部的张经理,他说他们绝对没动手,倒是劳动局的人在推推搡搡,在推搡中,那个人突然就倒下了,他们已经把人送到了县人民医院。”

    苏星晖道:“那个工人为什么不戴安全帽?”

    安大昌道:“昌武公路的工地我也是经常去的,中铁三局是国企,对劳动保护纪律执行得还是很严格的,我问了,那个工人是刚到工地上来上班,手上还拿着安全帽正准备戴,还没来得及戴上,劳动局的人就看到了,然后便大做章。”

    苏星晖道:“对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安大昌道:“我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劳动局的人表现得太不正常了,好像是故意找碴似的。”

    苏星晖沉吟起来,他当然知道这件事情也不正常,这应该是跟白云山采石场的事情一样,是一件有预谋的找碴事件。

    这两起事件背后是谁的影子,还用问吗?想一想环保局和劳动局是谁分管的就知道了,至于他为什么找自己的碴,这也再简单不过了。

    这只怪自己这段时间太出风头了,而且把别人油水足的分管工作都给抢走了,别人有怨气也是正常的。

    不过,用这样的方式来发泄某些人的怨气,这已经触碰了苏星晖的底线,这是苏星晖不能容忍的。

    苏星晖对安大昌道:“安局长,这件事情你先去协调一下,如果有什么你解决不了的问题,再跟我说。”

    安大昌自然知道苏星晖是一个有担当的领导,既然他这么说了,那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他便点头道:“好的,我这就去进行协调。”

    苏星晖道:“安局长,我有一句话要告诉你,尽量不要激化矛盾,不要惹麻烦,但是,如果麻烦躲不掉,咱们也不要怕麻烦,一切有我!”

    安大昌有些动容,他重重的点头道:“苏县长,我知道了!”

    安大昌走后,苏星晖便跟政府办的朱铁说了一声,说他要去马头镇一趟,这是为了让政府办掌握他的行踪,朱铁便派了一辆吉普车送他去了马头镇。

    到了马头镇政府,苏星晖一眼看到镇政府党政办里,范小东正坐在那里埋头抽烟,尹化龙陪着他坐着,苏星晖便大喊了一声道:“范小东!”

    范小东条件反射的跳了起来道:“到!”

    他手里的烟也扔到了地上,还在袅袅的冒出青烟。

    看到他的样子,苏星晖不禁笑了起来:“走,到我办公室去。”

    范小东蔫头耷脑的跟着苏星晖进了他的办公室,苏星晖让他坐下,亲手给他沏了一杯茶,放在他的面前道:“怎么了?打败仗了?”

    范小东道:“苏县长,你批评我吧。”

    苏星晖道:“你做错了什么?要我批评你?”

    范小东道:“我惹了大祸了!”

    苏星晖面色丝毫不变:“哦,你惹了什么大祸?是把天捅了个窟窿吗?我看这天还好得很嘛。”

    范小东道:“环保局执法大队的程队长他们在我们采石场受了伤,这肯定让你被动了。”

    苏星晖道:“你动手打的?”

    范小东摇头道:“我没动手。”

    苏星晖道:“那你有什么好怕的?你跟我详细说一下吧,到底怎么回事?”

    范小东便把事情经过又说了一遍,他说:“今天真的是他们先动的手,我的工人们才还手的,打得也没多重,他们一个个就都躺在地上了。”

    苏星晖道:“那你怎么不拦着?”

    范小东道:“我倒是拦了,不过拦得不坚决,我也挺讨厌那家伙的,公开要吃请,还要好烟好酒,明明我们都是达标的,他们还非要我们停工整顿,连个正式手续都没有。”

    苏星晖正色问道:“你敢保证今天的粉尘是达标的?”

    范小东道:“我敢用性命担保,那些吸尘降尘的设备我们都用了,洒水车一天洒好几遍,根本没多少灰尘,苏县长你说的话我敢打折扣吗?再说了,我家还在白云村呢。”

    苏星晖道:“既然是这样,我就没有什么好批评你的。”

    范小东道:“苏县长,你真的不批评我?”

    苏星晖道:“你又没做错什么,我批评你干什么?你赶紧回去给我开工。”

    范小东惊讶的说:“现在能开工吗?”

    苏星晖道:“为什么不能开工?他们有正式的停工整改通知书吗?”

    范小东点头道:“我明白了,苏县长,那我这就去开工了,屠宰基地的工地上还催着我们要货呢。”

    范小东站起身来,急匆匆的走到门口,又转身走到茶几前,端起那杯茶,咕噜咕噜几口把那杯茶喝得一干二净,他憨笑道:“我都半天没喝水了。”

    苏星晖笑着点了点头,范小东便如一阵风一样的走了。

    看到范小东又恢复了那副风风火火斗志昂扬的样子,苏星晖欣慰的笑了起来。

    白云山采石场可不能停工,它一年最少要给马头镇带来好几十万的纯收入,对马头镇太重要了,而且马头镇现在工程不少,也很需要这里提供的石料。

    范小东没走一会儿,马升便回来了,他是跟吕向辉一起回来的,他们看到苏星晖的办公室门开着,便进了苏星晖的办公室。

    苏星晖微笑着让两人坐下,两人一看到苏星晖的笑容,心里一下子有了底。

    苏星晖道:“你们刚从卫生院回来吧?辛苦了,情况怎么样?”

    马升气呼呼的说:“我们去了卫生院,看了一下他们的情况,问了医生,医生说他们都没什么事,只有两个人有一点皮外伤,连包扎都不用,抹点红药水就好,可是他们非说自己头痛,要住院。我跟向辉说半天,那个程宏只知道哼哼唧唧的,一句实在话都没有。”

    吕向辉也说:“是啊,他们这明显就是耍赖嘛。”

    苏星晖问道:“跟环保局方面沟通没有?”

    马升道:“打过电话了,环保局的史局长一嘴的官腔,说既然是我们镇里的人把他们局里的人打伤了,那就先治疗,其它的话等伤治好了再说。”

    苏星晖冷笑一声道:“这样啊,那我也去医院看望看望这位程队长。”

    吕向辉道:“苏县长,你千万别去,还给他们脸了!”

    马升也说:“是啊,苏县长,您是什么身份,他是什么身份?您去看望他,那也太掉价了吧?”

    苏星晖道:“没事,我懂点医术,我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病,也许我一去,他们的病就好了呢?”

    马升和吕向辉都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马升道:“那我们跟您一起去吧。”

    苏星晖点了点头,三人便一起出去了。

    就在苏星晖来到马头镇的时候,在教育局的一栋宿舍楼的一间宿舍里,房青和赵岩刚这对狗男女正在疯狂。

    准确的说,是房青一个人在疯狂,赵岩刚有些疲累,光着身子仰面朝天的躺在了床上,疲不能兴,房青一脸的欲求不满,在那里口手并用,想要唤起赵岩刚的雄风,可谓丑态百出。

    可是忙活了半天,赵岩刚还是力不从心,房青悻悻的吐出了那软趴趴的脏物道:“你今天怎么这么快?”

    赵岩刚的手还放在房青的身上道:“你也不知道你有多疯狂,这几天一天恨不得几次,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哪受得了这个?我说你能不能消停点?你就不怕磨秃噜皮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