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卷 崇津县_第八百六十五章 百年不遇的标准
    苏星晖的态度变得亲切了起来:“聂鑫同志,我刚到崇津县来工作,在许多方面,还需要你多多支持啊!”

    聂鑫知道,这是苏星晖要自己表态了,他要自己支持他,这意思也就是在县政府这边和常委会上都要唯他马首是瞻啊,他不禁犹豫了起来,苏县长才来一天不到,自己这就被他收服了?这也太快了吧,他有一种如堕梦中的感觉。

    见到聂鑫犹豫,苏星晖微笑着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这一声尾音拖得很长,他的声音并不大,可是聂鑫听在耳朵里,却感觉打了一个雷。

    他不敢再犹豫,他连忙点头道:“县长,您放心吧,我一定坚决支持你!”

    他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既然袁义福靠不住,那他还不如投靠这位苏县长了。

    这位苏县长虽然年轻,可是背景如此硬扎,今天发生的事情也证明了他很有手腕,他一定前途无量,跟着他,有前途。

    聂鑫工作了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这么年轻的县长呢,聂鑫现在自己已经没有了后台,那就跟着他吧,虽然快了一些,可是苏星晖现在刚到崇津县,孤家寡人的,正是用人之际,他现在投靠苏星晖,一定能得到重用,这算是雪中送炭啊。

    要是等苏星晖站稳脚跟了,他再主动投靠,人家只怕都看不上了呢。

    再说了,他如果现在不答应,苏星晖随时可以把他搞下课,因此,他也是不得不答应。

    聂鑫这句话让苏星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温言问道:“聂鑫同志,今年崇津县的汛情如何?”

    聂鑫有一些愕然,这苏县长的思维太跳跃了吧?怎么一下子又问到汛情上面去了?不过既然他问了,聂鑫也不得不回答。

    “县长,今年崇津县的汛情还算好,洪峰水位不算太高,江堤和湖堤都顶住了。”

    聂鑫是分管农林牧渔的,水利工作也属于他的分管范围,他在这项工作上还是很有发言权的,今年的汛期结束不久,前期雨水比较多,不过后期就没有多少雨水了,水位不算高,今年的汛期算是平安度过了,这也让聂鑫十分庆幸。

    崇津县的地理位置襟江带湖,境内的江堤加上湖堤的长度差不多一百多公里,每年的防汛工作任务都非常重,这让聂鑫每年这个时候压力都非常大,要是发了洪水,哪里决了堤,他可是直接责任人。

    苏星晖道:“那崇津县的江堤和湖堤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聂鑫不由得犹豫了起来,苏星晖道:“有什么话你直说,早点说早点好,早点说,咱们还来得及补救,如果你不说,万一明年发了洪水,出了什么事情,你可吃不了兜着走。”

    聂鑫想起现在苏星晖已经算是自己的后台了,他也就有话直说了:“县长,县里的江堤和湖堤的情况都不容乐观啊,以前欠的债太多了,可是县里的财政情况也不太好,拨不了太多钱来维修,幸好这几年的洪水还不算太大,勉强顶得住。”

    苏星晖问道:“那县里的江堤和湖堤是需要维修呢?还是需要彻底重修呢?”

    聂鑫道:“有一部分可以维修,但是还是有几段需要彻底重修。”

    苏星晖道:“那你估计一下,如果要彻底整治崇津县的堤防设施,大概需要多少资金呢?”

    聂鑫道:“咱们县的江堤和湖堤都长,我估计要把这些江堤和湖堤都修好,至少需要几千万元,甚至要上亿,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说到防汛的工作,聂鑫就变得十分认真,他是在本地长大的,对于洪水的可怕,他再清楚不过了,他未必是一个很敬业的副县长,不过对于防汛抗洪,他可不敢马虎,他对这项工作投入精力是最多的。

    苏星晖道:“你说的抗洪标准是怎样的?”

    聂鑫道:“我说的标准是抗二十年不遇的洪水。”

    苏星晖道:“那如果要抗百年不遇的洪水呢?”

    聂鑫愕然道:“县长,需要那么高的标准吗?那可是百年不遇的洪水啊,哪那么容易就发了?咱们这里也就是四十多年前发过这么一次百年不遇的洪水,把标准定得太高了,咱们县里哪有那么多钱啊?”

    苏星晖道:“那万一明年就发一次百年不遇的洪水呢?二十年一遇的标准能够顶得住吗?”

    聂鑫犹豫道:“不会那么巧吧?”

    苏星晖道:“我在湖东省的时候看过一篇我们县的水利专家发表的文章,里面说这几年随着厄尔尼诺现象的频繁发生,气候越来越反常,而且由于长江淤泥越来越多,湖泊面积越来越小,同样的水量下水位会越来越高,所以发生特大洪水的风险也会越来越大,我觉得这篇文章说得很有道理。”

    聂鑫不由得沉思起来,他虽然没看过这篇文章,不过他也觉得这篇文章里说的东西很有道理,这些现象他也有过考虑,毕竟他是分管水利的副县长嘛。

    半晌之后,聂鑫道:“可是,县长,如果要按百年不遇的标准来的话,这造价弄不好要翻上几倍,只怕两三亿都打不住啊。”

    苏星晖道:“资金的问题你不用考虑,我来想办法,你这两天尽快组织水利部门的人搞一份堤防整治的方案出来,越快越好,要不然汛期可不等人。”

    聂鑫有些兴奋了,这位苏县长果然厉害,两三亿的资金他都不放在眼里,如果真的大规模修堤的话,这个差事自然是要落在他的头上的,这可是个肥差。

    他用力的点着头道:“行,县长,我尽快组织人把这份方案搞出来。”

    苏星晖道:“除了修堤之外,你分管的其它工作也不能落下,农林牧渔,包括野生动物保护,都要落实。”

    聂鑫点头道:“县长,我一定会努力工作的。”

    苏星晖道:“行,那你先去忙吧。”

    聂鑫站了起来,一边点头一边往后退,一直退到撞到门上了,他这才回过头,拉开了门,又向苏星晖点了点头,出去了。

    看着他的样子,苏星晖也是哑然失笑。

    今天的收获,让苏星晖也是很满意的,段这个人是可以一用的,李仲文也有培养的价值,而聂鑫这个人,虽然有些油滑,身上的毛病也不算少,不过总的来说,他还是能够做事的,跟袁义福那些人并不算一路人,苏星晖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好好敲打一下聂鑫,这个人也算可以用一下。

    如果聂鑫能够抓住这个机会,不胡来,苏星晖也不介意拉他一把。

    聂鑫从苏星晖的办公室里出来之后,他脚步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并没有看到有好几双眼睛都在盯着他,这几双眼睛都躲在几间关着门的办公室的窗户后面。

    不过,聂鑫就算知道有这几双眼睛盯着自己,他也不会在意,既然已经决定了投靠苏星晖,这些人看见了他又如何呢?他现在根本就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了。

    他在崇津县呆了这么多年了,对县委书记袁义福的为人再了解不过了,这人是个凉薄之人,他今天甩锅给自己,这已经让聂鑫恨透了他,聂鑫再也不会相信袁义福了。

    聂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吴正经从自己的办公室里出来,往周围看了看,然后敲响了袁义福的办公室门,钻了进去。

    袁义福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他的脚还放在桌子上面,舒服的靠在椅背上,看到吴正经进来,他连眼皮都没眨一下,他抽了一口烟,脸色十分惬意的吐了一个烟圈。

    吴正经看到这一幕,一点儿都没有惊讶的神色,他站在了袁义福的办公桌前,小声对袁义福道:“书记,聂鑫刚才进了苏星晖的办公室,呆了差不多快一个小时才出来,现在回他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袁义福道:“他还挺开心的吧?”

    吴正经道:“是挺开心的。”

    袁义福将手上那支还剩大半截的香烟恶狠狠的摁灭在了烟灰缸里,悻悻的说:“这条喂不熟的白眼狼!”

    袁义福根本就没有想过,他是怎么对待聂鑫的,在他的人生哲学里,是宁可他负天下人,不许天下人负他。

    吴正经道:“书记,我看他肯定投靠了苏星晖了,您看怎么办?”

    “怎么办?”袁义福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凉拌!他以为他跟着苏星晖有什么好下场?别看他有省长做后台,在咱们这小地方,照样不好使!”

    吴正经道:“书记,咱们得给那个苏星晖一个下马威才行啊,要不然的话,咱们哪还有面子?”

    袁义福道:“那你说怎么给他下马威?”

    吴正经道:“起码咱得把这聂鑫给他治了吧?让大家都知道,跟着他苏星晖的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袁义福道:“那怎么治聂鑫呢?”

    吴正经道:“咱们让几个聂鑫分管的单位的局长啥的,不听他的,让他说话不好使,工作上出差错,然后你再狠狠批评他。”

    还在找”风流青云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